文/周 蘇

賽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賽特斯”)是國內領先的軟件定義通信產品和解決方案提供商。2021年9月,賽特斯科創板IPO申請獲受理,歷經兩輪問詢,于今年3月2日順利過會。

此次IPO,賽特斯的保薦機構為國金證券,審計機構為蘇亞金誠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蘇亞金誠”)。盡管已經順利過會,但公開信息顯示賽特斯自身還是存在諸多問題,如賒銷現象明顯、較為依賴政府補助、信息披露矛盾等。

多項財務指標待核查

據招股書,賽特斯的主要產品和服務包括云平臺產品、云技術服務、虛擬路由器、軟件定義廣域網產品、邊緣計算產品、IPTV 監測監管系統、業務運營支持系統、監控巡檢系統,主要客戶包括電信運營商、國家電網、航天科工、廣電等國企事業單位。

2018年至2021年1-9月(下稱“報告期”),賽特斯來自前五名客戶合計的銷售額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9.32%、77.96%、91.67%和87.49%。大客戶銷售占比越來越高,其解釋稱“主要系下游行業集中度較高及發行人自身產品屬性所致?!?/p>

受客戶性質的影響,賽特斯應收賬款的規模較大,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也非常高。

報告期內,賽特斯分別實現營業收入66,193.35萬元、81,812.63萬元、77,170.68萬元和51,287.91萬元;同期應收賬款原值金額分別為55,289.16萬元、76,556.93萬元、89,270.21萬元和106,720.34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6.81%、83.23%、100.13%和130.17%。

2021年9月末,賽特斯逾期應收賬款的金額為81,941.33萬元,占應收賬款的比例為76.78%,其中逾期1年以上的應收賬款比例為44.24%。此外,賽特斯報告期各期末賬齡一年以上的應收賬款的占比逐年上升,分別為23.19%、32.38%、44.90%和48.53%。

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相比,賽特斯的回款速度也明顯偏慢。

賽特斯在招股書中將紫光股份、深信服、北信源、博匯科技和直真科技作為同行業可比公司,上述公司在報告期內的應收賬款周轉率(次)平均值分別為5.24、5.17、4.87和3.38,而賽特斯的應收賬款周轉率(次)分別為1.69、1.38、1.06、0.62,各期均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

不僅如此,賽特斯還面臨著營業成本上漲的壓力。報告期內,賽特斯主要提供軟件定義通信產品和解決方案,技術服務費和人工成本是主營業務成本的主要構成,合計占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均超過80%。

2019年和2020年,由于技術服務費、人工成本的快速增長,賽特斯的主營業務成本較上年同期增長比例分別為66.13%和2.22%,均高于同期主營業務收入變動比例;同期,賽特斯的主營業務毛利率較上一年度分別下降了8.06%、2.78%。

或受此影響,賽特斯在2019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23.60%情況下,凈利潤反而同比下滑了41.94%,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現象。2020年,賽特斯的營業收入同比下滑5.67%,凈利潤也同比下滑了21.57%。

科創板上市委審議會議結果公告對賽特斯提出落實事項:結合報告期內發行人應收賬款占當年營業收入比例較高、應收賬款逾期比例持續攀升、經營性現金流水平不高、毛利率持續下降、主要客戶為三大運營商等情況,說明對公司資產負債質量和持續經營能力的影響。請保薦人發表明確核查意見。

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占比高

招股書披露,賽特斯及其子公司上海賽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上海賽特斯”)、北京賽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賽特斯”)、廣東賽特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廣東賽特斯”)銷售其自行開發生產的軟件產品,增值稅實際稅負超過3%的部分享受“即征即退政策”。

此外,賽特斯以及上海賽特斯、上海浩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賽特斯和廣東賽特斯分別適用10%-15%的所得稅稅率,上述公司在報告期各期享受的所得稅優惠金額分別為2,859.12萬元、1,715.03萬元、353.67萬元和535.83萬元。

除所得稅優惠外,賽特斯報告期內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包括增值稅退稅)分別有6,255.22萬元、5,805.54萬元、4,604.61萬元和2,633.70萬元,加上所得稅優惠金額,兩項政策優惠合計占當期利潤總額的44.44%、68.00%、53.44%和114.41%。

(數據來自招股書)

從現金流量情況來看,賽特斯各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9,825.96萬元、416.94萬元、8,852.63萬元和-5,173.99萬元。2018年度,賽特斯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大額負值,其解釋稱:一方面系硬件代理業務墊付資金較多,另一方面系其主要客戶為三大運營商和國企,付款賬期較長,二者共同作用導致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較為緊張。

為了緩解資金需求緊張的情況,賽特斯于2018年末向關聯方高利率拆入資金。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南京美寧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南京美寧”)直接持有賽特斯29,071,000股,占總股本的6.31%,且系賽特斯控股股東徐州華美琦悅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動人。

南京美寧的合伙人包括天津鼎暉穩豐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天津鼎暉穩豐”),天津鼎暉天威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天津鼎暉天威”)持有天津鼎暉穩豐24.39%的股權,在招股書中依照關聯方進行披露。

據招股書,2018年11月,賽特斯向天津鼎暉天威借款8,000.00萬元,合同期限2年。截至2019年12月31日,賽特斯已向天津鼎暉天威償付上述借款本息合計9,420.27萬元。

與新三板年報數據矛盾

據招股書,賽特斯成立于2008年3月3日,曾于新三板掛牌,股票代碼832800?!渡虅肇斀洝钒l現,賽特斯在新三板掛牌期間披露的年報中,對供應商的采購金額與招股書披露的數據存在差異,并且賽特斯年報及招股書的審計機構均為蘇亞金誠。

2020年,賽特斯招股書披露的供應商及采購金額分別為:江蘇百得服務外包有限公司(下稱“江蘇百得”)合并6,968.40萬元、國家電網891.55萬元、南京新遠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新遠見智能”)680.72萬元、上海申航進出口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申航”)648.88萬元、福建中通電力科技有限公司621.79萬元。

同期,賽特斯年報顯示的供應商及采購金額分別為:江蘇百得6,998.01萬元、Juniper Networks International B.V(下稱“申航”)1,216.12萬元、鹽城市大豐百得服務外包有限公司(下稱“鹽城百得”)954.43萬元、南京南瑞信息通信科技有限公司873.11萬元、新遠見智能680.72萬元。

(截圖來自2020年年報)

招股書稱,江蘇百得包括江蘇百得、鹽城百得等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的企業。然而年報中賽特斯對江蘇百得和鹽城百得合計采購金額為7,952.43萬元,比招股書相對應的采購金額多出了984.04萬元。

2019年,賽特斯招股書披露的供應商及采購金額分別為江蘇百得(合并)6,992.18萬元、貴州航天云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航天云網”)909.34萬元、南京英銳祺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南京英銳祺”)901.04萬元、北京興竹同智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興竹同智”)818.01萬元、上海申航816.43萬元。

同期,賽特斯年報顯示的供應商及采購金額分別為江蘇百得8,837.11萬元、航天云網909.34萬元、興竹同智818.01萬元、成都瑞諾得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成都瑞諾得”)747.26萬元、內蒙古云科數據服務股份有限公司747.07萬元。

(截圖來自2019年年報)

綜上,招股書披露的對江蘇百得(合并)的采購金額比年報數據少了1,844.93萬元,另一供應商南京英銳祺未出現在年報供應商名列中。

2018年,賽特斯招股書披露的供應商及采購金額分別為江蘇百得(合并)2,486.71萬元、上海申航1,275.47萬元、南京瑞言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南京瑞言康”)752.31萬元、廣州市頂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頂秀信息”)691.61萬元、成都瑞諾得546.93萬元。

同期,賽特斯年報顯示的供應商及采購金額分別為江蘇百得2,311.66萬元、申航1,836.25萬元、南京瑞言康721.59萬元、頂秀信息691.61萬元、成都瑞諾得546.93萬元。其中對南京瑞言康的采購金額比招股書數據少了30.72萬元。

(截圖來自2018年年報)

上述賽特斯招股書與年報數據頻頻打架,甚至前五大供應商名單還出現了調整,而本次IPO和新三板掛牌期間的審計機構均為蘇亞金誠,不知該作何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