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 蘇

廣州極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極飛科技)與大疆科技并稱無人機雙雄,大疆科技目前尚無上市計劃,極飛科技已向科創板發起沖擊。此前,極飛科技已獲得高瓴創投、百度資本、軟銀愿景基金二期和創新工場等多家明星資本注資,不斷刷新中國農業科技領域融資規模。

本次IPO,極飛科技搭檔申萬宏源和畢馬威闖關科創板,擬募集資金150,917.29萬元,用于“數字農業智能制造基地項目”、“廣州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和“營銷及服務體系建設項目”等3個項目建設。

大股東占用資金用于個人消費

2018年至2021年1-6月(下稱:報告期),極飛科技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32,176.76萬元、35,654.14 萬元、53,039.37萬元和46,876.20萬元,凈利潤分別為-689.40萬元、-3,960.55萬元、-5,983.23萬元和-8,555.84萬元,經營性現金流凈額分別為-8,744.98萬元、4,207.53萬元、22,346.13萬元和-13,073.76萬元。報告期內,極飛科技的營業收入持續走高,但依然沒有實現盈利,虧損規模甚至進一步擴大,且還存在現金流失血的現象。

極飛科技采取直銷和經銷相結合并以經銷為主的銷售模式。報告期內,經銷模式下銷售金額占比分別為83.63%、71.80%、75.10%和84.30%,極飛科技產品主要通過經銷渠道向終端用戶銷售。招股書還披露極飛科技給予經銷商20%-30%的利潤空間,由經銷商主要負責區域市場開拓及渠道日常維護。

在給予經銷商利潤空間的同時,極飛科技的銷售費用仍比較高。

報告期內,極飛科技的銷售費用分別為 4,658.63萬元、5,684.03萬元、12,964.99萬元及9,764.15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14.48%、15.94%、24.44%及20.83%。而報告期內同行可比公司銷售費用率平均值分別為12.09%、12.59%、14.07%和18.60%,極飛科技各期均高于同行。據招股書,極飛科技銷售費用主要由工資薪酬、售后服務費、市場推廣費等構成。

極飛科技業績堪憂的背后,還有實控人和大股東的“薅羊毛”。

2012年4月,微軟前員工彭斌下海,出資55萬元成立了廣州豆睿電子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8月公司名稱變更為“廣州極飛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極飛有限)”。2021年3月,極飛有限整體變更設立為股份有限公司。彭斌是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合計控制公司43.14%股份的表決權,任極飛科技董事長、總經理(核心技術人員);極飛科技聯合創始人、第二大自然人股東龔槚欽合計持有公司3.58%的股份,任公司董事、副總經理。

據招股書,彭斌、龔槚欽二人曾多次拆借極飛科技的資金用于個人消費。

2018年8月,彭斌借用公司35.00萬元用于個人消費,加上期初余額,彭斌2018年末欠款50.96萬元,2019年還款0.96萬元,2020年結清欠款。2018年初,龔槚欽在還有欠款100.00萬元的情況下,再次向公司借款180.00萬元,合計280.00萬元,于2020年結清。以上借款均未收取利息。另外,極飛科技還向員工持股平臺廈門極力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廈門極力)小額拆借資金且未收取利息。

技術人員入職關聯方仍享股權激勵

值得一提的是,極飛科技的獨立性或存在疑問。

浙江極云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極云地理)是彭斌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彭斌持有極云地理95.50%的股權,極云地理剩余4.50%的股權由寧波嘉德天成創新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嘉德天成)持有。據企查查,嘉德天成執行事務合伙人是嘉億(北京)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嘉億),北京嘉億由明泰匯金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明泰匯金)全資持股,明泰匯金實控人為蔣鳳娟。

報告期初,明泰匯金即持有極飛科技4.50%的股權。極飛科技增資后,明泰匯金股權稀釋至3.21%,并于2021年2月將股權以成本價轉讓予其關聯主體珠海盛飛科技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綜上,蔣鳳娟既是極飛科技的股東,也是極云地理的股東。

報告期內,極云地理是極飛科技的大客戶,極飛科技對極云地理的銷售金額分別為796.51萬元、321.52萬元、360.86萬元和526.88萬元。報告期內極云地理也一直是極飛科技的應收賬款第一名,分別為675.96萬元、771.94萬元、360.79萬元和443.47萬元,占應收賬款余額的比例分別為44.88%、24.42%、24.51%、26.44%。

極云地理不僅是極飛科技的大客戶,還是向極飛科技提供定位及數據服務的重要供應商。

報告期內,極飛科技對極云地理的采購金額分別為281.93萬元、414.51萬元、846.76萬元、512.51萬元。

更值得關注的是,極飛科技有多名技術人員離職后入職極云地理,但依然享有極飛科技的股權激勵。鄭仁建(曾任時空數據產品經理)、吳文志(曾任數據服務產品經理)和吳奔(曾任數據業務部經理)3人合計認繳員工持股平臺廈門極力0.84%的股權。

招股書稱,綜合考慮上述三位人員自入職以來在極飛科技各研發崗位的貢獻及工作總時長,極飛科技、廈門極力、實際控制人彭斌及其配偶全葉芬與鄭仁建、吳文志和吳奔分別簽署了《股權激勵協議之補充協議》,保留了鄭仁建、吳文志與吳奔的合伙人資格,未回收其所持廈門極力財產份額。

另外,原數字農業部總監游春成也已從極飛科技離職,并于2020年10月任職極云地理,根據其與極飛科技、極飛科技實際控制人簽訂的《期權授予協議之補充協議》的相關約定,保留了其作為極飛科技期權授予對象的權利。

極云地理與極飛科技的上述關聯關系,或影響極飛科技的獨立性,成為其闖關科創板的障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