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是用來問,去賣鐵買股票!很多人肯定會這么說的。

因為在后視鏡里,2018年底幾乎是近年來股市的鐵底。 不用說,在2018年底買進的投資者,包括那些從2018年年中一路買進的投資者,在2019-2020年牛市中賺了很多錢。

而踏空了的投資者都覺得不甘與嫉妒,他們認為如果再有一次像2018年那樣的機會,不管怎樣我都會抓住它。

我們再來看看估值。

2018年底的時候,滬深300滾動市盈率在10倍出頭,目前滬深300滾動市盈率11倍多。

2018年以后滬深300指數修改了成份股納入規則,主要有兩點,一是企業增加了科創板股票,二是我國上市滿1年的創業板公司股票也可以納入滬深300。因為科創板和創業板市場股票的總體估值本身就比滬深300高,所以也就拉高了滬深300的估值。

剔除科技創新委員會和gem等新股的影響,滬深300指數目前的估值與2018年底大致相同。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簡單地比較滬深300的估值,當前的股票市場基本上回到2018年底。

換句話說,我們對2018年底的大好機會就在眼前,或者說就在眼前。

等等!

有多少人對現在的股市眼冒綠光、大肆進行買進呢?

現實很殘酷,貪婪買進的人肯定不多,揮淚割肉的反倒不少,要不然股市發展就不會因為如此疲弱不堪、迭創新低了。

很顯然,大部分投資者對2018年那樣砸出來的機會只是一種“葉公好龍”式的“貪婪”;面對今年這種猝不及防的連續下跌,大部分投資者的反應還是恐懼、恐懼、恐懼!

從長期價值投資的角度來看,股權投資有兩個鐵律:

1. 買的便宜是賺錢投資的基礎。

2.過去的回報率越高,預期回報率就越低; 過去的回報率越低,預期回報率就越高。

以偏股混合公司型基金發展指數為例,上圖標注1、2、3的高點分別在2007年10月31日、2015年5月29日和2021年1月29日,自2004年12月31日該指數可以成立時間以來的年化收益率數據分別為企業高達80.27%、21.94%和16.50%;但如果以這三個歷史高點為起點(買入點),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化收益率則分別表示只有5.81%、6.32%和1.50%。

圖中標記為4和5的相對低點對應于2012年12月31日和2018年12月31日,自該指數于2004年12月31日啟動以來,年化收益率分別僅為16.31%和12.53%;然而,從這兩個相對低點(買點)開始,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年化收益率分別為15.05%和31.30%。

2022年4月12日,傾斜混合基金指數又跌至相對低點,較2021年1月29日下跌19.52%,相當于8%的折扣。

2021年1月,單只基金的認購規模創下了2300多億美元的紀錄;部分股票混合基金指數今天下跌了20%,新基金正面臨著不發行的尷尬。

這么簡單的道理大家都懂,顯而易見的事實大家也都看得見。為什么大部分人還是要追漲殺跌,樂此不疲?

因為我們沒有耐心進行長期價值投資,大部分人都想著賺快錢。

但是有多少人很快就賺到了錢呢?應該說的是,很少有人能賺快錢,絕大多數試圖通過賺快錢反而損失更多的人變成了韭菜,成為機構投資者超額回報的源泉。

股市的鐵律是,每一個準備進入股市的投資者都認為自己屬于那賺錢的10%。

并且真的想成為10% 中的少數,我們必須站在公眾的對立面,真正做到“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p>

現在大家都害怕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開始貪婪了:做好計劃,分批買入,等待牛市到來。

但另一重要方面,投資只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貪婪也只能量力而為:不能上杠桿,留足備用金,才能讓我們從容面對波動,最終實現投資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