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清運回收也算是生活中最容易被忽視的大生意之一了,近日勁旅環境終于將首發上會。

“清垃圾”年入12億元,

產能利用率下滑仍擴產

據了解,勁旅環境主要從事環境衛生領域的投資運營管理服務及裝備制造業務,屬于公共衛生管理行業,公司收入來源主要為政府財政預算,具有剛性支出的屬性。

具體來看,環衛投資運營管理服務主要通過特許經營權模式或傳統政府購買服務模式為客戶提供清掃保潔、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轉運、廁所管護等服務,是公司主要的收入來源。

同時,公司裝備制造業務的主要產品則包括環衛車輛、垃圾壓縮設備、農村污水處理設備、深埋式垃圾桶和廁所類產品等。

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1-6月,勁旅環境分別實現營業收入6.78億元、9.92億元、12.25億元和6.68億元,同期實現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875.64萬元、5541.77萬元、1.5億元和7970.46萬元。

勁旅環境的收入來源主要分為特許經營權業務、傳統城鄉環衛業務和設備制造與銷售業務三部分,其中特許經營權業務收入貢獻度均超過50%,近年傳統城鄉環衛業務收入占比也逐漸有所提升。

另外,在報告期內勁旅環境來自安徽省內的收入占比均超過50%,2019年以來,公司前五大客戶均為太和縣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渦陽縣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撫州市東鄉區城市管理局、蕭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及鷹潭市城市管理局,絕大部分隸屬于安徽省。

報告期內,勁旅環境的深埋式垃圾桶、農村污水處理設備以及廁所類產品均通過定制化采購的方式生產,公司自主產能只生產環衛車輛和垃圾壓縮設備。

不過,在實際產能和折算產能均有所收縮的情況下,勁旅環境產能利用率依然越發的不飽和,報告期內,公司產能利率用分別為97.2%、74.3%、81.68%和83.97%,同時產銷率也由113.16%下降至88.03%。

而生產率越來越不飽和的情況下,勁旅環境依然計劃募資提升制造產能。在此次IPO中,公司總共計劃募集資金9.7億元,其中7.2億元將用于“城鄉環衛項目配套資金項目”,1.7億元則將用于“裝備制造能力提升項目”。

公司及實控人多次涉及行賄案件

從招股書來看,勁旅環境由于曉霞、于曉娟和于洪波兄弟姐妹三人完全掌控,三人共同為公司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其中,于曉霞為公司法人代表,直接持有公司27.31%股份,又通過勁旅投資簡介控制公司7.48%股份,此外,于曉娟和于洪波二人分別各自直接持有勁旅環境20.48%股份,最終三人合計持股比例達到75.75%。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裁判文書網的判決顯示,勁旅環境及子公司多次陷入行賄案件,在此前的反饋意見中,證監會也要求勁旅環境說明,于曉娟、付淮軍、張某等人的行賄行為是否為公司行為等,公司是否因為行賄行為獲得不正當利益,業務合規性是否存在重大缺陷等。

2012年勁旅環境參與靈璧縣城管局垃圾壓縮及配套設備采購安裝項目投標并中標,為感謝時任靈璧縣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黨組書記、局長雷斌,于某向其贈送12萬元。

2017年4月,六安勁旅環境又曾經過公開招投標,中標葉集區農村垃圾治理PPP項目。2019年3月,因機構改革和職能劃轉,該項目的管理部門由原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變更為區農業農村水利局。為了盡快啟動項目驗收和調價機制,付淮軍找到時任局長張斌請求給予幫助,并于2019年中秋節期間、2020年分別給予其價值1萬元的購物卡和現金3萬元。

此外,實控人于曉霞也卷入雷斌受賄案中,而在蕭縣丁里鎮政府主任科員的受賄案中也有勁旅環境的身影,而在招股書中,勁旅環境并未對上述行為進行披露。

5成應收賬款逾期未付

事實上,相較于2019年營收46.16%的增速,2020年勁旅環境營收增速下降至23.55%,與此同時,公司本身應收賬款的回款情況也并不理想。

各報告期末,勁旅環境賬面分別有應收賬款1.93億元、3.43億元、3.15億元和3.99億元,占當期流動資產比重分別為38.08%、54.2%、38.47%和50.76%。

值得一提的是,報告期各期期末,勁旅環境分別有1.04億元、1.66億元、1.44億元和2.1億元應收賬款處于信用期外,占當期應收賬款余額比重分別為50.78%、45.91%、43.18%和49.87%。

對此,勁旅環境解釋為公司主要大客戶均為政府單位,雖然合同明確約定信用政策及結算周期,但仍受制于財政資金支付審批流程較長,同行業可比的玉禾田和僑銀股份也有應收賬款超出信用期的問題,但相對占比略低于勁旅環境。

此外,報告期內,勁旅環境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89次/年、3.5次/年、3.52次/年和1.77次/年,同時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2.24次/年、18.64次/年、14.34次/年和6.38次/年。兩項指標在報告期內均有很大幅度的下降,這也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勁旅環境資產運營效率的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勁旅環境還有較為嚴重的債務負擔,報告期內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94.1%、84.38%、72.72%和68.4%,雖然呈下降趨勢,但仍然處于高位。

而從債務結構上來看,勁旅環境存在很多以長期借款和預計負債為主的非流動負債,根據公司簽訂的特許經營權合同約定,在項目運營過程中勁旅環境需要進行更新和移交過程中進行修理,公司將對設備預計未來更新投資支出和恢復性移交修理支出,按照折現率計算其現金流量的現值確認預計負債。

各報告期末,勁旅環境確認的預計負債分別為3.64億元、4.1億元、4.47億元和4.78億元,占當期負債總額的比重分別為28.26%、28.85%、31.42%和3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