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主營口腔修復材料的愛迪特正式向深交所遞交招股書,計劃創業板上市。

全線產品降價稀釋毛利,

近半數收入為應收賬款

愛迪特主要為口腔修復材料和口腔數字化設備供應商,公司主要研發、生產和銷售氧化鋯瓷塊等口腔修復材料,以及涉及、銷售口腔數字化設備。簡單來說,愛迪特主要為各類假牙、種植牙等提供修復材料,比如氧化鋯、樹脂等。

其中,口腔修復材料的銷售一直是愛迪特最主要的收入來源,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1-9月,愛迪特分別有86.07%、78.57%、69.64%和61.15%的收入來自口腔修復材料,直到近兩年公司口腔數字化設備銷量打開,才使得對單一口腔修復材料依賴度略微下降。

目前,愛迪特主要面向的還是義齒技工所、口腔醫院/診所等B端客戶,并逐步通過推出科美隱形正畸、口腔漱口水、美白牙貼等產品來發展C端消費者。另外,報告期內愛迪特境外銷售收入占比分別達到46.19%、38.13%、36.08%和45.58%。

整體上來看,報告期內,愛迪特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13億元、2.99億元、3.62億元和3.9億元,同期實現歸母凈利潤4737.02萬元、4858.33萬元、4462.16萬元和4040.84萬元,但在收入緩慢上升的時候,公司凈利潤水平卻不增反降。

而愛迪特的增收不增利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毛利空間的壓縮,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56.8%、51.6%、42.81%和39.58%,但同一時間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水平穩定維持在55%左右。

毛利率快速且大幅度的下降與愛迪特產品的全線降價又不無關系,報告期內,公司最主要的產品氧化鋯瓷塊的平均單價分別為354.15元/塊、330.55元/塊、295.3元/塊和296.22元/塊,單價累計降幅約為16.36%。

除此之外,切削設備、數字取像設備的平均單價累計降幅也分別為18.17%和26.51%。不過,在單價下滑的同時各項產品銷量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報告期內,愛迪特氧化鋯瓷塊的銷量由48.4萬塊上升至67.6萬塊,其余口腔數字化設備銷量也有大幅度提升。

但值得一提的是,愛迪特增加的收入并不全部實打實的流入公司賬戶,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3710.62萬元、6629.23萬元、1.14億元和1.76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17.46%、22.16%、31.4%和45.21%。

當近半數營收都是應收賬款后,愛迪特現金流也開始轉負。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794.15萬元、1790.27萬元、2532.39萬元和-5718.68萬元。

阿里網絡突擊入股,

原第一大股東套現離場

事實上,無論是設備還是口腔修復材料,資本市場都持續對口腔科賦予極高的關注度,比如時代天使極高的利潤空間不僅吸引了高瓴資本等投資方的青睞,上市首日還被超額認購681倍。

近年,越來越多的口腔醫療相關企業踏入資本市場,而這也讓更多投資者期望在企業上市前分一杯羹。

據招股書顯示,愛迪特成立于2007年,當時由李洪文和李斌分別出資5萬元設立,并在2016年轉制為股份制公司。目前,天津源一、天津文迪、李洪文以及李斌于2019年簽署了《一致行動協議》,天津源一為公司控股股東,李洪文則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而《一致行動協議》簽署后,天津源一直接及通過該協議間接控制愛迪特合計約46.35%表決權股份,李洪文則通過天津源一、天津戒盈以及該協議間接控制愛迪特51.75%股份。

另外,據天眼查APP顯示,IPO之前愛迪特分別在2019年和2021年進行過兩次融資,2019年的股權融資引入君聯資本、SchroderAdveq,2021年的戰略融資又引入辰德資本、中金資本和建發新興投資。

事實上,愛迪特2017年至2018年在新三板掛牌期間公司第一大股東為全民愛迪特,持股比例達到48.25%。

直到2019年12月,全民愛迪特作價20元/股將所持愛迪特36%股份分別轉讓給君聯欣康、HAL、Adveq、ASP,共套現3.6億元。隨后在2021年3月愛迪特又以1.2246億元回購全民愛迪特所持的12.25%的股份,至此,全民愛迪共計套現4.82億元離場。

在此之后,除了上述融資引入的資本外,阿里網絡也在愛迪特2021年9月的最后一輪增資中進入公司股東列表,最終阿里網絡以現金出資的方式共計投資4000萬元,持股比例為1.21%。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愛迪特的多輪增資的投前估值越來越高,2019年全民愛迪特向君聯欣康等出售股權時,協議中愛迪特的估值僅為10億元。2021年1月愛迪特第一次增資時公司投前估值達到16億元,而到7個月后,阿里網絡在8月進行最后一輪增資時,愛迪特的投前估值已經達到了32.66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