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國股票的負責人回到了香港“二次創業”。自從阿里巴巴在2019年11月成功再次上市以來,過去三年回歸香港的中國公司數量迅速增長,間隔時間越來越短。

特別是今年,又是流行病疫情,又是中美局勢,又是俄烏戰爭,“中丐互憐”已經成為很多股民的心痛。特別是,最近在美國證交會(sec)《外國公司責任法案》(accountability act)的壓力下,中國大陸和臺灣股市回歸香港的速度進一步加快。

今日最新消息,2020年在紐交所上市的貝殼將于本月11日回歸香港,也是首家以雙重主要上市和介紹上市方式登陸港股。距離貝殼和百度、微博、理想、知乎等近40家他是我兄弟公司被SEC列入黑名單才一個月。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一輪回港企業發展大部分學生采用“雙重主要上市”方式。借著這個工作機會剛好科普一下“雙重主要上市”和“二次上市”的不同。

貝殼回歸香港是“雙重主要上市+引進上市”,不涉及新股融資,無發行環節,適合現金流充裕,無緊急融資需要;雙重主要上市在香港市場上市,兩個資本市場都是主上市,即使在一個交易所退市,也不影響企業在其他交易所的上市狀況。

二次上市是指在兩地上市的同類型股份通過國際托管銀行和證券經紀公司在市場上流通,在兩地上市的公司總市值相同。 也就是說,美股的表現與港股的表現基本相同,價格的差異也很小。 目前,香港股市約有15家公司選擇這種上市方式。

可見,該股回港前采用的是“二次上市”,近期以“雙重主要上市”為主。原因很簡單: 港交所的上市要求比美國更嚴格,監管要求更嚴格,程序也更復雜。對于需要返回香港上市的公司而言,二次上市將更為簡單。聯交所將采用相對寬松的審批標準,并在若干豁免和特權的基礎上,加快審批步伐。

2021年底,HKEx進一步修改中資企業赴港上市制度,放寬“雙重主要上市”,并于2022年1月1日正式實施。在目前的國際形勢下,殼牌、蔚來等現金流強勁的公司基本都不會太差。他們回到香港主要是為了規避美國股市的風險。股價仍與美股掛鉤的“二次上市”,顯然不能滿足中概股的需求,這也是中概股啟動“不募資回港”雙重上市的原因。

這一次貝殼能夠進行快速回港,可以說拿到了港交所“金水”。貝殼符合港交所雙重影響主要研究上市企業的要求,也印證了貝殼的經營發展狀況和整體經濟實力。

讓我們來談談完成雙重上市回到香港有什么意義?

與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應用程序相比,招股說明書將殼牌定義為“住宅行業的數字服務平臺”,利用數字技術對房地產交易、房屋租賃、家居裝修等行業進行轉型??梢哉f,殼牌將成為首批關于互聯網目標“實時”的香港股票。

在其它領域,ali、美團和 jd.com 等互聯網公司已在港上市多年,它們都在恒生科技指數(hang seng technology index)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中國的住宅市場仍然極其龐大,貝殼如果能占據香港股市“住宅產業數字化”的第一個目標,未來的空間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而且相對于國內商業模式難以理解的美國市場,香港更接近貝殼的經營場所,貝殼回歸香港會更接近內地投資者。兩地上市后,貝殼港股還可以與風險因素較多的美股股價“脫鉤”,這將給貝殼帶來價值重估。

還有一點,二次上市中小企業發展目前不被允許納入港股通,但是雙重影響主要通過上市的企業在滿足獲納入恒生綜合指數和市值管理要求我們之后是可以選擇加入的。超千億市值的貝殼接下來極有可能已經進入港股通,更懂公司經營業務的本土文化市場經濟資金問題能夠更順暢地投資貝殼,在互聯互通機制下,內地資金使用可以更方便出入,這也是國家未來一項潛在的利好。

一般來說,貝殼重返香港上市可以大大避免美國股市的風險,并為投資者提供更多的保險。與此同時,對香港證券交易所來說,殼頭股票的不斷涌入也是一件好事:進一步擁抱新經濟,擴大香港股票的“板塊”,提高吸引力和流動性。最近,官方企業也積極表示要放寬和降低上市門檻,歡迎高質量的中國企業“回家”,并為兩地的上市公司提供“安全墊”,以對沖海外風險,如:

■ 放開和降低二級上市門檻:取消同一股票不同權利的大中華區發行人二級上市必須是創新型行業公司的要求,同時降低二級上市市值要求。

■擴大雙主上市承接范圍: 對于在同一股權結構和競爭結構中擁有不同權利的公司,可以選擇直接申請雙重主要上市而不改變結構,以充分遵守香港聯交所的上市規則和指引。

■為已二次利用上市的公司發展提供了上市企業地位不斷變更的指引,包括發行人證券的交易市場大部分由海外交易所轉移到香港、自愿轉換至于港交所作雙重影響主要通過上市、從主要研究上市海外交易所除牌等幾種不同情形。

今年年初,香港經濟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還提到,香港也為中概股回流做好自己準備,包括法律允許學生沒有進行不同投票權架構并屬非創新發展產業的公司在港第二部分上市,并給予雙重影響主要通過上市的發行人更大靈活性。

在今年多種因素的疊加下,恒生指數目前的估值仍較低,港元近期表現逐漸恢復趨勢,騰訊、美團等高質量目標迎來了大幅調整。炮彈返回港口的時間仍然很好。

持有美國股市外殼的投資者不必擔心。 中日兩國的整體環境也在逐步升溫。 希望中美兩國在順利談判審計監督合作的過程中,盡快擺脫“相互同情”的悲劇名稱。 回歸香港的目的是為兩地上市做準備,兩地上市的未來表現將更加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