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 蘇

陜西嘉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嘉禾生物)主要業務為天然植物提取物及保健食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是國內規模較大的植物提取物研發、生產和出口企業之一。生產和銷售的產品主要包括植物提取物和保健食品。

嘉禾生物目前正準備創業板IPO,自去年7月份就進入到問詢階段,此前嘉禾生物曾于2017年沖刺上交所主板IPO未果。此次IPO攜手的中介機構為中信證券和天健所,選擇并符合的上市標準為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

募投項目信披存疑

據招股書,2018年至2021年1-6月(下稱:報告期),嘉禾生物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22,063.27萬元、127,217.75萬元、182,950.81萬元和96,313.14萬元,凈利潤分別為20,245.91萬元、18,704.08萬元、27,747.70萬元和25,079.54萬元。2019年和2020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00%、4.40%,凈利潤同比增長-8.00%、48.00%,2019年出現增收不增利的現象。

嘉禾生物本次IPO擬募集120,000.00萬元,用于植物提取產業化項目、研發檢測中心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項目。較2017年滬市主板IPO時的募投項目出現了調整,募集資金規模擴大了一倍有余。

(數據來自嘉禾生物2017年招股書)

嘉禾生物本次IPO存在重復補流的情況。除直接補充流動資金11,500.00萬元外,植物提取產業化項目投資總額為94,342.00萬元,其中募集資金投入85,000.00萬元,項目中有預備費4,326.00萬元,鋪底流動資金3,500.00萬元。研發檢測中心項目投資總額為25,711.87萬元,其中募集資金投入23,500.00萬元,項目中預備費有568.67萬元。

除了重復補流外,募投項目在產能披露和投資總額方面也存在疑點。

據招股書,植物提取產業化項目全部達產后,將新增植物提取物原材料處理產能17,000噸。但據楊凌示范區生態環境局官網《陜西嘉禾藥業有限公司植物提取產業化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公示》,植物提取產業化項目建設內容主要為乙醇提取物生產線、純水提取物生產線、乙酸乙酯提取物生產線、生粉生產線、超臨界萃取生產線、亞臨界萃取生產線、貿易產品生產線、辦公樓、溶劑區、食堂、宿舍、污水處理站、鍋爐等及相關配套設施,年產9,429噸貿易產品、生粉和提取物。兩官方披露的產能數據相差7,571噸。

(數據來自楊凌示范區生態環境局官網)

另外招股書披露,研發檢測中心項目的環評批復包括《西安市生態環境局雁塔分局關于陜西嘉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然產物研發、生產、物流中心項目(下稱:天然產物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的批復》和《西安市生態環境局雁塔分局關于研發檢測中心項目環評請示的回復》。據天然產物項目的環評文件,其總投資就達到30,000.00萬元,比招股書中研發檢測中心項目投資總額還多出4,288.13萬元。

(數據來自天然產物研發、生產、物流中心項目環評文件)

合作伙伴拖后腿

招股書顯示,嘉禾生物海外銷售占比較大,報告期內外銷收入占公司對應期間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8.20%、78.43%、83.75%和84.14%,業績或嚴重依賴國際貿易。

此外,嘉禾生物的境內銷售或也不容樂觀。

報告期內,嘉禾生物的內銷占比較少,境內主要客戶有宜昌東陽光長江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陽光藥)、陜西瑞海進出口貿易發展有限公司和北京美若天成商貿有限公司(下稱:美若天成)等。東陽光藥主要向嘉禾生物采購莽草酸,用于生產奧司他韋。

根據新思界產業研究中心發布的分析報告,受奧司他韋銷售情況影響,全球莽草酸消費量逐漸減少,且受到疫情影響,未來莽草酸需求回升難度較大。而莽草酸是嘉禾生物在2018年至2020年最主要的產品,未來全球市場難回暖,嘉禾生物或不容樂觀。

值得關注的是,嘉禾生物的合作伙伴曾多次收到各類處罰。

美若天成曾分別受到北京市朝陽區食藥監和發改委的處罰。據企查查,2017年8月17日,美若天成因未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從事食品經營活動,被沒收違法所得3,048元、沒收代售產品的輕氧-輕燕齡秘鮮燉燕窩三盒并罰款50,100元。2019年3月12日,美若天成又因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第十四條第(四)項規定,《禁止價格欺詐行為規定》第七條第(一)項規定,被責令立即改正并予以警告的行政處罰。

嘉禾生物的大供應商麻煩更多。據企查查,邯鄲市天旭天然色素有限公司(下稱:天旭色素)于2018年5月成立,注冊資本500萬元,未完成實繳。但其在當年就成了嘉禾生物的第三大供應商,當年成交額達2,144.32萬元。在2020年成為嘉禾生物最大的供應商,交易金額為2,777.21萬元。

據招股書,天旭色素、河北天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河北天旭)為同一控制下的企業,故將其采購合并列示。但《商務財經》發現,河北天旭或許是“黑歷史”太多需換殼與嘉禾生物繼續合作。

據企查查,河北天旭報告期內曾因“擅自轉讓保稅料件”被石家莊海關罰款2,120,000元;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邯鄲市曲周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在第四疃鎮市場監督管理所雙隨機抽檢的過程中不配合情節嚴重;還因企業自身未履行法定義務被限制高消費;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等。

(圖片來自企查查)

天旭色素雖成立時間不長,收到的處罰卻也不少。

據企查查,2020年至2021年6月,天旭色素在曲周縣市場監督管理局檢查中有4次被發現問題,并被要求書面限期整改。2020年10月,天旭色素還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被罰款1.00萬元,責令改正和警告處分。

2019年第二大供應商浙江天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未及時啟動水污染事故應急方案,未采取有關應急措施”,被安吉市生態環境局處以罰款人民幣3.84萬元整。

另外,2020年第三大供應商成都華高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稱:華高生物)因不正常運行防治污染設施,違法排放污染物被成都市蒲江縣生態環境局罰款20.00萬元人民幣。

而華高生物于2020年7月被嘉禾生物的同行萊茵生物收購了47.5%的股份,或給嘉禾生物的原材料供應帶來影響。嘉禾生物此次轉向創業板IPO能否如愿以償,我們也保持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