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創業失敗,從西藏靜心歸來的周源模仿海外的Quora創立了知乎,年底開啟內測,并于2011年1月正式上線。那時的知乎高冷之極,采用邀請制注冊,最初的200位用戶里,不乏李開復、王興、王小川等知名企業家,對于這個初生的問答社區來說,質量重于數量。

發展前五年,知乎不急不躁,沒有在商業化上有太多動作,直到2016年趕上“知識付費”的風口,知乎正式開啟商業化,上線商業化廣告,并將原本左右滑動翻頁回答的方式改為上下滑動,讓問答末尾的廣告取得更多“露臉”機會。

同時,它推出了付費查看回答功能的“值乎”,用戶付費后對內容滿意,費用歸答主,如不滿意費用歸知乎。上線實時問答產品“知乎Live”,用戶需要付費進群同答主進行實時問答溝通。

在“知識付費元年”,知乎行動迅速,但風口退得也很迅速。同時期的分答等APP已經消失,萬門大學前不久被傳創始人跑路,知識付費賽道漸漸沉寂,付費問答一地雞毛,知乎Live和付費課程也已消失于一級入口。

同樣在2016年,知乎還看到了信息流的價值,“想法”就是在這個時候推出的,但這一嘗試歷經浮沉,并不順暢。

時間來到2018年,短視頻崛起,成為占領用戶時長的利器,知乎也同步跟進。除了多次更改視頻入口,知乎還內測短視頻產品“即影”,也并沒有多少浪花。

如今替代視頻占據一級入口的“想法”,也披上了一層新面紗,兩列“圖片+文字”的磚塊錯落布局,圖文和視頻都可以發布,被外界解讀為模仿小紅書。

事實上,小紅書的核心奧義——“種草”,知乎很早就有了,2017年推出的品牌問答就是打廣告推薦產品,2019年它曾嘗試打造過一款男性種草社區“CHAO”,在當時引起廣泛關注,但之后也沒有了下文。

多年折騰下來,知乎的用戶增長在繼續。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其平均月活用戶分別為4800萬、6850萬、9590萬人,年復合增長41.4%。

但這并沒有幫助它逃脫越來越“邊緣化”的命運。據3月14日發布的最新財報,知乎2021年總營收為29.5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18.9%,凈虧損為12.99億元,調整后凈虧損為7.47億元,前者相較2020年5.18億元的凈虧損擴大了超150%。

營收大增而虧損擴大,原因在于知乎營收成本從2020年的5.9億元增加到2021年的14.1億元,主要為廣告服務執行成本和內容相關成本增加。顯然,知乎致力于內容社區的自我造血,卻導致了入不敷出的局面,這是除方向迷茫外,知乎商業化的另一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