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華道股份再次披露了招股書更新了公司2021年的財務數據。

6成收入依賴大客戶,

供應商、客戶存在重疊

華道股份主要從事醫藥中間體、農藥中間體和新材料等精細化學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作為國內主要的苯磺酰氯、二苯砜、N-丁基苯磺酰胺生產商之一,公司產品廣泛被用于醫藥、農藥和新材料領域。

目前公司的眾多產品主要通過下游生產商或貿易商渠道進入跨國公司的供應鏈體系中,比如公司的苯磺酰氯則通過雅本化學和華誼集團旗下產品進入農藥巨頭富美實旗下全球第一大殺蟲劑“康寬”的供應鏈體系。

因此,報告期內主要客戶就為華道股份貢獻了超過半數的收入,2019年至2021年期間,公司向前五大客戶合計銷售占比分別為49.29%、59.67%和59.52%,其中華誼集團在近兩年一直為公司第一大客戶,報告期銷售占比分別為9.89%、33.57%和29.41%。

值得一提的是,報告期內華道股份存在多家剛剛成立、注冊金額極小但銷售占比又很高的客戶,這一問題在也首輪問詢函中被深交所關注到。

2019年華道股份向第二大客戶河南鑫瑞達銷售金額約為3114.51萬元,占當期銷售收入比重約為13.23%,但據天眼查APP顯示,河南鑫瑞達僅僅成立于2019年5月7日,注冊資金500萬元,實繳0元,而在2020年后該公司即退出華道股份大客戶名單。

另外,華道股份還存在部分客戶和供應商重疊的問題,在更新的招股書中公司解釋為主要是流通渠道貿易商、臨時借調、靈性采購輔料以及競爭者原因等。不過公司對常熟市恒河化工等公司采購占比還是很高,2020年華道股份向其采購占比約為17.72%,2021年下降至9.86%。

而整體上來看,2019年至2021年,華道股份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35億元、3.46億元和3.44億元,同期實現歸母凈利潤3677.17萬元、5936.38萬元和6380.77萬元。

2020年、2021年公司收入增速分別為46.85%、-0.55%,同期公司凈利潤增速也分別為61.44%和7.49%,也就是說,報告期內公司盈利增速雙雙出現大幅度的下降。

另外,報告期內,華道股份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4571.67萬元、-1665.53萬元和9273.47萬元,大幅度的波動同樣說明公司業績的不穩定。

曾對供應商進行大額轉貸,

存在多起行政處罰

而在業務之外,華道股份也還存在許多不規范的行為。

報告期內,華道股份存在與相關供應商簽訂大額采購合同,將公司的銀行借款資金先支付給相關供應商,之后供應商短時間內將相關資金轉回至發行人賬戶的情況。

2018年至2020年期間,華道股份轉貸涉及的貸款金額分別為1.69億元、8650萬元、1214萬元,其中2019年及2020年占取得借款收到的現金比例分別為69.41%和12.73%。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轉貸情況最嚴重的一年里,華道股份本身的營業總收入也不過1.84億元,公司總營業成本更是只有1.29億元,還不及轉貸涉及金額高,這也讓公司承擔更多不必要的風險,2021年公司整體轉貸金額降為0元。

此外,深交所還在問詢函中關注到,報告期內,華道股份曾7次因環保及安全生產事項被有關部門進行行政處罰,2021年6月,公司寧夏華昊建設項目監控系統工程施工人員墜落,經搶救無效死亡。

直到2022年2月24日,由于存在對施工單位審核不嚴、將監控系統發包給不具備資質的單位的情形,并缺乏相關管控、管理及督促等行為,銀川市應急管理局向華道股份子公司寧夏華昊以及公司董事長、該項目負責人周培良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對寧夏華昊處以罰款28萬元、周培良處以罰款7.15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據天眼查APP顯示,2020年11月時華道股份也曾因墜落事件而受到行政處罰,事件起因為2020年7月25日在華道股份廠區內發生南通化學危險品運輸有限公司駕駛員周鋒,在罐車頂部操作時不慎墜落,最終對華道股份進行罰款1.5萬元。

由于公司產品的危險化學品屬性,華道股份也存在一定發生事故的風險,雖然相關部門說明相關處罰不屬于重大違法違規事件,但不穩定的業績、環保問題帶來的經營挑戰等都為公司IPO上市增加了一定的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