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對于美聯儲而言最重要的任務可能就是控制通脹,但激進的貨幣緊縮又給美國經濟發展帶來了明顯的壓力,加之美債收益率的飆升,昨日美股三大指數集體重挫。

  美股三大指數再度集體重挫

  當地時間周一(9日),美股三大股指集體重挫。市場擔心美聯儲激進緊縮可能導致經濟衰退,道指跌1.99%,納指跌4.29%,標普500指數跌3.2%失守4000點大關,為2021年4月以來首次。

  至此美股已連續三日重挫,齊創52周新低。在周一下跌之后,標普500指數已較年內高點下滑了逾16%。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今年迄今下跌了近26%。

  盤面上,大型科技股普遍下跌,亞馬遜、蘋果和奈飛的跌幅分別超過5%、3%和4%,而特斯拉和英偉達的跌幅均超過9%。

  中概股也是普遍大幅下跌,納斯達克金龍指數跌7.78%,收于5664點。網易有道跌13.71%,滴滴跌10.34%,嗶哩嗶哩跌9.83%,百度跌8.68%,虎牙跌8.74%,斗魚跌8.33%,京東跌8.22%,阿里巴巴跌5.79%。

  對此據央視新聞報道,從更廣泛的市場角度來看,由于投資者憂慮美聯儲遏制通脹的措施可能導致經濟衰退,風險資產遭到拋售,避險資產需求旺盛。一些投資者甚至表示,目前幾乎只想持有現金。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上周表示暫不考慮加息75個基點后,當天美股大漲,但此后投資者開始擔憂美聯儲可能難以在控制通脹的同時避免經濟陷入衰退,美股跌勢延續至今,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對美股市場感到悲觀。美國個人投資者協會(AAII)數據顯示,截至4月底,認為股市將在未來6個月內下跌的投資者比例已達13年來最高水平。

  對于美股的后續走勢,大部分華爾街機構似乎仍較為悲觀。

  據券商中國報道,美國銀行全球研究首席投資策略師Michael Hartnett的最新報告指出,美股投資者將在2022年大部分時間里經受通脹、利率和衰退沖擊。借鑒美股歷史的熊市數據,這一輪美股熊市將在2022年10月19日結束,屆時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將分別觸及3000點和10000點。以最新收盤點位計算,標普500指數、納斯達克指數的潛在下跌空間分別為28%、18%。

  另外,大摩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呼吁,對美國股市進一步大幅拋售,由于投資者對經濟衰退以及美聯儲大幅收緊貨幣政策而感到擔憂,標普500指數仍將繼續大幅下跌。

  背后是美債收益率和經濟滯漲

  而如果具體的來看,昨日美股的大跌主要受兩大原因影響。一是美債收益率的繼續上升。

  美東時間周一早晨,十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漲至3.199%。雖然這一指標隨后有所回落,但依然維持在3%以上的高位。

  眾所周知,高成長的科技股對美債收益率最為敏感,因為其估值取決于未來的收入和利潤的折現,如果收益率很高,這意味著未來的收入和利潤相對要更低。另外當美債收益率上升時,意味著資金更貴,對于企業而言,意味著經營難度上升,盈利周期拉長,也會對股價產生利空。

  Sanctuary Wealth首席投資官JeffKilburg認為,十年期美債收益率突破3%,這是重大的資產重新定價,也是嚴重失衡,而這是由美聯儲政策刺激和推動的。股市短期內見底、市場復蘇的唯一途徑是,美聯儲是否有能力利用其工具箱中的工具來穩定利率。10年期國債收益率需要回到3%以下。

  除了美債收益率外,對美國經濟滯脹的擔憂可能是更為深層的原因。

  當地時間4月28日,美國商務部公布數據顯示,美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 (GDP) 折合成年率下降 1.4%,這也是2020年疫情之后美國經濟首次出現負增長。

  與此同時,美國近期的通脹率更是居高不下。截至目前,美國已經連續四個月通貨膨脹率高于7%,今年3月份更是高達8.5%。這不禁讓人懷疑美國經濟是不是要陷入滯脹的陷阱當中。

  而一旦長期陷入經濟滯脹,就意味著許多的貨幣政策都是徒勞無功的。因為緊縮的貨幣政策上調利率會抑制經濟增長,但寬松的貨幣政策下調利率又會加劇通貨膨脹。

  國際油價也出現暴跌

  與此同時,除了股票市場外,國際油市昨晚也是出現重挫。

  美東時間周一,國際油價大幅下跌。截至當天收盤,紐約商品交易所6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下跌6.68美元,收于每桶103.09美元,跌幅為6.09%;7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下跌6.45美元,收于每桶105.94美元,跌幅為5.74%。

  消息面上,據新華社報道,歐洲聯盟新一輪對俄羅斯制裁方案因為涉及“全面停止進口俄羅斯石油”措施,引發部分較依賴俄羅斯能源的成員國抵觸,各國代表定于9日和10日繼續開會磋商如何修訂方案以協調各方利益。

  另外,沙特在8日表示,已經下調了6月份對歐洲、亞洲和地中海地區原油售價,同時維持對美國原油銷售價格不變。

  德國商業銀行大宗商品分析師表示,亞洲消費者在5月份購買沙特輕質原油需要支付高達每桶9.35美元的溢價,6月份這一溢價將下降至每桶4.4美元。

  他認為,除了5月份沙特官方石油售價特別高以外,沙特愿意下調對亞洲消費者售價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對丟失市場份額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