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斥資千萬元獎勵跨境SaaS項目

深圳又面向跨境電商企業發錢了,這次主要是跨境SaaS或獨立站項目。

近日,深圳市商務局在其網站公示2021年電子商務創新發展扶持計劃跨境電商專業服務獎勵項目擬獎勵項目,主要有11個,每個項目獎勵100萬元,共計1100萬元。

其中項目主要與跨境SaaS相關,包括深圳店匠科技有限公司申報的跨境電商獨立站SaaS軟件服務項目、翼果(深圳)科技有限公司申報的基于大數據技術的營銷服務SaaS平臺、深圳市領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申報的面向亞馬遜商戶的智慧SaaS ERP系統項目等。

不得不強調一下,作為全國的跨境之都,深圳對跨境電商的扶持從未吝嗇。

2021年8月5日,深圳市商務局針對企業開展的跨境電商獨立站項目、數字化應用項目、公共海外倉項目等予以補貼,單項目給予200萬元資助,最多單項目申報獎勵可高達300萬元。

同年年底,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跨境電商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除了支持跨境電商企業本身的業務發展,還涉及落戶、子女入學等實際問題,后者針對在廣東設立獨立法人總部或區域總部,年交易規模30億元以上的跨境電商平臺企業、20億元以上的跨境電商獨立站企業和跨境電商賣家。

按照規劃,到2025年,廣東爭取建設20個“產業集群+跨境電商”試點,培育100個年交易額億元以上的跨境電商賣家,并且培育100個年銷售額億元以上的跨境電商自主品牌。

跨境圈有一句話“中國跨境看廣東,廣東跨境看深圳”,深圳的跨境電商走向代表國家跨境電商的整體發展方向。這些年來,廣東跨境電商一直跑在國家前頭,引領著全國跨境電商的發展。

數據顯示,廣東跨境電商進出口額從2016年的227.96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1726.46億元,年均增速達到了65.9%,連續七年位居全國第一。2021年廣東跨境電商規模突破3000億元、增長近1倍。

我國一共有105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廣東目前擁有13個,數量位居全國第一。作為13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排名第一的城市,深圳擁有全國近40%的跨境電商賣家和80%的跨境平臺、服務商。

而人才短缺仍是我國跨境電商面臨的首要問題,據悉,目前行業的人才缺乏率達到46%,人才的流動率達到了40%。

就此,自2019年起首次設立跨境電商專業,廣東2021年明確將再批準4所高校設立跨境電商專業,每年將輸出1000名左右的畢業生。

跨境SaaS的確很吃香

獨立站類似國內的“私域”,而這個私域正是由以SaaS為載體搭建,因此二者是緊密關聯的關系。

僅是在2021年,SHEIN、PatPat、Cupshe等中國獨立站品牌融資不斷。其中,PatPat于2021年更是在一個月內完成了總金額達6.7億美元的C輪系列、D輪系列融資。數據顯示,當前DTC品牌獨立站市場規模已占據海外電商近4成的份額。

在獨立站成為資本家的寵兒的時候,跨境SaaS在資本市場的受歡迎程度也不遜色。

智通財經統計的數據顯示,過去一年愛客科技、樂言科技、領星ERP、店小秘等數十個跨境電商SaaS公司收獲新一輪融資,融資總規模超過25億。

值得一提的是,店小秘還在今年3月拿到了近1億美元的C輪融資,是截止目前,全球電商ERPSaaS領域最大的一筆融資。

此外,有贊、微盟以及老牌跨境電商巨頭微盟也在發力跨境SaaS業務。其中,有贊2021年門店SaaS業務GMV同比增長超100%;微盟2021年營收26.86億元,SaaS板塊收入同比增長90.9%,收入達11.88億元。

如此好勢頭下,門外漢字節跳動也加入了陣營。

今年1月,字節跳動先后投資了成立于2018年的餐飲SaaS服務商“東方鴻鵠”以及成立于2020年的AI工業SaaS軟件服務商設序科技,一個定位為數字化軟飲集團,一個專注于汽車工業裝備領域。

在海外,SaaS電商發展同樣可觀。

美國SaaS電商平臺BigCommerce2021全年收入2.199億美元,同比增長44%,連續第四年實現收入增長。分地區來看,其美洲的業務收入增長49%,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的收入增長60%,亞太地區的業務收入增長54%。

谷歌也宣布在美國推出一款類似于Shopify的一站式電商SaaS平臺,名為Qaya,旨在為創作者創建在線商店以出售他們的產品和服務。

這也就能理解為何廣東尤其是深圳投入重金扶持該領域的企業了。

跨境SaaS為什么那么吃香

SaaS到底是什么?

根據百度百科釋義,SaaS是Software-as-a-service(軟件即服務),SaaS提供商為企業搭建信息化所需要的所有網絡基礎設施及軟件、硬件運作平臺,并負責所有前期的實施、后期的維護等一系列服務,企業無需購買軟硬件、建設機房、招聘IT人員,即可通過互聯網使用信息系統。

嘉御基金創始合伙人衛哲接受億邦動力采訪時表示,SaaS有兩層含義,一是產品部署SaaS化,即相對標準的產品、云端部署、不做太多個性化修正、自動迭代;二是收費模式SaaS化,按時間、按用量、按用戶數,按成交結果等等來收費,而不是一個項目制的收費。

衛哲還稱,美國SaaS公司仍然遙遙領先于中國公司。中國SaaS類公司的崛起是趨勢,而不是一個風口,風口是會過去的,趨勢是不可逆的。

之所以說SaaS不是風口而是趨勢,其實也可理解為企業尋求數字化轉型已成為大趨勢。

尤其是在疫情之下,一級市場SaaS的投融資非?;钴S,企業級SaaS迎來了爆發期。而同期火爆起來的獨立站,背后真正充當著核心角色的正是SaaS。

2021年,受亞馬遜封店風波影響,獨立站成為中小賣家補風口的救世主。而隨著以SHEIN為代表的獨立站品牌崛起,獨立站模式成為跨境電商行業的新焦點。各地政策也開始將目光投射到獨立站賣家身上,并予以扶持。

獨立站又分為SaaS系統以及自建系統,前者以加拿大電商Shopify為代表,后者以SHEIN為代表。

對于大部分想要擁有獨立站卻又沒有相應的技術支撐的中小型賣家而言,SaaS建站工具是幫助其成為獨立站賣家的第一步。

因此,上線于2015年的Shopify憑借更成熟的SaaS建站工具,坐上了北美跨境電商市場的第二把交椅。數據顯示,從2020年3月至今年1月,Shopify累計增加了259.47萬家在線商店,不到兩年的時間,增幅高達201.53%。

但數據顯示,Shopify今年一季度的總營收與盈利情況均不及市場預期。其中營收同比增長22%,而在上一財年的四個季度,Shopify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110%、57%、46%和41%,都遠高于今年一季度。

有分析稱,隨著疫情帶來的跨境電商紅利逐步消退,Shopify營收正告別高增長時代,直接表現為商家規模增速和GMV增速的下滑。

在其高速增長時期,資本也一直在尋找下一個Shopify,SHEIN則給資本提供了另一種嘗試,后者最突出的優勢是供應鏈與低價策略。

薅羊毛才是大多數人的消費常態。數據顯示,SHEIN目前是多個地區下載量最大的應用程序,在美國甚至超過了TikTok、Instagram、Twitter等巨頭,也遠遠超過了亞馬遜。

因二者均發展迅猛,他們成為了亞馬遜、阿里巴巴等巨頭復制與模仿的對象。

針對中小賣家對低成本建站、打造品牌的需求,亞馬遜等對標Shopify開展獨立站業務。對標SHEIN,阿里推出了Allylikes,字節推出Dmonstudio,均想搶食跨境女裝紅利。

而相比Shopify、SHEIN,新的跨境SaaS獨角獸還未出現。

作者:海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