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網》蔡俊

編輯  吳悅

今年4月,山西振東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振東制藥”,300158.SZ)回復了深交所的年報問詢函。此前的2020年和2021年,深交所曾連續就上期年報向公司發出問詢。

從振東制藥披露的回復看,一些供應商、大客戶的名單披露并未完全充分。同時,預付款名單里的企業也存在蹊蹺。

而論業績,振東制藥的個別大單品雖然銷售額不錯,但大類品種的銷量卻不盡如人意。不過,公司在同期以58億元轉讓了一家子公司,該筆交易為其“帶來了豐厚的財務回報”。

多個大類品種銷量下滑

2021年,振東制藥營業收入50.93億元,同比增長5.07%。其中,醫藥生產銷售、藥材種植分別占比89.94%、8.62%。同期,醫藥生產銷售的收入為44.41億元,同比僅上漲1.86%。

對此,振東制藥在2021年報中表示,達霏欣米諾地爾搽劑、舒血寧注射液、西黃丸等主要產品在報告期內保持快速增長。其中,達霏欣實現銷售額3.03億元,舒血寧的銷量近4000萬支創新高。

不過,個別大單品的增長不能掩蓋其他大類品種的銷量下滑。報告期內,振東制藥的丸劑、膠囊、片劑、顆粒劑等藥品銷量均分別同比下降18.8%、56.87%、16.35%、2.39%,僅針劑的銷量同比上漲,達到12.66%。

多個大類品種的銷量下滑,一定程度上造成庫存增加。2021年,振東制藥庫存商品的賬面余額為5.03億元,對應減值準備945.2萬元;2020年,該賬面余額為3.89億元,對應減值準備862.2萬元。

以丸劑為例,同期該品種的庫存量同比增長74.57%。振東制藥表示,生產丸劑的子公司五和堂制藥為了不浪費原包材,在年底進行了集中生產。2021年,五和堂制藥營業收入0.39億元,同比下降37.1%。

對此,《投資者網》就生產計劃、庫存商品的計提是否合理等問題向振東制藥求證,公司方面表示:“公司根據市場環境以及自身經營情況制定相應的生產經營計劃,相關計劃具有合理性?!?/p>

一邊是大類品種的銷量不如意,另一邊,振東制藥的銷售費用也水漲船高。

2021年,振東制藥的銷售費用為22.7億元,同比上漲2.17%,占營業收入的44.56%;其中,服務費、市場運營費合計為15.7億元,同比上漲12.54%。

報告期內,振東制藥通過學術推廣整合市場資源,開展了臨床研究和學術活動。同期公司進行多個推廣活動,如達霏欣之夜、頂上奪冠晚宴,且近些年在多地開展芪蛭通絡膠囊臨床試驗成果推廣會。據《振東河南學術》公眾號信息,其中,在鄭州舉辦的推廣會,邀請到了如河南省人民醫院、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河南電力醫院的醫生、教授等專家參會。

大健康產品的推廣活動,一向是監管層關注的重點。深交所在問詢函中,要求振東制藥補充服務費、市場運營費的具體細節,包括業務性質、金額、支付對象、是否存在關聯等。對此,振東制藥在回復函中披露了相關科目的金額,但未公開具體的供應商名單。

而關于兩個科目的供應商是否與公司存在關聯,振東制藥披露服務費中有一家存在關聯,金額達3778.11萬元,內容為電商推廣,但沒有披露供應商的具體名字。

實際上,振東制藥的銷售費用問題不是第一次被監管層注意。

此前的2020年和2021年,深交所就上期年報向振東制藥發出了問詢函,其中也包括了銷售費用問題。對此,《投資者網》就相關問題向振東制藥求證,公司表示:“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要求進行信息披露,公告內容符合相關要求?!?/p>

神秘的受讓方

深交所的關注點,遠不止銷售費用。

2021年,振東制藥向前十大供應商采購超8億元,占全年采購總額的30.1%。就此,深交所要求公司報備近三年前十大供應商的名單,對應交易金額及占比?;貜秃?,公司披露了金額和占比,但沒有公開具體名單,并表示因集中采購、中藥材業務增加等原因,同期前十大供應商變動了6戶。

雖然大供應商的名單不得而知,但振東制藥在回復函中,還披露了17家賬齡一年以上、金額超50萬元的預付款企業名單。從資金性質看,預付貨款占據了相當大的比例。

其中,該名單中金額前兩位的分別是“長治市思農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下稱“思農合作社”)、“周海琦 2019”,預付金額各自為520.31萬元、429.9萬元。企查查顯示,思農合作社成立于2019年,注冊資本100萬元;而周海琦的信息,振東制藥在公告中沒有披露更多。

對此,《投資者網》就與思農合作社超500萬元的交易是否合理、“周海琦 2019”的披露信息是否準確、預付貨款的對象是否為供應商等問題,向振東制藥求證,對方表示:“公司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進行信息披露,公司與‘周海琦 2019’、‘長治市思農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不存在關聯關系?!?/p>

另一方面,深交所除了關注振東制藥的供應商,也要求公司補充大客戶的信息。與供應商類似,振東制藥沒有公開大客戶的具體名單,但從應收款的明細看,存在下游經銷商向其返利的行為。

根據回復函,振東制藥披露了17家金額超100萬元以上的應收款企業名單。從資金性質看,上游返利是其中之一,涉及到了康恩貝(600572.SH)的子公司浙江英諾琺醫藥有限公司(下稱“英諾琺醫藥”)、石藥集團泰州果維康保健品有限公司、哈藥集團營銷有限公司、九芝堂(000989.SZ)等。其中,英諾琺醫藥的金額為239.71萬元;截至今年4月,振東制藥收到該企業的期后回款204萬元。

對此,振東制藥向《投資者網》表示:“上游返利為根據協議達到規定銷量后,應收的商業返利,不存在逾期或無法收回的情形?!?/p>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振東制藥以58億元出售了全資子公司北京振東朗迪制藥有限公司(下稱“朗迪制藥”)的全部股權,受讓方為上海方朗企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上海方朗”)。

企查查顯示,上海方朗的唯一股東為注冊在開曼群島的投資平臺Velvet Holdings。2016年,振東制藥以26.5億元對價收購朗迪制藥,因此在回復函中,其表示本次出售“帶來了豐厚的財務回報”。對此,深交所問詢了朗迪制藥股權轉讓的收款情況。振東制藥表示,上海方朗還有4.47億元余款尚待支付。

公告顯示,上海方朗成立于2021年8月,是專為本次交易新設立的平臺,Velvet Holdings的股東為方源資本(亞洲)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支投資基金;而方源資本的管理規模近80億美元,重點領域包括醫療健康、消費產品等。方源資本在官網上披露,其投資過貓眼娛樂、360金融、老百姓(603883.SH)等企業。(思維財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