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 蘇

伊犁川寧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川寧生物)是抗生素中間體領域的核心企業,并依托成熟的生物發酵技術和酶技術平臺,以研發創新為著力點,向保健和化妝品原料中的高附加值天然產物、生物農藥、動物保健類產品、可降解生物基新材料及其他品類的醫藥中間體等方向發展。

川寧生物本次IPO擬登陸深交所創業板,保薦機構為長江證券,審計機構為天健所。2022年3月29日,川寧生物對外披露了一輪問詢回復意見,《商務財經》研究發現,川寧生物存在募投項目實施主體資本未實繳完畢、供應商頻遭處罰以及招股書與公開數據打架等問題。

募資近七成用于還貸

此次IPO,川寧生物擬募集資金60,000.00萬元,其中20,000.00萬元用于上海研究院建設項目(下稱:建設項目),40,000.00萬元用于償還銀行借款項目(下稱:還款項目)。

其中,還款項目投資金額40,000.00萬元,占此次募集資金66.67%,是川寧生物此次IPO募資的最重要項目,可見其資金壓力較大。

《商務財經》注意到,川寧生物建設項目的實施主體為全資子公司上海銳康生物技術研發有限公司(下稱:銳康生物)。銳康生物成立于2020年10月12日,注冊資本為5,000.00萬元,實繳資本為2,980.00萬元。截至招股書簽署日,注冊資本尚未實繳到位。

通常,擬IPO企業與其重要控股子公司的注冊資本需實繳完畢,而曾在相關的保代培訓中,也要求發行人、構成合并報表主要部分的重要子公司、募投項目的實施主體的注冊資本都要足額繳納。

《商務財經》查詢公開資料發現,川寧生物及其供應商都曾收到各類處罰。

據招股書,2018年至2021年1-9月(下稱:報告期),川寧生物及其控股子公司收到的行政處罰共計4項,合計罰款金額235.40萬元。

另據企查查顯示,川寧生物的供應商還存在環保處罰等問題。

報告期內,伊犁冠通生物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冠通生物)和國網新疆電力有限公司伊犁供電公司(下稱:伊犁供電)均為川寧生物的前五大供應商之一。

2018年7月8日,冠通生物由于大氣污染、固體廢物污染的處罰事由/違法行為,被伊寧縣環保局處以10.00萬元的罰款。同年,冠通生物還由于特種設備違法,被伊犁州質量技術監督稽查隊處以3.00萬元的罰款。

(圖片來自企查查)

企查查網站顯示,2020年1月10日,伊犁供電由于價格違法行為,被伊犁州價格監督檢查局處以35.00萬元的罰款。

(圖片來自企查查)

與控股股東年報數據“打架”

根據招股書,2021年6月29日,川寧生物控股股東科倫藥業召開了2020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關于分拆所屬子公司伊犁川寧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的議案》等關于分拆子公司川寧生物至創業板上市的相關議案。

但《商務財經》通過對比發現,2018年至2020年川寧生物招股書中的相關數據與科倫藥業的公開數據(年報)出現了數據打架的現象。

(數據來自招股書和科倫藥業公開數據)

據招股書,2018年,川寧生物2018年資產總計951,334.78萬元,凈資產為483,783.66萬元,營業收入為334,940.85萬元,營業利潤為39,312.17萬元,凈利潤為39,089.39萬元。

但科倫藥業在2018年公開數據中披露,川寧生物總資產為946,116.18萬元,與招股書相差5,218.60萬元;凈資產為438,620.23萬元,與招股書相差45,163.43萬元;營業收入為328,635.94萬元,與招股書相差6,304.91萬元;營業利潤為61,209.38萬元,與招股書相差21,897.21萬元;凈利潤為60,913.45萬元,與招股書相差21,824.06萬元。特別是凈資產相差45,163.43萬元,兩者相差甚遠。

(圖片來自2018年科倫藥業公開數據)

招股書顯示,川寧生物在2019年資產總計989,462.22萬元,凈資產為466,593.95萬元,營業收入為314,343.34萬元,營業利潤為11,730.13萬元,凈利潤為9,021.55萬元。

科倫藥業在2019年公開數據中披露,川寧生物總資產為990,194.46萬元,凈資產為444,441.45萬元,營業收入為306,620.14萬元,營業利潤為8,626.89萬元,凈利潤為6,548.25萬元。其中,凈資產相差的金額最大,為22,152.50萬元。

(圖片來自2019年科倫藥業公開數據)

2020年度亦是如此,招股書披露川寧生物2020年資產總計992,040.51萬元,凈資產為443,093.55萬元,營業收入為364,941.16萬元,營業利潤為27,864.73萬元,凈利潤為22,900.40萬元。

科倫藥業在2020年公開數據中披露,川寧生物總資產為992,427.20萬元,凈資產為46,7032.51萬元,營業收入為364,941.16萬元,營業利潤為27,678.44萬元,凈利潤為22,741.86萬元。2020年相比于2018年、2019年相差金額較小,總資產、凈資產、營業收入、營業利潤、凈利潤相差金額分別為386.69萬元、23,938.96萬元、0.00萬元、186.29萬元、158.54萬元。

(圖片來自2020年科倫藥業公開數據)

對于上述招股書和控股股東年報數據頻頻“打架”的情況,科倫藥業的審計機構與川寧生物并非是同一家,為畢馬威華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川寧生物在會計差錯更正中也并未做出相應解釋,不免令人懷疑其招股書信披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