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6日,老牌藥廠步長制藥(603858)開盤一字板,最高封單額達到12.32億元。

消息面上,5 月 10 日,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童貽剛教授發現的新冠治療新藥,獲得國家發明專利授權。專利說明書顯示,10uM(微摩爾/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狀病毒復制的倍數為 15393 倍。

市場普遍認為,步長制藥股價接連漲停,是因為公司手握一種名為鹽酸千金藤素的制備方法發明專利。但是通過天眼查,查詢公司相關專利文件,顯示為“無效”狀態。

不過步長藥業也不是完全和新冠治療無關,公司旗下產品宣肺敗毒顆粒,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中,被該方案列為臨床治療期(確診病例)普通型推薦用藥,或許能夠給“上錯車”的資金一點點寬慰。

老藥新用

實際上,千金藤素是一種白細胞增生藥,能促進骨髓組織增生,從而升高白細胞,用于因腫瘤化療、放療引起的粒細胞缺乏癥,和其他原因引起的白細胞減少癥。

公開資料顯示,千金藤素的天然來源是防己科的千金藤屬植物,1934 年由東京大學藥學家近藤平三郎教授從頭花千金騰(又叫金錢山烏龜,Stephania cepharantha Hayata,CEP)中分離并提取出來。

在新冠病毒剛爆發的2020年,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童貽剛教授團隊,就在《中華醫學雜志》英文版發布了論文,研究結果顯示,將穿山甲冠狀病毒(GX_P2V)與2406 種臨床批準藥物相比后,發現千金藤素、塞拉菌素和鹽酸甲氟喹是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潛在藥物。

2021 年11 月,童貽剛教授團隊在《BRIEFINGS IN BIOINFORMATICS》上發表論文,公示了千金藤素治療新冠的作用路徑,通過有效逆轉感染細胞中大多數失調的基因和途徑,包括ER應激/未折疊蛋白反應,和HSF1介導的熱休克反應等發揮作用。

作為最先發現千金藤素的國家,日本學者發表在《ISCIENCE》的論文顯示,千金藤素可與新冠病毒的S蛋白結合,干擾其對宿主細胞的入侵,且千金藤素單用或和奈非那韋(nelfinavir,HIV治療藥物)聯合使用都具有抗新冠病毒的潛力。

國盛證券發布研報稱,現階段,國內在售千金藤素片的企業包括云南白藥、云南生物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沈陽莞城制藥有限公司,而此次因千金藤素片漲停的步長制藥,截至2022年5月16日收盤,對互動平臺中關于千金藤素片的提問一概沒有回答。

相反還有網友要求步長制藥,就董事長趙濤花費650萬美元,讓自己女兒進斯坦福大學(網友問題錯誤)一事,則披露了相關細節。

涉美國大學招生舞弊

2019年3月末,有媒體爆料美國大學招生舞弊,涉及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及其女兒趙雨思。

相關消息稱,趙濤夫妻曾通過一位摩根士丹利的財務顧問,牽線認識了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后者幫助趙濤女兒以帆船特長生的身份,就讀常青藤三巨頭之一的斯坦福大學。而趙濤夫婦為此付出的代價是用6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超4300萬元,約占舞弊案所有涉案金額的四分之一。

只不過趙雨思還沒畢業,就東窗事發,被學校開除了。而更令人唏噓的是,同樣的操作,美國人將子女送進常青藤名校,只需要花費50萬美元。只能說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有錢,任性。

如果你覺得被學校開除的趙雨思,會就此沉淪就太天真了。2021年10月,卡地亞在上海舉辦了一場高級珠寶展,以鞏俐為代表的一種明星到場參加,其中就混入了趙雨思,她不僅在微博上曬合照,還在自媒體上發布了兩期vlog記錄活動相關細節。

同樣是2021年,趙露思還曾登陸銳AREA雜志,雜志對其宣傳為“她是一名普通女孩,生活在一個大家庭……”大家庭或許沒有錯,但是普通女孩實在是不沾邊。

如今,普通女孩趙雨思已經高調進軍時尚圈,只是背后的步長制藥股價自從2016年上市一跌再跌,網友詢問650萬美元去向何處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凈利潤一跌再跌

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之所以敢用650萬美元送自己的“千金”進“常青藤”,大概是因為這點錢在他眼里確實只是個小數字。

2021年實現營收近160億元的步長制藥,主營腦心通膠囊、穩心顆粒、丹紅注射液、谷紅注射液等經過長期市場檢驗的成熟品種。

根據公司財報,2016年至2021年,步長制藥累計實現103.91億元,但是2020年開始,步長制藥凈利潤開始同比下降,至2021年,步長制藥當年凈利潤同比下降30.72%,但營收僅同比下降1.52%,二者降幅明顯乖離。

步長制藥將2021年凈利潤下降歸因于山東丹紅制藥,陜西步長制藥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減少。其中山東丹紅制藥以債權轉股權的方式對其全資子公司楊凌步長制藥增加注冊資本14,800萬元。增資完成后,楊凌步長制藥的注冊資本將由1,000萬元增加至15,800萬元,仍為山東丹紅制藥全資子公司。

體現在財報上,步長制藥2021年底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3.21億元,同比下降32.58%。在現金流凈額方面,步長制藥投資活動、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流出6.56億元、7.71億元。

除此之外,應收賬款也對公司流動資金影響極大,步長制藥2021年按應收對象歸集的期末余額共計16.30億元,前五名的應收款項余額為7.40億元,占應收款項期末余額的 45.41%,另計提1538.92萬元壞賬準備,對公司流動資金產生不利影響。

日常經營方面,步長制藥心腦血管業務營收總額和毛利率均同比下降,也對公司凈利潤產生消極影響,導致步長制藥銷售凈利率從2021年的11.51%降至7.84%,凈利潤的降低,導致步長制藥2021 年在研發投入同比減少 12.21%。

對于一家藥企而言,高效、穩定研發是其保持競爭力的唯一途徑,如果步長制藥陷入凈利潤、研發投入雙降的窘境,公司未來競爭力或將進一步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