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的預制菜也沒能拯救國聯水產的業績。

5月17日,國聯水產(300094.SZ)披露了深交所就該公司2021年度年報的問詢函。由于2019-2021年連續虧損三年且扣非前后凈利潤孰低者均為負值,深交所要求國聯水產說明公司持續經營能力是否存在不確定性,凈利潤與營業收入變動趨勢不一致的原因,虧損狀態是否仍將持續等。

事實上,除了經營能力或存在不確定性外,國聯水產的股價也褪去了因預制菜概念而暴漲的光環。5月17日,國聯水產股價跌6.27%,報收5.08元/股,與1月中旬9.95元/股的高點相比,公司股價已接近腰斬。

持續經營能力存不確定性收年報問詢函

資料顯示,國聯水產是國內少數具備全球采購、精深加工、食品研發于一體的海洋食品企業,現以形成南美白對蝦加工為主,小龍蝦、羅非魚、海鱸魚等多海鮮水產品類為輔的綜合水產食品集團。目前,國聯水產的主營業務包括水產食品、飼料。其中,水產食品營收占比超9成,為公司主要收入來源。

自2010年登陸資本市場后,國聯水產的營業收入從2010年的12.23億元一路攀升至2021年的44.74億元。不過,近幾年公司營收增速似是“步履維艱”,2019-2021年連續三年同比下滑,分別為-2.15%、-2.89%和-0.44%。更讓國聯水產如坐針氈的則是公司的歸母凈利潤,其歸母凈利潤已經連續虧損三年,分別為-4.64億元、-2.69億元、-1.38億元,較上期同比變化分別為-300.52%、42.06%、94.85%。

也因此,在此次年報問詢函中,深交所首當其沖對國聯水產盈利能力進行了問詢,要求其結合自身財務狀況說明公司持續經營能力是否存在不確定性。與此同時,由于公司最近三年營業收入略有下滑但虧損持續收窄,深交所要求國聯水產詳細說明凈利潤與營業收入變動趨勢不一致的原因,公司是否存在通過不當確認成本費用調節業績的情形,虧損狀態是否仍將持續。

除此之外,因行業特性,國聯水產的存貨一直處于居高不下的狀態,且呈現逐年遞增趨勢。2019-2021年,公司存貨賬面價值金額分別為22.52億元、25.29億元、27.46億元,期末存貨賬面價值占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46.23%、49.65%、53.64%,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63.38%、66.25%、75.16%,公司存貨周轉天數分別為219天、223天、250天。

于是,深交所就國聯水產存貨金額居高的情況進行了問詢,其要求國聯水產說明近三年公司存貨賬面價值余額較高且占總資產比例和流動資產比例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公司持續維持高存貨余額的合理性。

值得一提的是,國聯水產期末貨幣資金余額1.70億元,其中1.14億元貨幣資金權利受限,流動負債為27.01億元,占總負債的比率為92.41%。也因此,國聯水產是否存在債務逾期或者違約的情況,是否存在流動性風險,以及公司短期償債能力也受到了深交所問詢。

預制菜概念光環褪去后股價已接近腰斬

事實上,營收增速不景氣,歸母凈利潤連續虧損,也讓國聯水產不得不“另尋他路”。

2021年9月,國聯水產披露了定增募資預案,公司擬募資不超10億元加碼預制菜。其中,2億元募資將用于廣東國美水產食品有限公司中央廚房項目、5億元用于國聯(益陽)食品有限公司水產品深加工擴建項目以及3億元補充流動資金。

目前,國聯水產的預制菜有風味魚系列、小龍蝦系列、快煮系列、火鍋系列、裹粉系列、米面系列等,大單品有調味小龍蝦、烤魚、面包蝦、酸菜魚等。

需要指出的是,盡管聲稱產品結構逐步向以預制菜品為主的餐飲食材和海洋食品轉型,國聯水產當前的預制菜業務收入占比并不高。2019-2021年,公司預制菜營收分別為6.34億元、7.30億元、8.41億元,雖然預制菜營收呈現穩健增長趨勢,但其營收占比不到2成。

雖然預制菜營收占比不到2成,但是也為公司帶來了不少利潤。2021年,國聯水產的銷售毛利率僅有15.3%,其中預制菜平均毛利率能達到25%。不過,國聯水產也在年報中透露,上游養殖業務已多年虧損,2022年公司將對上游養殖業務剝離出表,更加聚焦預制菜業務。同時,公司的目標是2025年將預制菜營收達到25億元。

除此之外,預制菜概念一度也為國聯水產的股價“加碼”。隨著懶人經濟、疫情宅家等因素,預制菜逐漸在日常生活中火熱起來,而這種熱度更是在新年后直接投射到了A股市場。

2022年初以來,國聯水產的股價整體持續上漲,從1月4日的4.72元/股,一路飆漲至1月17日的9.95元/股,中間連獲3個“20cm”漲停,股價翻倍。然而在資本炒作褪去后,又沒有夯實的業績作支撐,目前國聯水產的股價已接近腰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