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明牌珠寶(002574.SZ)收到了2021年年報問詢函,要求說明蘇州好屋是否已實質喪失持續經營能力。另外,針對公司近日設立的上海知鯨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知鯨多)的業務模式,深交所要求公司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解釋供應鏈金融房地產經紀業務的盈利模式。

主營不給力,扣非連虧三年

官網信息顯示,明牌珠寶創建于1987年,目前已發展成為集研發、設計、生產、銷售于一體的大型專業珠寶企業,產品涵蓋鉆石、黃金、K金在內的全品類珠寶,是中國最大的珠寶企業之一。

財務數據顯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34.29億元、25.1億元、35.8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778.79萬元和-2.57億元、1.37億元。

表面來看似乎業績還過得去,但其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已連續三年為負,可見其主業持續盈利能力存在了一些問題。

明牌珠寶之所以能夠扭虧,主要源于其全資子公司持有瑞豐銀行股票,瑞豐銀行股價對明牌珠寶的業績影響關聯不容小視,2021年產生公允價值變動收益達2.05億元。

不過近期瑞豐銀行一路下挫,截至5月18日收盤,瑞豐銀行股價報收于8.22元/股,已接近發行價。

跨界地產經紀,財報“保留意見”持續三年

此輪問詢另一個關鍵點是會計師事務所對財報出具了保留意見。

事實上,明牌珠寶2019-2021年度財報均被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天健所”)出具了保留意見,均涉及參股子公司蘇州市好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蘇州好屋”),主要的分歧在減值準備和賬面價值。

天健所表示,“我們未能就該項股權投資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1年12月31日的可收回金額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因此無法判斷明牌珠寶2020年度和2021年度對蘇州好屋股權投資所計提的減值準備,以及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1年12月31日該項長期股權投資賬面價值是否準確?!?/p>

2015年,明牌珠寶曾斥資7億元收購蘇州好屋25%的股權,并試圖在珠寶銷售之外開拓房產電商業務。

當時,蘇州好屋原股東曾承諾,2016年-2018年分別實現凈利潤1.8億元、2.5億元、3.2億元,承諾盈利數總和為凈利潤7.5億元。

然而事實與當時的承諾相差甚遠,2016年至2018年,蘇州好屋實際僅實現凈利潤1.31億元、1.45億元、1.88億元。

也因此,明牌珠寶在2020年對該筆股權投資計提3.04億元減值準備;2021年度,蘇州好屋凈利潤虧損進一步擴大至3.19億元。

為消除保留意見相關事項及其影響,明牌珠寶甚至決定由副董事長虞豪華擔任蘇州好屋公司董事長,由財務總監俞可飛擔任蘇州好屋公司首席財務官,進一步加強對蘇州好屋公司運營、財務等方面的管理。

“供應鏈金融房地產經紀”新業務?監管要求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解釋

雖然蘇州好屋沒有讓明牌珠寶嘗到甜頭,但明牌珠寶卻堅定看好房地產經紀的未來發展潛力。

4月19日晚間,明牌珠寶公告稱,擬設立全資子公司上海知鯨多,新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開展房地產銷售經紀類業務,使用資金總額不超過3億元。

對于成立知鯨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公司坦言珠寶首飾行業日益激烈的競爭及疫情影響對公司經營產生了沖擊,造成公司利潤增長較緩。而房地產行業從“黃金時代”逐步轉為“黑鐵時代”,房產經紀服務市場規模需求劇增逾萬億。

對于知鯨多擬開展的業務類型,公司表示知鯨多將建立一站式房地產經紀賦能體系以金融供應鏈角度切入,為用戶進行資金和資源賦能,提供供應鏈金融服務和全平臺優質房源信息,助力高效獲客快速成交。

同時公司還提示到,在供應鏈金融服務類房地產經紀業務領域總體尚處探索階段,可能存在新業務拓展不及預期的風險,該新業務對公司未來業績的影響具有不確定性。

對于如此“復雜”的業務涉及供應鏈、金融、房地產、經紀等多方面,這樣的表述讓深交所大為頭疼。

在公告中,深交所要求明牌珠寶以通俗易懂的語言解釋上海知鯨多開展的供應鏈金融房地產經紀業務的盈利模式,對照會計準則說明其收入確認的具體方法,具體說明經營模式、公司經營能力、業務補償款等4個方面問題。

另一方面,上海知鯨多將借用蘇州好屋的平臺系統及信息資源作為運營的管理工具,向蘇州好屋支付平臺信息服務費。

因此,深交所要求說明上海知鯨多房地產業務的盈利模式和可行性;說明上海知鯨多向蘇州好屋支付服務費的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輸送情形。

針對上述種種問題,深交所要求明牌珠寶在2022年5月25日前將有關說明材料報送并對外披露,明牌珠寶執著砸錢搞的“供應鏈金融房地產經紀”到底是怎么樣的業務,貓妹也將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