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最美不過人間4月天,楊柳堆煙、屢屢愜意的柔風、吹開了一簾幽夢!而正是這一年中萬象更新、否極泰來的一個月,我們正在見證中國經濟的失衡。

病毒肆虐、SH失控,奧密克戎極高的傳染度讓我們付出巨大的經濟和民生代價。浦東浦西隔江停擺、喧鬧的城市頃刻寧靜、擁擠的道路一下空寂、就像一臺常年運轉的機器,終于迎來了一次難得的歇息。

4月份的經濟數據和我們實際生活很貼切:

M2(廣義貨幣)和社融猶如一個硬幣的正反面,M2反映了銀行的資產端,社融真真實實的反映了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

我們先從社融說起:新增社會融資規模9102億元,同比少增9468億元,較3月的4.65萬億元減量超過80%,也大幅低于市場預期;截至4月底,社融存量規模326.5萬億元,同比增長10.2%,增速較3月下滑0.4%。4月份對實體經濟發放人民幣貸款增加3616億元,同比少增9224億元,下降71.8%,企業債券凈融資3479億元,同比少增145億元,同比少增4%。

M2:

4月末,M2余額249.97萬億元,同比增長10.5%,狹義貨幣M1余額63.61萬億元,同比增長5.1%,而在3月末M2余額249.77萬億元,狹義貨幣M1余額64.51萬億元,兩者的剪刀差在4月末達到了5.4%,M1反映了經濟中現實的購買力,M2反映現實購買力+潛在的購買力。

我們可以看到M2環比僅僅增加了2000億元,M1降了9000億元,M2增加慢,除了社會融資減少的原因之外,意味著資金空轉嚴重,企業、個人認為貸款沒有辦法獲得大于成本的投資回報,而剪刀差的增加說明在疫情和經濟的影響下,更多的企業和個人不愿意消費和投資,更愿意將資金存為定期。

人民幣貸款:

4月份人民幣貸款增長明顯放緩,新增貸款6454億元,較3月的3.13萬億元減量近80%,同比少增8246億元,縮量為2016年8月以來新高,遠超市場預期。

居民:

住戶貸款減少2170億元,同比少增7453億元。其中,住房貸款減少605億元,同比少增4022億元,消費貸款減少1044億元,同比少增1861億元;經營貸款減少521億元,同比少增1569億元。不論是消費、房貸、經營出現了三降,很多人已經不愿意去買房,買車了。

企業: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5784億元,同比少增1768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1948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2652億元,票據融資增加5148億元??梢钥吹狡睋谫Y的增加額度還是挺大的,主要是用來補充企業短期的流動性,且與中長期貸款是背離的,而企業中長期貸款主要用于投資。

“世界工廠”魔都停擺,汽車、生物技術、科技三大核心產業停工給整個長三角地區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在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下,企業選擇了“躺平”,不借錢也不招人,靠裁員靠縮衣緊食。老百姓精打細算,根本不添置大件,也不買房不買車。

過去十年,房地產按揭貸款與利率高度相關,利率下降,貸款加速增長,但在今年前 4 個月,10 年期國債收益率低于去年同期,且同比降幅還逐步走擴,但同期按揭貸款同比增速卻在負值區間越陷越深,并在今年 2 月、3 月和 4 月連創新低。按揭貸款增速與國債收益率降幅之間的相關性已被打破,二者當下的背離程度前所未見。

利率下降之所以未能帶動按揭貸款增長,正是因為地產行業已陷入惡性循環。在地產開發商信用風險居于高位之時,購房者會擔心自己購買的期房能否順利交付。在面對房屋交付不了的風險時,購房者的購房意愿很難因為利率降低而明顯提高。

而這一季度放的水,基本都“堵”在銀行里,更沒有起到刺激經濟回暖的作用。如果在這個階段繼續開大“水龍頭”,等到“沉睡的巨人”復蘇時,這些巨大空轉的“水流”,就像大壩泄洪一樣,集中釋放出來,到時短期通脹飆升,經濟快速過熱,就要被迫加息控溫了。

過去兩個月很糟糕,但是最糟糕的時間點已經過去,“東風號”重新轟隆隆運轉,揚帆起航。

四月隆冬已過,春寒料峭。

(特別說明:文章中的數據和資料來自于公司財報、券商研報、行業報告、企業官網、百度百科等公開資料,本報告力求內容、觀點客觀公正,但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及時性等。文章中的信息或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人須對任何自主決定的投資行為負責,本人不對因使用本文內容所引發的直接或間接損失負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