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生鮮第一股”每日優鮮公告稱,無法在最終截止日2022年4月30日之前提交2021年年報,并預計2021年虧損37.37億元—37.67億元。

從融資百億到財報逾期,每日優鮮的燒錢之路或已到頭。

2021年6月25日,每日優鮮登陸美股,發行價13美元/股,當天報收9.66美元/股。此后其股價一瀉千里。

截至5月18日,股價僅剩0.26美元/股,幾乎接近歸零,市值只剩6122萬美元,徘徊在退市邊緣。相比之下,另一生鮮電商巨頭“叮咚買菜”市值仍有11.98億美元。

同時,每日優鮮還曝出欠款、斷供等傳聞,各方正對其失去信心。

頂著“生鮮電商第一股”光環的每日優鮮,為何迅速潰???

每日優鮮潰敗的原因,自然繞不開連年巨虧。

2014年,聯想出身的徐正創立每日優鮮,當時正值萬眾創新之年,風口上的生鮮電商屢獲資本垂青。

2014年12月,每日優鮮獲得500萬美元天使輪融資;2015年5月,又獲得騰訊領投1000萬美元A輪融資,此后幾乎每年都獲得最少一輪融資。

截至2021年6月上市前,每日優鮮已獲得11輪超100億元融資,投資方包括資騰訊、聯想、保利、中金、高盛、青島國資等各路資本。

“騰訊投資成員企業”的宣傳語,至今仍掛在每日優鮮官網醒目位置。

僅從融錢來看,無論融資輪次還是融資金額,每日優鮮都是業內第一。但每日優鮮的后續發展,令資本大失所望。

生鮮電商其實已興起多年,經歷多次混戰,不少玩家裁員、倒閉。2020年疫情爆發,線上買菜訂單激增,短短幾個月生鮮電商活躍用戶規模就干到5000萬人,同比大漲65.7%,整個行業再度被引爆。

嗅到商機的互聯網巨頭、線下商超紛紛布局賣菜業務,美團買菜、橙心優選等平臺相繼上線。

兩年過去,大家發現生鮮電商的錢并不好賺。

2019—2021年三季度,每日優鮮營收分別為60億元、61億元、55.47億元;2019—2021年,叮咚買菜營收分別為38.8億元、113.36億元、201億元。

很明顯,叮咚買菜的營收增速遠超每日優鮮,后來居上的叮咚才是占盡疫情紅利的生鮮電商第一股,而后者已從行業第一淪為陪跑。

若從盈利能力來看,二者一樣的慘。

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每日優鮮虧損29.09億元、16.49億元、37.37億元—37.67億元;同期,叮咚買菜虧損18.7億元、31.8億元、64.29億元。

短短3年,一個虧83億元、一個虧114.79億元,賣的越多虧得越多。疫情利好生鮮電商的美好遐想,被血淋淋的數據無情證偽。

2018年,每日優鮮凈虧損22.98億元,4年里累計虧損106億元,這意味著上市前融來的上百億元已被揮霍一空,不是生鮮第一卻是“燒錢第一”....

人人都在用的生鮮電商,為何如此燒錢?

生鮮電商巨額虧損,與重資產運營的前置倉模式有關。

2015年,每日優鮮率先提出前置倉模式,一度引領行業。

前置倉是離消費者最近的倉儲配送中心,在五公里范圍內建倉囤貨,用戶下單后商品直接從前置倉發貨,而不是從遙遠的郊區倉庫發貨,從而達到30分鐘送達的體驗。

此模式號稱能解決“最后一公里”痛點,主要分布在一線和強二線城市,用戶畫像為沒時間線上買菜的年輕人。

前置倉雖貴在神速,但成本居高不下,比如物流成本、時間成本、租金,以及引流、冷鏈、貨損等成本,非??简炂脚_的財力、供應鏈。

其中引流成本是一大支出,以叮咚買菜為例,其沒有線下流量入口,也不像盒馬、美團買菜背靠巨大流量,只能靠傳統的地推和補貼模式來獲客。

2020年,叮咚買菜、每日優鮮等平臺深入社區,通過發雞蛋等方式引導居民下載自家APP,這里面涉及到的人力、物力,同樣很燒錢。

重資產、高成本,注定了前置倉模式無法大規模盈利。這種靠資本輸血維持的唯快不破模式,一直處于賠本賺吆喝的尷尬境地。

市場上有說法認為,前置倉模式本身就是偽命題。

每日優鮮這些生鮮電商平臺主打新鮮、配送快,主戰場在講求效率的一二線城市。但一線年輕人為了省事直接繞過買菜直接點外賣,為跟上年輕人不做飯的趨勢,很多房地產開發商也在將廚房變小。

“996”高壓下,年輕人根本沒時間做飯,配送再快又有什么用?

疫情后這兩年,生鮮電商賣的越多虧損越多,進一步驗證前置倉模式基本無法盈利。

資本早已嗅到前置倉難以為繼,2018年9月E輪融資過后至2020年5月,1年多時間里每日優鮮未獲得融資。

2020年12月,青島國資向每日優鮮戰略投資20億元,當時估值約30億美元。如今這20億元投資,已血虧10幾億元。

從全球經濟周期來看,隨著美聯儲開啟加息,軟銀愿景基金巨虧,過去那種大肆燒錢的時代正走向終結。

“風投之王”孫正義都沒錢燒了,生鮮電商的燒錢游戲亦將無以為繼。

每日優鮮早已意識到失去資本輸血的危機,過去兩年一直收縮戰線,盡快減虧。2020年以來大規模關倉,從2019年的1500個前置倉縮減到2021年的600多個。

燒光百億融資后,收縮戰線能否讓每日優鮮熬過寒冬,仍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