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 | 于斌

出品 | 潮起網「于見專欄」

在當下的移動支付時代,大部分的銀行都開通了支付寶提現服務,包括工商銀行、建設銀行等四大行在內的各國有,私有銀行都支持這一服務。

然而,近日有一家銀行卻宣布,停止支付寶提現業務。而且這家銀行居然還是螞蟻集團所屬的旗下銀行。

這家銀行既沒有線下店,也沒有繁瑣的手續流程,這樣一家看似有些虛無縹緲的銀行到底有什么底氣能脫離支付寶的提現業務而存在?

助力小微企業,成就網商銀行

網商銀行成立于2015年,是當年銀保監會批準的中國首批民營銀行之一。從建立伊始,網商銀行就定位于解決小微企業,個體戶,農戶等小微經濟主體的金融需求。

建立之初,網商銀行的收入僅20多億人民幣,而根據2021年財報,經過6年的發展網商銀行年營收已達139.03億元。利潤高達20億元。資產規模從當年的不到1000億發展至4000億。

網商銀行體量的變化并沒有改變其服務中小微經濟主體的初衷。2021年,網商銀行服務的中小微經營者已達4500萬人。用戶的年增長數量超過1000萬。

網商銀行利用平臺經濟,在天貓、淘寶上吸引客戶,解決了天貓、淘寶上大量商戶的貸款需求。同時網商銀行以小額貸款,快速放貸為特點。這一特點符合小微經濟主體的貸款需求。

網商銀行快捷、智能化的特點可能會讓人誤以為其用戶的主要增長點在一二線城市。但是網商銀行的用戶并不只是發達的沿海一二線城市,他們近幾年用戶的增長大量來自于縣城。西北部欠發達地區近年來的業務增長也十分顯著。

不只是城市,網商銀行還幫助農村的個體戶解決資金問題。在2020年前扶貧脫貧的熱潮下,網商銀行也乘著這股東風在農村遍地開花。

2021年網商銀行宣布,要在100個縣域產業帶內,給農村用戶提供無息貸款。這是一項十分具有挑戰性的項目。但網商銀行依舊迎難而上。

因此,網商銀行并沒有所謂巨人的自矜,他們并不熱衷于追逐高大上的大型企業,而是持續專注服務于小微企業和個人商戶。

同時農村用戶的增多并沒有帶來不良貸款率的增加。2021年財報顯示,網商銀行不良貸款率保持在1.5%,處于1.85%的合理區間。而農村貸款項目的不良貸款率也維持在1.5%左右,與其他類型的貸款基本持平。

不過,網商銀行的農村貸款項目也并非一帆風順。當初,網商銀行在農村曾經推出過一款名叫“旺農貸”的貸款產品。

當時一經推出,就收獲了不少農民的積極申請。但好景不長,很快“旺農貸”出現了大量壞賬。網商銀行立馬叫停了這個項目。

事后,網商銀行反思了這款貸款產品沒能成功的原因。首先,在農村他們獲取的數據單一,無法準確判斷農戶對于貸款的償還能力。其次,團隊對農民生活缺乏了解,也無法理解農村貸款中存在的各種風險。

在反思過后,網商銀行的團隊決定要和第三方合作,去獲得準確數據后,再去推廣新的農村小額貸款。他們找到了各地的縣政府,從縣政府那里拿到農戶的相關數據,從而獲得準確的信息來源,以判斷農戶對貸款的償還能力。

和政府建立合作關系后,網商銀行的農村貸款業務逐漸走上正軌,不良貸款率維持在可控范圍內,農民貸在鄉村像春種一樣廣泛地播撒開來。

而這就是網商銀行的一大特點,他們擁有很強的糾錯能力,同時在反思中進步,在不斷試錯中成長。由此,他們近五年不斷擴張,達到了現在的規模。

用戶為核心,科技改變商業模式

網商銀行雖然在落后地區開展業務,但是不意味著在這些落后地區沒有先進技術的運用。相反,網商銀行在運營中無時不刻都在關注新技術對銀行業務的發展乃至顛覆。

以農村為例,農民大多都是看天吃飯的,收成好壞往往會決定他們的貸款意愿。網商銀行根據這點,創造了衛星遙感信貸技術“大山雀”。利用衛星技術,對農田進行勘測,以預測收成。

目前這一技術已經可以運用在水稻、小麥、玉米、煙草等作物的勘測上。網商銀行的工作人員還會結合大數據,從氣候、行業景氣度等多個維度對農村貸款客戶進行分析,以確定其是否需要貸款,以及貸款額度多少。

除了農村市場,網商銀行還充分利用阿里系的平臺優勢。2016年網商銀行在阿里云平臺上線“信任付”,其最重要的產品賣點是先拿貨后付錢。這一貸款模式,充分考慮到小微企業的資金周轉問題。以短平快的方式解決了許多小微企業的燃眉之急。

這種短平快的模式運用到極致就是“310”貸款,即三分鐘申請貸款,一分鐘放款,0人工介入。網商銀行敢于用如此極致的方式放貸就在于其大數據系統的可靠性。

網商銀行推出的“大雁系統”根據區塊鏈,大規模圖計算等先進技術,對平臺上每一個小微企業用戶進行分析,無需大額擔保,同時還保證了相對較低的貸款違約率。

而網商銀行所依靠的區塊鏈技術也具有不可修改,去中心化的特點,因此具有較高的可靠性,這也就是為什么網商銀行至今不良貸款率保持較低水平的原因之一。

從目前網商銀行的發展態勢來看,它確實實現了其口號“無微不至”的內涵。一方面,對于小微企業的貸款需求做到了幾乎全方位的滿足。另一方面對于全國各地的小微企業和小個體戶網商銀行也都給予了他們貸款上的支持。

在網商銀行的幫助下,小微企業得以以更快的速度發展,同時不必過于擔心資金問題,從而從電商資金周轉問題中解脫出來,更專注于其他業務。

但同時,網商銀行也并不是在小微企業上偏科發展。海爾、蒙牛等大型企業也都接入了網商銀行的金融網絡,和網商銀行有著廣泛的合作。

取消支付寶提現,網商銀行放飛自我

網商銀行取消支付寶提現,讓許多人措手不及。也讓很多人對其未來感到擔憂。

畢竟網商銀行借助阿里系的平臺而起,而支付寶又是阿里平臺中最重要的產品。少了支付寶提現功能,可能會導致網商銀行客戶大減。

但是實際上,這并不意味著網商銀行和支付寶的關聯直接斷掉?,F在仍然可以通過將支付寶轉出到綁定銀行卡上,再由銀行卡轉入網商銀行。

不過我們也不能忽視取消支付寶直接提現對網商銀行的負面影響。畢竟之前網商銀行提現是不收取手續費的,這比其他銀行支付寶提現多出的優勢現在已經蕩然無存??隙ㄓ幸徊糠钟脩魰虼诉x擇不繼續使用網商銀行。

而網商銀行會因此沉淪么?這需要看一看網商銀行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并且支付寶停止提現會不會傷及網商銀行的核心競爭力。

網商銀行能夠做大做強,不只是靠阿里系平臺的加成。其方便快捷的貸款方式,強大而全面的大數據運算加持下的風險控制能力,遭遇挫折強有力的糾錯機制和反思能力。這才是網商銀行能夠做大做強的關鍵。

而叫停支付寶提現功能,并沒有對這些能力造成損害,它只是減少了阿里系平臺對網商銀行流量的部分加成。

平臺經濟的作用主要在于快速幫助網商銀行成長起來。而在網商銀行如今已經漸漸羽翼豐滿的現在,是時候扔掉一些拐杖,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了。

網商銀行也在尋找新的擴張方式,全國工商聯在2022年和網商銀行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一同助力小微企業和村鎮企業的發展。

網商銀行近日還和中關村擔保依托公司推出了小微企業批量擔保融資業務服務,繼續致力于解決小微企業貸款難,周轉難的問題。

顯然,和政府機構加強合作會成為網商銀行接下來發展的重點,畢竟政府擁有最為廣泛的大數據資料,加強與政府的合作能夠更好地發揮網商銀行云計算能力的優勢。

相信螞蟻集團也不希望網商銀行和阿里系平臺徹底綁死,畢竟在平臺經濟監管日益嚴格的當下,網商銀行早日脫離平臺經濟有利于其走的更遠。

結語

網商銀行為代表的沒有線下店面的互聯網銀行是移動支付時代的新興產物。它的出現預示著新型銀行可能以一種更加便捷化、輕資產化的形式運作。

而網商銀行停止支付寶的免費提現功能,并不會對其造成致命的打擊。相反,這可能是螞蟻集團讓網商銀行獨立于阿里系平臺運營的一個開始。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網商銀行將成為下一個支付寶,顛覆人們對于移動支付乃至金融產品的認知和使用習慣。而在這樣的時代大潮之下,網商銀行更像是一股清流,在為行業帶來變革的同時,也為金融服務行業,帶來了另一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