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探客深科技

作者 | 尹太白

編輯 | 蛋總

對于平板電腦行業而言,2010年1月27日是一個劃時代的日子。

當天,在舊金山舉辦的蘋果春季新品發布會上,時任蘋果CEO史蒂夫·喬布斯身穿黑色T恤衫和牛仔褲,在臺下觀眾此起彼伏的歡呼聲中捧起了第一代iPad,他用手指在屏幕上劃來劃去,向外界展示了音樂、閱讀、游戲等一系列功能。

喬布斯認為,在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之間應該有一個屬于新設備品類的空間,而iPad便是新設備品類的具象化產物,喬布斯甚至稱贊其為“神奇而革命性的設備”。

客觀而言,盡管蘋果并不是最早推出平板電腦的廠商,但無論是從市場份額或者受關注程度來看,iPad的確開創了平板電腦的盛世。

出貨量證明了一切。2010年4月3日,第一代iPad正式開售,然而僅一天時間,蘋果便宣布已售出30萬臺。在第一代iPad發布10個季度后,其出貨量累計突破了一億臺,相比之下,iPhone達到相同的出貨量則足足花費了16個季度。

不過,平板電腦的輝煌時期并不長久。在2015年和2016年全球平板電腦出貨量分別同比下跌10.1%和15.6%時,“平板電腦必死”的論調一度甚囂塵上,此后幾年,全球平板電腦的市場規模一直持續縮水。

直到新冠疫情全面爆發后,受到線上授課和移動辦公需求的影響,平板電腦出貨量才在2020年二季度結束了萎靡不振的狀態,轉向正向增長,進入2022年后,沉寂已久的平板電腦市場再次煥發了新的生機。

一個極為典型的現象是,智能手機廠商正持續加碼平板電腦業務:

2022年4月,vivo發布了旗下首款平板電腦vivo Pad;

3月,華為發布了HUAWEI MatePad 10.4英寸,向全能型智慧平板電腦轉型升級;

2月,OPPO發布了旗下首款平板電腦OPPO Pad;

同一時間,三星也發布了平板電腦Galaxy Tab S8系列,而在此之前,小米重啟了暌違三年的平板電腦業務,榮耀在維穩智能手機業務之后也馬不停蹄地發布了平板電腦產品。

有數碼博主向「探客深科技」透露,與OPPO淵源頗深的realme將一口氣發布三款平板電腦產品,而且還會推出由日本知名設計大師深澤直人操刀設計的大師探索版,沖擊高端市場。

該數碼博主還表示,Redmi旗下首款平板電腦Redmi Pad最早將于5月份面市,并且會延續Redmi一貫的高性價比路線。

“智能手機廠商切入平板電腦賽道的目的很簡單,一方面是疫情之下平板電腦的市場需求旺盛,加碼平板電腦業務能帶來一定的業績增長;另一方面是智能手機廠商都在積極布局各自的產品生態以拓寬護城河,而平板電腦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敝悄苁謾C行業人士羅偉向「探客深科技」解釋道。

跌宕起伏的平板電腦行業,在線上授課和移動辦公需求的影響下,真的會迎來第二春嗎?

1、新增長曲線

在平板電腦市場中,蘋果依然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市場調研機構IDC的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平板電腦出貨量為1.688億臺,較2020年增長3.2%,蘋果穩坐第一名寶座——2021年其平板電腦出貨量為5780萬臺,相當于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出貨量總和,同比增長8.4%,市場占有率增至34.2%。

其次是三星,2021年其平板電腦出貨量為3090萬臺,同比增長3.8%,市場占有率為18.3%。而聯想、亞馬遜和華為位列第三至五名,出貨量分別為1777萬臺、1610萬臺和970萬臺,市場占有率分別為10.5%、9.5%和5.7%。

具體到中國市場,2021年中國平板電腦出貨量約為2846萬臺,同比增長21.8%,創下了近七年出貨量最高增幅,其中,蘋果和華為的市場占有率合計接近80%,中國平板電腦市場基本被兩者分食殆盡。

不過,平板電腦賽道上的新入局者并不缺少突圍的機會。

根據IDC的預測,2022年中國平板電腦出貨量預計為3064萬臺, 同比增長7.1%。消費者對于大屏終端在娛樂、教育和辦公等場景的使用習慣逐漸養成,并推動中國平板電腦市場延續增長的趨勢。

事實上,智能手機廠商紛紛押注平板電腦業務,少不了智能手機行業正在經歷寒冬的原因。

根據市場分析機構Canalys的數據,2022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3.112億臺,同比下降11%,繼續保持下跌態勢。值得一提的是,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下跌的情況已經延續了五年之久。

羅偉認為換機周期延長背后折射出的是消費觀念正逐漸趨于理性,“更換新款智能手機已經不再是多數消費者的剛需,即便更換新機,也是根據自身實際需求選擇高性價比的機型,而不是盲目跟風和盲目消費?!?/p>

多位消費者也均向「探客深科技」表示,2020年甚至更早之前發布的智能手機至今依然能夠滿足生活、娛樂和工作需要,沒必要年年換新機。

數碼產品愛好者楊松曾是嘗鮮派中的一員,但現在其換機動力明顯下降。楊松將原因歸結于兩個方面,一是換機成本太高;二是新款智能手機帶來的使用體驗提升十分有限。

“智能手機一年比一年難賣,手機經銷商們生存艱難?!本C合手機品牌經銷商李陽能明顯感覺到智能手機的行情已經大不如從前。

“從2021年年中開始,收入幾乎大幅下滑,相比之前,現在更換屏幕、電池的消費者變多了,購買新機的消費者變少了?!崩铌栂颉柑娇蜕羁萍肌贡硎?,“肯定有疫情不斷反復的因素,但疫情只是‘加速器’,本質上還是智能手機創新力不足,很難再有眼前一亮的功能與設計,因而無法激起消費者的換機欲望?!?/p>

智能手機的生意越來越難做,李陽對此早有預料,但預料之外的是,此前無人問津的平板電腦如今帶來的收入已經和智能手機的收入旗鼓相當。

“華為的平板電腦賣得最好,一個月差不多能賣出30余臺,價位主要集中在1000-3000元,大多是買來給學生上網課用的,2021年時甚至有幾次賣斷了貨?!崩铌柣貞浀?。

在羅偉看來,平板電腦業務雖然為智能手機廠商帶來了一定的業績增長,但增長實則難以持續下去。

“平板電腦更新換代的周期比智能手機更長,比如蘋果明確指出iPad的使用壽命為3-4年,遠遠高于智能手機的換機周期,平板電腦帶來的業績增長難免會面臨周期性的影響。不過,擁有更多應用場景的平板電腦的確是智能手機廠商搶奪市場的一個重要籌碼,在短期內,平板電腦的出貨量仍將保持增長?!绷_偉解釋道。

2、面臨諸多困境

介于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之間的新設備品類讓平板電腦獲得了生存和發展空間,但同時也使其面臨著定位難以界定的尷尬局面。

“平板電腦像是大一號的智能手機、小一號的筆記本電腦,由于沒有具體的使用場景導致閑置率很高?!睏钏上颉柑娇蜕羁萍肌贡硎?,“辦公需求可以被筆記本電腦取代,娛樂、社交等可以在智能手機上實現,雖然平板電腦適用于各個場景,但相應的功能卻始終差強人意?!?/strong>

自第一代iPad發布以來,消費者對于平板電腦的認知一直是“偏向娛樂的大屏設備”,但在蒂姆·庫克執掌蘋果后,其主導推出的iPhone 6 Plus從原本4英寸屏幕擴大至5.5英寸屏幕,正式宣告了大屏智能手機時代的到來。

此后,大屏智能手機迅速成為主流并普及開來,且超薄筆記本電腦也幾乎在同一時期出現,導致平板電腦與前兩者的產品及定位區隔進一步變窄,逐漸淪為一種非?!半u肋”的產品,甚至成為大屏智能手機的附屬品。

喬布斯設想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各司其職的局面被大屏智能手機和超薄筆記本電腦打破,重新界定平板電腦的定位已勢在必行。

2015年9月10日,在蘋果秋季新品發布會上,iPad Pro正式問世。庫克稱其為“iPad誕生以來最大的iPad”,達到了“桌面級別的性能”,具配備了“游戲主機級別”的GPU。

此外,分屏功能被首次整合到iPad上,且iPad Pro還配備了鍵盤和手寫筆,在嘗試了多年的娛樂設備定位之后,平板電腦開始向“生產力和創造力工具”定位艱難轉型。

在iPad Pro之后,蘋果并沒有停止探索平板電腦定位的腳步。

2018年3月27日,在蘋果春季新品發布會上,蘋果推出了針對教育市場的2018款iPad,打開了“智能教育硬件”的定位——其適配了20萬個教育APP,學生通過iPad的虛擬界面就能完成學習和實驗。

至此,蘋果帶領平板電腦行業完成了從娛樂到生產力再到教育市場的定位轉型。

與此同時,華為也為平板電腦的定位做出了不小貢獻,比如其通過開發多屏協同功能,打通了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和筆記本電腦之間的連接,也為平板電腦挖掘出了更多的應用場景。

如果說“定位難以界定”讓平板電腦貼上了“雞肋”的標簽,那應用適配性差則嚴重制約著消費者的購買意愿。

一位軟件開發工程師告訴「探客深科技」,平板電腦之間存在著系統不同、尺寸不同以及豎屏使用和橫屏使用等諸多復雜的情況,如果一款平板電腦的銷量不高,那么適配工作只會優先考慮大部分消費者使用的平板電腦型號,“其實適配工作本身并不困難,但困難的是適配市面上所有不同尺寸、不同系統的平板電腦?!?/p>

“應用適配性差或者壓根沒有適配的平板電腦,使用起來簡直就是災難?!睏钏赏虏鄣?,“一些應用開發商并沒有針對平板電腦端進行適配和優化,只是將應用界面根據平板電腦屏幕尺寸按比例放大,在視覺體驗方面還能忍,但在一些功能使用方面就會嚴重破壞用戶體驗。關鍵是平板電腦廠商對此幾乎束手無策,只能等待應用開發商推進適配工作?!?/strong>

相比被動等待應用開發商適配,華為選擇主動出擊,其推出的“平行視界”支持應用同時獨立雙開,還能獨立操作,不僅解決了平板電腦上大多數應用不支持橫屏使用的問題,還極大提升了使用效率。

“平板電腦廠商單方面的努力只能暫時緩解應用適配性差的問題,而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前者仍需積極推動應用開發商的適配工作,但在一些平板電腦出貨量不占優勢的前提下,注定會是一場漫長的博弈?!绷_偉向「探客深科技」表示。

3、轉折點已至?

客觀而言,新冠疫情的確為平板電腦行業帶來了轉機。

疫情爆發之后,課程被迫遷移到了線上,而學生的網絡課程進一步激活了平板電腦的使用需求,整個行業也出現了爆發式增長。2020年,全球平板電腦出貨量大幅提升13.56%,一舉扭轉了此前的頹勢。

多位學生家長也向「探客深科技」證實,平板電腦已經從可有可無的玩具,變成了必備且實用的學習工具。

羅偉察覺到,在疫情的催化下,平板電腦行業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針對特定群體和場景,似乎已經成為平板電腦行業的發展方向,比如在線教育和平板電腦結合,就產生了教育平板電腦這一細分品類?!?/p>

與普通平板電腦相比,教育平板電腦主要面K12學生群體,無法隨意安裝軟件,且不能玩游戲,同時還擁有家長后臺管理系統,其通過配置豐富的學習資源和學習功能,從而專注于教育市場,服務于線上授課場景。

盯上這一細分賽道的平板電腦廠商不在少數,比如百度和科大訊飛的教育平板電腦對娛樂功能進行了“閹割”;榮耀和華為的教育平板電腦內置了教育APP,囊括學生各個階段的課程;聯想的教育平板電腦允許家長遠程管理,限制學生使用時間。

“與在線教育結合是平板電腦行業一個很好的增長點,可以帶來一定的增長空間?!绷_偉分析道,“硬幣的另一面是,教育平板電腦意味著受眾群體比較有限,難以支撐業績實現大幅提升?!?/strong>

除了與在線教育結合,與移動辦公結合也成為平板電腦行業的另一個增長點。

“移動辦公場景下,‘二合一’平板電腦帶來了巨大的便利和想象力?!崩铌栂颉柑娇蜕羁萍肌贡硎??!啊弦弧桨咫娔X與普通平板電腦幾乎相同,但區別在于屏幕可以隨時拆卸,并且接口更多,擁有更強的拓展性,由于大多搭載的是Intel酷睿處理器,因此性能也比普通平板電腦強很多?!?/p>

“二合一”平板電腦兼具便攜性和生產力,恰好符合移動辦公群體的需求。目前,“二合一”平板電腦雖然與筆記本電腦的差距仍然較大,但隨著芯片的升級以及應用的適配和優化,“二合一”平板電腦有望成為移動辦公群體的主流設備。

目前,線上授課和移動辦公已成為平板電腦行業的新增長點,但僅僅依靠這兩個應用場景似乎仍然無法帶動整個行業復蘇。

“對于平板電腦廠商而言,匹配更多的應用場景,積極開拓新的細分賽道,或許才是平板電腦行業扭轉頹勢的根本。線上授課和移動辦公為平板電腦行業帶來的究竟是第二春還是曇花一現,時間會給出答案?!绷_偉說道。

*文中羅偉、楊松、李陽均為化名;文中題圖來自:攝圖網,基于VRF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