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頸期需要“不破不立”,解鎖下一個新賽道,或者一個新市場。

在光伏產業的20余載歷史中,其與生俱來的半導體屬性和產業周期性,使得短暫勝利者常有,坐穩王座者少見,常常上演將前浪拍在沙灘上的戲碼。

而今,即便光伏產業發展得如火如荼。問題卻依舊存在。

在上游硅料持續緊缺的背景下,各企業的盈利能力卻千差萬別,還存在著產品同質化嚴重的問題,這使得企業間的競爭異常激烈。

隨著未來各環節產能擴張,競爭還會進一步加劇,這對光伏企業來講,無疑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5月10日,隆基股份(601012.SH)發布公告稱,5月16日起證券簡稱變更為“隆基綠能”。

在此背景下,更名透露出隆基什么樣的戰略意圖?是形式大于內容還是有的放矢?光伏龍頭隆基將何去何從?

01 組件垂直一體化的優勢不再

2022年的一季報已經出爐。光伏產業卻透露著與眾不同。

歷年來,由于受到年末搶裝和春節的影響,第一季度往往是淡季。不過,今年的Q1卻異?;馃?。

據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2022Q1國內光伏新增裝機13.21GW,同比增長148%,其中分布式占比近70%;組件出口41.30GW,同比增長108.5%。

常理推斷,如此火熱的市場,想必光伏產業第一季度肯定業績爆表。

然而,實際情況卻出乎意料,有的企業賺得盆滿缽滿,有的企業卻未見增長。

繼2020、2021年之后,硅料企業再度迎來業績爆發時刻,通威股份(600438.SH)第一季度凈利潤高達51.94億元,同比增長513.01%,營收246.85億元,同比增長132.48%。

大全能源(688303.SH)、特變電工(600089.SH)凈利潤分別為43.12億、31.22億元。三大硅料企業,憑借硅料的高價和擴產,分別坐穩光伏產業凈利潤前三位置。

而曾經的王,隆基股份凈利潤為26.64億,同比增長6.46%,營收185.95億,同比增長17.29%,業績對比硅料相形見絀,再度出現毛利率下滑,增收不增利的現象。

要知道,在2021年,隆基的增長能力便已經出現下滑,年度凈利潤90.86億,僅同比增長6.24%。

其余組件廠商雖然實現雙增,但是盈利能力和硅料廠明顯不是一個級別。晶科能源(688223.SH)第一季度實現增長,營收為146.81億,但盈利僅僅4.36億;天合光能(688599.SH)營收152.73億,盈利5.43億,晶澳科技(002459.SZ)營收123.21億,利潤7.50億。

毫無疑問,光伏產業的重心仍舊在硅料環節。

5月12日,索比光伏網數據顯示,多晶硅16連漲,最高成交價26.6萬元/噸。

這種狀況從長江證券整理的光伏各環節毛利率看得更加清晰。

造成現在產業鏈發展不均衡的現狀自有其必然性。

對于一個基礎薄弱的新興產業,發展的初級階段必然是集中資源,進入技術壁壘較低的環節,跑馬圈地,占山為王。

下一階段,則是國產化替代,打通資本密集和技術密集的環節。而后,便是資源整合,通過產業一體化的策略來降低成本。

光伏產業同樣如此。

中國光伏產業歷經二十余載,產業格局也在時刻發生著變化。

2000年初,光伏在當時還是個新興產業,核心技術掌握在外國手中,國內各廠商從低門檻的組件環節進軍,恰逢歐洲需求旺盛,在政府扶持和人工成本優勢下,以尚德(STP.US)為首的國內廠商成功突圍而出。

隨著國內廠商發展壯大,進一步向資本密集和技術密集環節邁進,逐步打破各環節技術瓶頸,實現國產化替代,誕生了諸多細分賽道龍頭。比如硅料龍頭隆基股份,電池片龍頭通威股份,組件龍頭晶科能源。

而后,競爭愈加激烈,2014年,隆基率先走向了一體化的道路,業務向太陽能電池、組件的研發、制造和銷售拓展,并逐步成長為光伏全產業龍頭。

隨后,為保證利潤,晶澳、晶科、天合光能、阿特斯(CSIQ.US)等組件廠商走向了一體化進程的道路。

尤其在2021年,組件垂直一體化趨勢進入白熱化階段,大部分組件企業硅片和電池產能可以達到組件產能的80%左右。

但與此同時,長江證券整理的數據顯示,一體化策略帶來的回報卻逐步走低。

現階段,各廠家產品同質化嚴重,從技術指標來看都可以做出大尺寸硅片和組件,光電轉換效率差別不大,基本上都可以做到21%以上,產品差異性較小。

在產業倒逼一體化趨勢之后,一體化已成為行業標配,與先行者隆基的差距便進一步縮小。超額利潤也就蕩然無存了。

硅片、電池、組件的技術門檻已經愈加模糊,各路資本繼續瘋狂涌入。即便需求向好,可產能過剩已成必然。產業鏈話語權逐步喪失,其結果便是利潤下滑,進而迎來一輪慘烈的價格戰。

可能有的朋友會產生疑問,為什么不去做硅料一體化?熟悉的朋友應該都知道,硅料這門生意并不好做,每萬噸投資成本高達8-10億元,還存在著天價折舊費用,隨便幾百億就進去了。

建設周期高達18個月,再加上半年產能爬坡時間,量產時間達兩年之久,并且需要定時檢修,產能彈性較小。

此外,電費高達成本的三分之一,不具備發電廠和電價區域優勢的企業沒有資格參與進來。

別看今日硅料廠春風得意,其實,剛剛經歷過十幾年之久的擴張后遺癥,如此典型的重資產行業負債度日的感覺,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每當提起這段歲月,業內人士也是意難平。以至于需求去年向好時,除了通威外,其它企業一直不敢擴充產能。

因此,即便行業龍頭隆基想要整合上游硅料也鞭長莫及,只能通過合資或戰略合作的形式參與進來。

在此背景下,隆基想要保住自己的龍頭地位難上加難,如何面對愈來愈卷的光伏產業,隆基將何去何從?

最近更名為隆基綠能,展露了其戰略意圖——那便是拓寬賽道,除了光伏業務外,全民進軍綠色能源。

其最具亮點的新業務是光伏建筑(BIPV)和氫能源,我們依次進行分析。

02 BIPV難啃

其實,隆基股份對BIPV很早之前便已開始布局。

隆基的首款BIPV產品“隆頂”于2020年7月便已經下線。除了產品的推進外,也在積極進行業務戰略整合。

2021年3月4日,隆基股份發布公告,擬以協議轉讓方式現金收購森特股份(603098.SH)27.25%股份,作價16.35億元。隆基股份將成為森特股份的第二大股東。

收購森特股份的戰略意圖十分明顯,那便是充分發揮森特股份在建筑屋頂設計、維護上的優勢,進軍萬億BIPV市場。

國家政策背書下,676個市縣整縣推進分布式光伏建設,黨政機關建筑屋頂總面積可安裝光伏發電比例不低于50%。

學校、醫院、村委會等公共建筑屋頂總面積可安裝光伏發電比例不低于40%;工商業廠房屋頂總面積可安裝光伏發電比例不低于 30%;農村居民屋頂總面積可安裝光伏發電比例不低于20%。

結果是顯著的。這兩年,分布式光伏取得了突飛猛進的進展,大幅超過集中式裝機量,作為最重要的分布式應用場景,BIPV市場空間廣闊。

不過,挑戰同樣存在,風口必然迎來資本追逐,各大企業早已摩拳擦掌。東方日升(300118.SZ)推出系列產品“超能瓦”,固德威(688390.SH)發布了三款光電建材產品“旭日瓦”、“北極瓦”、“星宇瓦”,晶科、天合也紛紛推出產品。

不光于此,在資本層面上,各大企業也采取了戰略合作或入股的形式,深度綁定相應建筑結構類企業以加強競爭力。

比如,福斯特(603806.SH)和鋼結構龍頭東南網架(002135.SZ)共同出資建立分公司。晶科能源、防水龍頭科順股份(300737.SZ)、凱倫股份(300715.SZ)也開始入局。

這條未來的藍海賽道已經燃起了戰火,可以預判的是一將功成萬骨枯。隆基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03 電解槽挑戰重重

3月24日,國家發改委發布《氫能產業發展中長期規劃(2021-2035年)》,首次明確氫能是未來國家能源體系的組成部分,充分發揮對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支撐作用。

我國氫能源產業仍舊處于起步階段,氫能產業基礎不完善,核心技術缺失,這些都為國產化替代提供了先決條件。

我們曾共同見證新能源車以及光伏產業的崛起,在此期間誕生了諸如寧德時代(300750.SZ)、隆基股份等優秀的企業。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氫能技術與市場發展方興未艾、產業格局并未形成。

如同新能源車與光伏一般,氫能源未來將涌現出一大批企業。此乃突圍而出的最好時機,先入關中者為王,群雄逐鹿皆有機會。

在這條產業鏈上,制氫是極其重要的一環,作為上游資源,只有綠氫做到平價,方能進行大面積推廣。只有具備了經濟性,下游的應用才能真正開展。

制約綠氫發展的關鍵便是成本,綠氫生產成本中占比最高的為電力和電解槽,占比分別為50%和40%,所以降低電價和電解槽成本是中國實現綠氫工業化、規?;膬纱蠛诵沫h節。

電力方面,則仰仗于隨著光伏、風電的進一步降本。未來幾年國內部分可再生資源優勢區域,其度電成本達到0.1-0.15 元/KWh,屆時,電力成本已然不成問題。

電解槽方面,國內PEM電解項目規模較小,當前國內交付使用的設備大多是小型電解槽。而降本的路徑需要更大的槽體、更優質的制造工藝,以及技術環節的精進和材料的優化。

毫無疑問,目前綠氫卡脖子的瓶頸在于電解槽設備。

2021年10月16日,隆基氫能科技有限公司首臺堿性水電解槽下線儀式,單臺電解槽的氫氣制備能力達1000Nm3/h及以上水平,同時兼顧“多臺大型電解槽對應一套氣液分離系統及氣體純化系統”,提高了大規模制氫工廠的集約性。

據悉,隆基的電解水技術已進入行業領先隊列,隆基氫能將形成500MW電解水制氫裝備產能,未來五年內產能將達到5-10GW,2022年具備大規模產品交付的能力。

隆基的“綠氫+綠電”的模式頗具看點,從光伏領域的制造優勢擴大到綠氫,進行有機結合,具備先發者優勢。

不過,國內廠商同樣嗅到這一未來商機,也開始了積極探索。PEM電解水技術的推進逐步提速。

2021年3月18日,陽光電源(300274.SZ)重磅發布了“SEP 50”PEM電解槽。該產品單槽功率250kW,是國內首款量產的50標方PEM電解槽。

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中船重工集團718研究所等單位正開展PEM純水制氫設備的研究與制造。

中石化(600028.SH)、三一重工(600031.SH)、龍蟠科技(603906.SH)等也在重點關注PEM水電解制氫。

電解水制氫業務未來競爭同樣激烈。

04 結語

任何一個產業的發展過程中都會在某個時間段面臨瓶頸,這時,需要尋求一個“不破不立”的契機,比如解鎖一個新賽道、或者新產品,否則便會失去成長空間。

如同當年,華為的電信業務超過愛立信后,這一產業也陷入了飽和的瓶頸。在這一時刻,華為找到了智能手機這一出路。

隆基股份并沒有安然處之,而是積極拓寬賽道,更名為隆基綠能,無疑表達了其尋求新增長曲線的戰略意圖。

實現該戰略中的兩條重要規劃便是BIP +電解水設備。

然而,各路資本同時也在積極進行布局。這兩塊新興的業務產業基礎仍舊不完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龍頭出現,基本上都處在同一起跑線上。難分伯仲,軍備競賽已成定局。未來競爭態勢如何,猶未可知。

不過,可以斷定的是,在國內資本積極探索下,必然開花結果,最終會對雙碳目標的達成產生巨大貢獻。

而我們每個人都將是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