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23年的讀書郎第三次闖關港交所。

5月18日,讀書郎教育控股再次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募集資金主要用于深化經銷網絡及強化其他地域擴張及滲透、提升教材開發能力及進一步多元化數字化教輔設備等,此前公司曾兩度遞交招股書。

平板銷售均價三年漲30%

在招股書中,讀書郎將自己定位為智能學習設備服務供應商,公司主要業務是設計、制造、開發和銷售各種嵌入全面數字化教輔資源的智能學習設備,具體產品包括學生個人平板、智慧課堂解決方案、可穿戴產品和一些智能配件。

2019年至2021年,讀書郎分別實現營業收入約為6.7億元、7.34億元和8.13億元,同期實現凈利潤分別為6943.5萬元、9201.3萬元和8214.6萬元,2021年毛利率下滑最終導致公司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局面。

一直以來,智能學習硬件設備的銷售都是讀書郎營收的主要支撐點,報告期內學生個人平板分別為讀書郎貢獻了80.8%、90.6%和86.7%的收入。

2019年至2021年期間,讀書郎學生個人平板的總出貨量基本維持穩定,分別為45.69萬臺、48.46萬臺和45.88萬臺,但同期來自學生個人平板產品的銷售收入卻出現大幅提升,分別約為5.42億元、6.65億元和7.05億元。

讀書郎也在招股書中提到公司學生個人平板產品收入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售價較高的升級款產品型號比例普遍增加導致的。目前,讀書郎產品的終端零售價約在2000元/臺至5000元/臺,而公司為經銷商設定的購買價格約是同期對終端客戶設定建議零售價的52%。

根據上述數據簡單計算,相同報告期內公司學生個人平板產品的平均售價分別為1185.16元/臺、1372.06元/臺和1536.62元/臺,短短兩年時間,讀書郎學生個人平板銷售均價上漲約30%。

硬件設備業務毛利率大幅收縮

其實隨著創新性的降低,硬件也越來越不好做。2017年,讀書郎開始試圖用內容助力硬件銷量增長,公司組建教育研究院并開始提供雙師直播課等,后期還推出教學一體化系統及智慧課堂等解決方案。

不過,從最新的數據來看依然收效甚微,報告期內公司智慧課堂解決方案收入占比分別為1.2%、3.1%和2.9%,收益增長在2021年近乎停滯,而其中絕大部分依然來自相關設備銷售收入。

同時讀書郎業務重心所在的硬件設備也遭遇難題。一方面除了學生平板,其他設備產品收入驟降,由于主要客戶訂單的減少,公司以智能手表為主的可穿戴設備收入占比由2019年的16.7%下降至2020年的4.3%。

2021年公司就產品型號的清倉銷售以及升級版智能手表型號被市場認可后,收入占比略微回升至6.6%,但期間讀書郎關于智能手表的產能利用率卻因此出現大幅波動,報告期內分別為76.7%、16.4%和30.8%。

另一方面,2021年集成電路及顯示屏等若干原材料在全球范圍內的暫時性短缺導致公司原材料成本增加,讓讀書郎本就下滑的毛利率雪上加霜。報告期內,讀書郎整體毛利率分別為26%、27.5%和20.8%,同期凈利率分別為10.4%、12.5%和10.1%。

細分來看,從2019年到2021年,讀書郎學生個人平板業務毛利率由28.2%下降至20%,其中設備毛利率更是從21.1%下降至9%,同期智慧課堂解決方案業務毛利率也從29.6%下降至19.8%。

在各大廠商紛紛踏入布局智慧教育領域時,讀書郎在下沉市場優勢似乎并不顯眼了。

下沉市場經銷商增量不增效

2020年借勢疫情,讀書郎布局線上經銷商和自營網絡平臺,相關渠道銷售額快速增長,但到目前線下經銷商依然是公司實現產品銷售最主要的渠道,報告期內,該渠道銷售占比分別為91.7%、85%和85.5%。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讀書郎共簽約了132個線下經銷商,后者總共控制著遍布344個城市的4523個銷售點,而這些銷售點絕大部分位于三線及以下城市。

事實上,這也與讀書郎的市場定位有關,公司認為目前低線城市仍存在巨大的市場機會和未被滿足的學習需求,因此在2019年至2021年期間,位于三線及以下城市的銷售點數目占公司全部銷售點數量的比重分別為68.6%、69.7%和70.9%。

2019年至2021年,讀書郎經銷商分別凈增加4家、28家和37家,而同一經銷商往往控制著多個銷售點,因此讀書郎同期銷售點分別凈增加40個、480個和916個。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結合公司整體收益增長情況來看,讀書郎將銷售點的增加轉化為利潤增加的效率并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