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讀書郎教育控股有限公司(下稱“讀書郎”)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擬主板掛牌上市,中信建投國際與麥格理擔任聯席保薦人。

編輯 | Arti

本文僅為信息交流之用,不構成任何交易建議

讀書郎創始人陳智勇早年曾加入教育電子產品提供商小霸王,工作八年后離開,并于1999年創立讀書郎,為中小學生、家長及學校教師設計、開發、制造和銷售各種嵌入全面數字化教輔資源的智能學習設備。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按總零售市值計,2021年讀書郎在中國的智能學習設備服務供應商中排名第二;按總設備出貨量計,在中國的智能學習設備服務供應商中排名第五。

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讀書郎營收分別為6.69億元、7.34億元和8.13億元;利潤分別為6943.5萬元、9201.3萬元和8214.6萬元。銷售及經銷開支分別為6349萬元、7416萬元和7306萬元,分別占同年總收入的約9.5%、10.1%和9%。

截至最后實際可行日期,讀書郎注冊用戶累計超過540萬名。截至2022年4月,于過往12個月的月活躍用戶超過140萬名。

讀書郎目前主要業務包括設計、開發、制造和銷售各種智能學習設備,包括學生個人平板、智慧課堂解決方案、可穿戴產品和一些智能配件。該公司的智能學習設備嵌入全面數字化教輔資源,主要是同步預習、復習及學習材料,是對中國中小學生校內學習的補充。

從收入構成來看,讀書郎的絕大部分收入來自學生個人平板,含硬件設備銷售、數字化教輔資源及服務。2019-2021年期間,讀書郎學生個人平板營收分別為5.41億元、6.65億元和7.05億元,分別貢獻當年營收的80.8%、90.6%和86.7%。

讀書郎學生個人平板面向6-18歲的小學和中學生,售價在2000元至5000元之間。2019-2021年期間,每年總出貨量分別為45.69萬臺、48.46萬臺和45.88萬臺。

2019-2021年,智慧課堂解決方案總設備出貨量分別為7100臺、21300臺和19900臺,已分別向65所、50所和113所學校提供智慧課堂解決方案,每臺零售價在1998元至4898元之間??纱┐鳟a品,即智能手表在此期間的總出貨量分別為38.09萬臺、11.22萬臺和18.85萬臺,零售價在390元至1000元之間。

讀書郎所在的教育硬件市場競爭激烈。

雖然“雙減”政策澆滅了在線教培行業的火熱,但需求依然旺盛,再加上疫情影響下學生居家學習成常態,家長對傳統輔導、培訓的蓬勃需求,正加速轉化到智能教育硬件產品。

在此環境下,在線教培老將、傳統教育硬件巨頭以及手握技術優勢的互聯網巨頭與AI名企接連進場。

自去年年底至今,智能教育硬件新品接連登場。掌門教育發布AI學習機,作業幫推出小鹿寫字筆、喵喵機電子單詞卡,新東方推出智能詞典筆,好未來亦宣布轉型探索智能硬件;同時,科大訊飛AI學習機、小度智能學習平板、優必選AI練字筆也相繼推出,更有阿里、字節跳動等一眾互聯網大廠切入教育市場。

以學習機的細分賽道為例,不僅有步步高和優學派兩大傳統品牌,猿輔導、掌門(NYSE:ZME)、新東方(NYSE:EDU)等教育科技公司也都已瞄準這一領域??拼笥嶏w(002230.SZ)甚至定下今年學習機收入增長超200%、“十四五”末做到年收入100億的目標。2020年4月華為也發布一款定位學習教育市場的華為MatePad。

讀書郎的差異化打法是——瞄準下沉市場。其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的344個城市共計擁有4523個銷售點,2019年至2021年,位于三線及以下城市的銷售點數目占比分別約68.6%、69.7%和70.9%。不過,其經銷體系深度依賴第三方經銷商,這也為其銷售帶來很大風險。

從毛利率來看,讀書郎與競爭對手差距明顯。此前優學天下招股書曾顯示,科大訊飛的教育產品和服務2018-2020年的毛利率在50%以上,視源股份和優學天下的毛利率也都在30%,而讀書郎2019-2021年毛利率分別僅為26%、27.5%與20.8%。

讀書郎表示,未來IPO所得資金將主要用于深化經銷網絡改革,并強化其地域擴張和滲透;研發信息技術和基礎設施并增強整體技術優勢;以及提升教材開發能力并進一步多元化數字化教輔資源等。

如今,智能教育硬件已經邁入多樣化發展的階段,隨著各個玩家的硬件新品更集中地走向落地,2022年,已被視作智能教育硬件賽道的拐點之年。

目前來看,單純的創新產品形態、豐富功能,還不足以真正解決用戶學習需求,智能教育硬件的玩家如何真正從軟件、硬件和內容出發,打造輔助教育并真正促進技術普惠的產品,才是智能教育硬件賽道的核心競爭點。

注:本文素材來源于互聯網公開渠道,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內容所述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作為指導依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