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聯社5月20日訊(記者嚴梓琪)地產企業違約風波不斷,中資地產美元債風險如何化解,市場高度關注。財聯社記者獲悉,2021年以來,中資地產美元債進行“交換要約”已超83億美元,此外,我國四大AMC也正加速進場紓困房企。

自2021年2季度以來,當代置業、陽光100、華夏幸福等房企的美元債風險快速暴露。據wind數據,截至2021年末,共有14家房企的26只美元債發生實質性違約,違約金額合計86.5億美元,為5年來最高水平。

中誠信(亞太)評級總監胡辰雯總結中資美元債風險特點認為,中資境內外債券違約規模抬升且走勢趨同,但不同的是境內債新增主體邊際趨緩,境外債主體明顯增多。境外債主體以民企為主,房地產、能源、原材料、工業、科技等強周期性行業企業較多,受融資環境收緊、行業景氣下行以及個體影響而違約。

債權人高度關注出險企業的處置,目前來看,交換要約最為常見。

在境外,常見的處置方式有庭外處置(置換、回購、展期、債轉股和第三方代償)和庭內處置(破產清算、破產重整和訴訟/調解)。其中,交換要約(債券置換)以靈活度較高成為常見的置換方式之一。

業內人士介紹,交換要約本質上是標準化的展期,但相較于提前贖回、要約回購均已實質性償付的情形而言,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據安信證券研報顯示,2017年至2021年底,共有30家房企的49只債券進行交換要約,交換要約的規模合計約200億美元。2019-2020年交換要約的規模均不到30億,2021年以來地產美元債交換要約規模明顯上升,全年共15家房企的20只地產美元債進行交換要約,規模達83.2億,為5年來最高水平。

以榮盛發展為例,2021年12月16日,其對RISSUN8.95 01/18/22和RISSUN804/24/22兩只美元債提出交換要約,按每1000美元本價進行同意對價:(1)現金償還50美元本金(“預付本金款項”);(2)按接受優先級別分配票據950美元本金總額;早鳥同意費:25美元現金;同意費:5美元現金,并于2022年1月發行2只新票據,成功進行了債務置換。

境外美元債與政策風險息息相關,如今政策利好不斷,出險的企業一定會有優質的項目得到市場青睞,這就需要各家金融機構對債務主體的優質資產進行評估,積極尋找各家企業的優質資產以謀求債務重組或置換方案?!敝驳侣蓭熓聞账鶈虩ㄈ宦蓭熢?9日久期財經舉辦的研討會議中表示。

除交換要約外,第三方代償也能為違約境外債提供“活水”。

第三方代償模式下,政府及股東的支持能夠顯著提升回收率并縮短處置周期,而同業第三方公司、AMC等也進行相關支持。目前,地產行業深度調整為AMC帶來新的業務機遇,近兩年增加不少不良資產供應,并且,大型AMC不缺在地產行業方面的盤活經驗和案例。

2022年1月,金融管理部門召集幾家全國性AMC開會,研究AMC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參與風險房企的資產處置、項目并購及相關金融中介服務。2月,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在中國東方召開專題座談會,會上研究AMC聚焦不良資產處置主業、發揮獨特功能優勢、助力化解金融風險相關政策措施。

隨著政策向暖,中國東方以及中國長城兩家AMC先后發行100億元專項金融債券,正加速進場參與紓困房企。

近日,佳兆業就積極與四大AMC之一的中國長城等多家機構尋求債務合作方案,目前正進行中。此前2021年11月,佳兆業對其美元債票據進行要約交換及同意征求,通過AMC、國有背景房企等方式尋求合作,最終未獲債券持有人同意而時效,2021年12月20日,公司未能償還到期票據的本金及利息,商討制定全面債務重組計劃。

對涉及中資美元債處置部分方式而言,暫時市場依舊偏謹慎態度,需持續關注美元加息變化,以及是否可以轉發為境內處置方式。某銀行風險條線不良資產處置人士表示,“由于美元債的時間期限、國際環境等特殊性,除了上述利好外,還受到美元加息影響,對合作的AMC機構來說,資產包介入的不良成本增加從而帶來收益率下降,后續需關注AMC機構是否會降低盈利預期,或以資產包等方式進行介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