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兩年時間,雷軍最終兌現了承諾。

當小米的股價重回17港元上方的時候,雷軍笑稱,終于可以抬頭挺胸,重新做人了。

此后,他刪掉了手機中所有的股票軟件。雷軍說,他也要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游世界。

不僅如此,他還給小米定下了一個宏偉的目標,三年做到全球第一。

雷軍萬萬沒有想到,小米沖上了35.9港元/股的高價之后,在萬億港元市值的臨門一腳,掉頭直下,一年時間便跌去了65%。

似乎在雷軍押上所有榮譽造車的日子里,市場并沒能充分地認可小米。

但對于雷軍和小米來說這又是一種常態。

在面對媒體時,雷軍曾認真地說過,“我越來越發現,大家對小米的誤解還是挺多的?!?/p>

字里行間,雷軍甚至認為外界很多人根本就不懂小米,外界甚至連小米都沒有看清楚。

不管外界看不看得清楚,他們確實按照心里的價位給小米打了分。不管雷軍認不認可,這就是市場的選擇。

5月19日,小米發布了2022年一季度財報,這是小米上市以來首次營收出現下降,如果縱向對比,那么這組數據的確比較差。但如果橫向對比,實則也沒有那么差。

根據財報顯示,小米第一季度實現總收入人民幣734億元左右,同比下滑4.6%;經調整凈利潤29億元左右,同比下滑52.9%。

腰斬的凈利潤是同類企業的一個常態化,在疫情反復以及零部件短缺的大背景下,小米的表現還算符合市場預期。

具體到手機業務,今年一季度小米手機業務收入為458億元,較去年同期的515億元下滑11%。據Canalys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按智能手機出貨量計算,小米全球市場份額依舊維持在第三名。不僅如此,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小米手機的銷量仍然保持在前三的水準。也就是說,小米的市場地位依舊比較穩固,但三年沖擊全球第一的這個目標,從目前來看挑戰難度非常之大。

全球手機出貨量下滑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零部件的短缺也屬于雪上加霜,聚焦在國內市場,今年3月國內的手機出貨量為2146萬部,同比降幅超過了40%。財報發布后的會上,小米相關負責人表示,疫情導致多處門店處于關閉狀態,人們對購買欲望產生較大影響。目前疫情給小米業績帶來了困難,這是事實。

而手機業務的下滑則是小米財報出現下滑的主要因素,同時小米的現狀也是全球手機廠商的縮影。根據Canalys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3.1億臺,同比下降 11%,而小米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則為3850萬臺。

對于小米而言,未來有兩件事情非常重要。

第一,向高端市場拓展延伸。根據小米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小米智能手機價格為1189元,同比增長14.1%,而定價超過3000元或者300歐元以上的高端智能手機則接近400萬臺。

對于小米而言,400萬的高端機出貨數據顯然還是不夠的,因為如果對標蘋果,小米要走的路依舊很長。另外,搶奪高端市場的背后則是產品研發的不斷投入,根據小米財報顯示,一季度小米的研發支出為3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6%,創新業務支出也達到了4.25億元。

第二,小米造車。實際上小米汽車目前是外界比較關注的焦點,而且小米入局的時間并不算很好,當下新能源汽車產業已經進入了擠泡沫的階段,而小米汽車仍然還在初級階段。

對于小米造車,雷軍曾向外界解釋道,小米不是為了追趕風口,而是因為智能汽車已經從“機械產業”轉變為“信息產業”了,小米不做就會被淘汰。

去年9月,雷軍在微博發布了小米汽車注冊之后,小米汽車實際上就已經在高速運轉,從招聘到并購企業以及項目,小米的速度已經算是非常之快了。

相比于蘋果立項以及討論方向八年都沒有結果,小米的目標就明確很多,就是要造整車?;蛟S真的到2024年,小米的第一輛車就能下線。

實際上對于造車,雷軍看得非常清楚,智能電動車已經是兵家必爭之地,小米不得不爭。而這背后就是信息產業之爭。根據小米財報顯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小米AIoT連接設備(不包括智能手機、平板及筆記本電腦)數達4.78億,同比增長36.2%。

在交流會上,小米方面則表示,小米的汽車交付仍然保持原計劃不變,我認為,小米汽車如果能按時交付且量產,那么對于小米估值的提升則有很大的幫助。但如果不能如期,那么市場依舊會用腳投票。

雷軍曾說過:“我們有錢,有研發團隊,有全球智能生態,我們虧得起?!钡诖酥?,小米必須要讓市場更加地了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