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醫藥2021年財務報告被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后不久,就迎來交易所問詢。

三年年報出自不同審計機構,同一事項三出“保留意見”被質疑

2022年5月16日,山東未名生物醫藥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未名醫藥;證券代碼:002581.SZ)披露收到交易所關于公司2021年年報的問詢函,問詢函涉及公司業績及年報審計意見等11個問題。

需要一提的是,公司2021年年報審計機構的聘任可謂“艱難”。未名醫藥在2022年4月26日還曾披露公司股票或因此存在退市風險,原因是當時公司聘任2021年年審機構事項尚未經股東大會審議通過。

此后的4月27日,未名醫藥召開股東大會,審議通過聘任深圳久安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簡稱:久安所)為公司2021年年審機構。公司稱,久安所是唯一一家于2021年10月,在大雪封山前,前往吉林未名露水河野山參撫育基地為公司人參資產進行過預審盤點的會計師事務所。

最后關頭走馬上任的久安所對未名醫藥2021年財務報告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其中主要涉及事項包括未名醫藥對于北京科興長期股權投資及投資收益的確認確定等。

值得關注的是,未名醫藥2019年至2021年三年的年報出自三家不同審計機構之手,公司2019、2020年度財務報表也均因北京科興股權投資事項被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久安所出具的保留意見顯示,北京科興主要股東因公司重大發展問題產生矛盾,在對2017年度-2019年度進行審計時,中喜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未能全面充分接觸北京科興的財務資料,導致中喜對未名醫藥2017年度-2019年度財務報表發表了保留意見。且在對2020年度進行審計時,中興財光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未能全面充分接觸北京科興的財務資料,其也對未名醫藥2020年度財務報表發表了保留意見。

據披露,未名醫藥對北京科興長期股權投資賬面價值為11.45億元,持股比例為26.91%,加之公司在北京科興的董事會中派有代表,因此對北京科興采用權益法核算。2021年度確認了對北京科興的投資收益為4.70億元。

久安所在該保留意見中稱,公司未能獲取其他的審計證據及實施必要的審計程序,無法就該項股權投資的賬面價值及未名醫藥全資子公司未名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確認的2021年度對北京科興的投資收益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也無法確定是否有必要對這些金額進行調整。

財務報告連續多年因同一事項被出具保留意見,引發交易所關注。交易所要求未名醫藥年審會計師結合審計團隊進場時間、團隊人數、對于重要會計科目和重要子公司執行的審計程序等,詳細說明對于公司2021年年審工作是否已執行充分必要的審計程序、獲取了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是否與前任會計師、公司治理層和審計委員會等進行了充分的溝通,是否存在以保留意見代替無法表示意見的情況。

此外,交易所還要求,年審會計師詳細說明針對長期股權投資已執行的審計程序、審計過程如何受限、尚需獲取的審計證據及審計意見的恰當性。

對于上市公司自身,問詢函要求未名醫藥詳細說明截至目前公司與北京科興解決爭議的進展情況、公司已采取和擬采取的措施;說明參與北京科興日常經營管理、股東權利行使、審計范圍受限情況等是否在報告期內發生變化,是否影響公司對于北京科興施加重大影響、相關投資收益確認合規性等事項的判斷。

自詡主營所處優勢板塊,實際利潤來源另有說法

未名醫藥2021年年報顯示,公司業務包括神經生長因子板塊、干擾素板塊、生物醫藥CRO/CDMO板塊、疫苗板塊、醫藥中間體板塊和林下參板塊六大生物醫藥優勢板塊。

業績方面來看,公司2021年實現營業收入4.03億元,同比增長 45.47%;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71億元,同比增長238.31%。營收和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的同時,公司2021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僅為-0.46億元,同比減少348.59%。此次年報問詢函,交易所要求公司說明報告期內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大幅增長的原因,以及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進一步下滑且與營業收入、凈利潤變動趨勢不一致的原因。

進一步來看,盡管如未名醫藥自稱其主營業務處于生物醫藥優勢板塊,但公司過去三年的利潤來源卻另有說法。

數據顯示,2019年至2021年,未名醫藥分別取得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338.35萬元、-1.96億元和2.71億元。問詢函顯示,前述年度期間,未名醫藥確認的北京科興投資收益分別為1.28億元、1.11億元、4.70億元。此次年報問詢函中,交易所要求未名醫藥說明公司凈利潤實現是否主要依賴該長期股權投資產生的投資收益,并說明公司提升自身主業業績的措施。

此外,2022年一季度,未名醫藥實現營業收入8738.71萬元,同比增長5.84%;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183.45萬元,比上年同期減少92.48%,主要原因系本期投資收益下降所致。

對外咨詢電/話無人接聽被投訴,年內多名董監高出走

事實上,未名醫藥還面臨不少問題。2022年3月21日,未名醫藥披露收到交易所關注函。關注函內容顯示,近日,交易所多次接到投資者投訴,反映未名醫藥對外咨詢電/話無人接聽。交易所要求公司就咨詢電/話接聽問題進行自查并做出說明。

公司在隨后的關注函回復中稱,公司董事會辦公室前一段時間因人事變動調整進行新老工作交接,相關人員對業務還在適應和熟悉的過程中,因此出現個別漏接投資者電/話的情況,公司已認真檢討并已積極接聽投資者咨詢電/話。

其實,2022年初至公司年報披露前,未名醫藥包括財務總監、董事會秘書在內的多名高管離職。

2022年1月27日,未名醫藥公告披露,公司董事會收到王立君、張一諾、賴聞博和楊怡忱4人遞交的書面辭職報告,因個人原因上述人員已辭職,加之2020年1月2日,王婉靈辭任公司副總經理一職,2021年4月13日,董事會免去丁學國總經理職務,現公司總經理、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財務總監和證券事務代表等崗位空缺。

未名醫藥于2022年1月26日召開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聘任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的議案》,董事會同意聘任SHUHONGHAN(韓樹宏)為公司總經理、施雪忠為公司副總經理并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李頵為公司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

2022年4月11日,未名醫藥披露,公司聯席總經理徐若然遞交書面辭職報告,其因個人原因申請辭職。因聘任了新高管,公司副總經理施雪忠不再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副總經理李頵不再兼任財務總監。

此次年報問詢函中,交易所還要求未名醫藥說明多名高管離職的原因,是否對公司2021年年報編制和披露、公司經營產生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