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備受市場追捧的“醬油茅”,如今卻還在尋底。

5月20日收盤,海天味業股價探底回升,小幅上漲2.38%,報收74.86元/股,市值僅剩下3468億。

作為曾經備受市場追捧的“醬油茅”,就在一年多以前,海天味業的市值最高達到7050億,市值更是超過了中國石化,一度引發市場熱議;然而在一年多之后,海天味業的股價卻早已腰斬,如今市值更是較中國石化相差超過1000億,曾經的“醬油茅”已然跌落神壇。

不過短短一年多時間,海天味業便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一年多時間里,海天味業到底經歷了什么?已經腰斬的“醬油茅”,又到底何時才會見底?

跌落神壇的“醬油茅”

作為市場中負有盛名的“醬油茅”,在過去幾年里,海天味業有過極其亮眼的表現。

時間拉回到4年前的2018年,當時的海天味業還持續在25元附近上下震蕩,表現只能說中規中矩;不過,伴隨著大消費風口的來臨,海天味業的股價開始逐漸走強。

據統計,在2018年1月2日時,海天味業的股價僅為27.84元/股;到了3年后的2021年1月8日,海天味業的股價就飆漲到了152.14元/股,股價翻了接近6倍,而其市值也從2018年時的1290億漲到了2021年的7050億,直接超過了中國石化。

當然,除了股價大漲之外,海天味業的業績也有十分亮眼的表現。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在2018、2019和2020年這三年里,海天味業的營收增速均在15%以上,凈利潤增速則分別為23.6%、22.64%和19.61%,營收和凈利潤增速都十分的穩定。也正是因為股價和業績都表現出色,投資者才會將海天味業稱為“醬油茅”。

不過,隨著最近兩年業績的轉差,曾經的“醬油茅”也開始快速跌落神壇。

根據年報數據顯示,2021年全年,海天味業實現營收為250億,同比增長9.71%;實現凈利潤為66.71億,同比增長4.18%;實現扣非凈利潤為64.3億,同比增長4.09%,和以往動輒就是20%多的增速相比,海天味業的業績出現了明顯的放緩跡象。

而從最新的一季報來看,海天味業業績下滑的勢頭仍未停止。

具體數據方面,2022年一季度,海天味業實現營收72.1億,同比小幅增長0.72%;實現凈利潤為18.29億,同比下滑6.36%;實現扣非凈利潤為17.91億,同比下滑5.49%,這也是海天味業近兩年以來,首次出現單季度業績下滑的情況。

在業績大幅下滑的影響下,自從去年1月見頂152.14元/股后,海天味業的股價便開始跌跌不休。截至5月20日收盤,海天味業股價小幅上漲2.38%,報收74.86元/股。和去年一月份的最高點相比,海天味業的股價已經腰斬,市值也蒸發超過了3500億。

海天味業的輝煌歷史

雖然最近這幾年經歷大起大落,但不可否認,海天味業仍舊是國內最成功的醬油企業。

回顧過去,海天味業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300多年前清乾隆年間的佛山醬園。

1955年,伴隨著佛山25家古醬園合并重組,“海天醬油廠”應運而生,而這正是如今千億海天味業的前身;不過,雖然進行了合并重組,但當時的“海天醬油廠”還只是國內一個不太知名的醬油廠,和國內許多醬油廠相比并沒有太多的優勢。

一直到了39年后的1994年,在國企改革的浪潮下,海天醬油廠也啟動了股份制改革,重組為有限責任公司,并改名成為“佛山市海天調味食品公司”。在廠長龐康的帶領下,海天味業開始了多輪嘗試,最著名的莫過于豪擲3000萬,從國外引進一條年產2000噸的蠔油生產線,這直接解決了當時一直困擾海天味業的產能問題,也是海天味業騰飛的開始。

除了引入生產線之外,接下來海天味業又通過層層審批,最后讓國家外經貿部批準了其自營出口業務,這打破了當時“李錦記”在國外醬油市場的壟斷地位,也讓海天味業名聲大振;到了1999年,已經初具規模的海天味業開始在央視播放準點廣告,成為了第一個在央視黃金時段打廣告的調味品品牌,通過瘋狂的廣告投放策略,海天味業逐漸成為了家喻戶曉的醬油品牌。

如果說前面的改革、轉型以及廣告投放讓海天味業名聲大振、脫胎換骨,那么后面渠道的鋪設,則是海天味業登頂國內醬油行業龍頭的關鍵一步。

在那個還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大家想要購買調味品,一般只能去大超市,而三、四線的小賣鋪因為渠道鋪設不到位的原因,一般只有一些粗劣的醬油出售。正當各大醬油品牌都扎堆在一二線城市鋪渠道的時候,海天味業卻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路,選擇先從農村入手,啟動了“全面開發縣份市場,啟動農村銷售”的銷售政策。憑借著超過1000人的銷售團隊,海天味業的渠道覆蓋到全國300多個地級市、1000多個縣,產品遍布各大連鎖超市、批發農貿市場、城鄉便利店、鎮村零售店等終端業態,據統計,截至2020年底,海天的經銷商總數達7051家,直控終端網點超過50萬個。

正是憑借著這一護城河,讓海天味業從競爭激烈的醬油行業中脫穎而出。據統計,截至2020年,海天醬油在醬油行業中的市場份額為19%,而第二名的中炬高新為4.6%。如果不是最近兩年的業績下滑以及股價大幅下挫,海天味業“醬油茅”的神話恐怕還會繼續下去。

海天何時見底?

對于海天味業而言,目前有三個問題急需解決。

首先是醬油市場整體需求已經面臨見頂的情況。根據數據統計顯示,中國醬油市場2020年規模為600億左右,產量為1000萬噸左右,其中銷售增速為8%左右,產量增速在5%左右,整體的增速已經有了明顯的放緩,換而言之,醬油市場已經進入了存量博弈階段。

而在最近這兩年,受到疫情的影響,線下餐飲消費更是受到了巨大的沖擊。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餐飲收入46895億元,同比增長18.6%,但相較2019年幾乎是0增長,這對于醬油行業、特別是餐飲渠道占比超過60%的海天味業而言,沖擊則更加明顯。

其次是原材料價格的大幅上漲。實際上,導致2021年海天味業業績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原材料價格上漲?!罢{味品行業在去年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成本壓力”,海天副總裁管江華在2021年業績交流會上如是說。

面對原材料的不斷漲價,如果換作是白酒,可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漲價,但醬油作為日用品之一,消費者的價格敏感度非常高,因此醬油企業對于漲價也十分謹慎,此前海天味業還曾多次對外宣稱不會進行漲價,最后迫于無奈也只是對“部分產品”進行漲價而已。

最后就是渠道方面的沖擊。在上面的部分已經給大家介紹過,海天味業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很大原因在于渠道的建設。不過,隨著如今社區團購的興起,海天味業通過十幾年才建成的渠道護城河受到了巨大的沖擊,根據2021年的財報數據顯示,海天味業的線上銷售收入僅占比2.98%,如果需要重新建設線上渠道,恐怕又將耗費巨大的精力和時間。

在這三座“大山”壓頂的情況下,作為醬油龍頭的海天味業也曾希望通過多元化的產品策略、進軍預制菜行業等方法來化解當下的危機,不過從目前來看,效果十分有效。在這種大環境下,海天味業想要“見底回升”,恐怕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