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財經原創

因股東一聲不吭減持近30億,“藥茅”被推上輿論風口浪尖。

近日,藥明康德公告股東上海瀛翊投資中心(有限合伙)(簡稱上海瀛翊)收到證監會下發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并轉發給公司。

據悉,公司股東上海瀛翊因違規減持,被證監會責令改正、警告,并處以2億元罰款,而這系新《證券法》實施以來因違規減持被處罰的首個案例。

證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新《證券法》第36條專門對股份減持行為做出規范,要求不得違反證監會關于持有期限、賣出時間、賣出數量、賣出方式、信息披露的規定,并應當遵守證券交易所的業務規則,同時還明確了處罰規則。

針對此次股東違規減持事件,轟動資本市場股東違規減持套現近30億元,上海瀛翊減持股票對應的原始獲得成本僅為3400多萬元,由此藥名康德的高估值問題再次引發思索。

高歌猛進盡顯龍頭風范

成立于2000年的藥明康德,主營業務是為全球生物醫藥行業提供一體化、端到端的新藥研發和生產服務,助力客戶更快更好地進行新藥研發。

據了解,藥明康德的創始人有四位,分別是Ge Li(李革)、Ning Zhao(趙寧)、劉曉鐘和張朝暉。其中,李革和趙寧從大學時就是學霸情侶,現為企業實際控制人。

但公司股權結構十分分散,其中即便是企業實際控制人Ge Li(李革)、Ning Zhao(趙寧)、劉曉鐘和張朝暉對公司持股加起來也不超過10%,持股比例分別為9.27%、0.82%、0.80%和0.78%。

雖然是一家醫藥企業,藥明康德也并不是一家藥廠。據悉,1989年李革和趙寧從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后,一同赴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深造,還一起取得了哥大有機化學博士學位。

在美深耕多年后,1999年李革受邀回母校演講在考察國內市場時發現,中國的原研藥大多掌握在外企手中,研發技術大多留存在科研院所和高校,于是李革很快便從中看到了機會。2000年,李革帶著三位伙伴在上海外高橋創立了藥明康德。

歷經二十多年的發展,截至目前,藥明康德已從一個650平方米的實驗室,做到全球31個研發生產基地;并且從一個客戶,做到坐擁全球5800余家創新合作伙伴。如今藥明康德已成長為全球領先的開放式、一體化醫藥研發服務能力與技術平臺。

根據Frost & Sullivan 2021年6月的最新市場調研報告,公司在中國藥物發現外包市場,中國臨床前和臨床外包市場以及中國小分子CDMO市場這三個細分市場的市場份額排名均為國內第一,在全球細胞和基因治療CDMO這個細分市場的市場份額排名為全球第四。

超高估值引發股東急速套現

2021年,藥明康德實現營收229.02億元,同比增長38.50%;歸母凈利潤50.97億元,同比增長72.19%。營收相對2014年復合年均增長率達27.68%,利潤相對2014年復合年均增長率達到40.91%。

在公司營收利潤成長迅速下,藥明康德的市場估值也取得了較大的同步上升。公司總市值一度漲至4617.81億元,滾動市盈率(TTM)最高漲至165.52倍。

一種市場認知很快迎面而來,藥明康德估值太高。常被用來與之對比的是全球CXO領頭羊查爾斯河實驗室(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 Inc., CRL.N),2021年營收達35.40億美元,凈利潤3.64億美元,該公司截至2022年5月13日市值為119.8億美元,滾動市盈率(TTM)為28.36倍。

超高估值期間,藥明康德最終激發了股東急速離場。2021年5月10日,上海瀛翊所持藥明康德股票禁售期滿后,上海瀛翊的執行事務合伙人江蘇瑞聯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陳志杰隨即向工作人員下達了減持藥明康德的指令。

2021年5月14日至6月7日,上海瀛翊通過上海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系統累計減持藥明康德合計1724.97萬股,占總股本的0.6962%,減持價格為143.49-176.88元/股,減持總金額達28.94億元。

資料顯示,上海瀛翊成立于2015年9月22日,為投資藥明康德項目設立的專門基金,基金執行事務合伙人是江蘇瑞聯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人是華杉瑞聯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而上海瀛翊在2018年公司IPO 以及2018年、2019年、2020年年報中都做出有關股份減持的承諾: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股份的,應履行在首次賣出股份的15個交易日前向交易所報告備案減持計劃、公告等相關程序,并保證合并計算在任意連續90日內減持股份的總數不超過公司屆時股份總數的1%。

上海瀛翊未按承諾進行披露即進行股票減持,顯然是此次被監管處罰的關鍵。值得注意的是,經計算,上海瀛翊已減持股票對應的成本僅約為3423.35萬元。截至5月13日,盡管已經過一輪下跌,藥明康德滾動市盈率(TTM)已下降至56.91倍,但相比查爾斯河實驗室的28.36倍滾動市盈率(TTM),藥明康德仍處于較高的水平。

行內競爭內卷無可避免

2021年報告期內,公司來自美國客戶收入121.46億元,同比增長37.1%;來自歐洲客戶收入37.19億元,同比增長40.3%;來自中國客戶收入58.02億元,同比增長40.0%;來自其他地區的客戶收入12.34億元,同比增長40.7%。

誠然,美國是公司收入來源的重要市場。但市場一直有聲音認為,包括藥明康德在內的中國生物醫藥企業將置身于大國博弈的漩渦中。去年12月15日,藥明康德A股跌停、港股跌逾19%,起因就是源于一則未被證實的消息——“美國商務部可能制裁中國生物科技類企業”。

隨后不到兩個月,藥明生物被美國列入出口管制“未經驗證清單”。雖然后來藥明康德立即發布了澄清公告稱,公司及公司的子公司均未被美國商務部列入“未經證實名單”,公司目前的各項生產經營情況正常。藥明生物為獨立上市公司,藥明康德不持有藥明生物任何股份。但藥明康德的股價在自2月8日起四個交易日仍累計跌超20%。

面對已經出現的監管變動,收入相對依賴美國市場的藥明康德,后續營收或存在不確定因素影響,政策面不確定性的陰霾無疑也猶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另一方面,隨著全球醫藥行業研發投入進入低速增長,藥明康德的內卷也無可避免。根據2021年6月最新的Frost & Sullivan報告預測,全球醫藥行業研發投入將由2021年的2241億美元增長至2026年的3129億美元,復合年增長率僅約6.9%。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CRO企業數量仍眾多,行內競爭并沒有因此減少。從全球市場來看,很早之前國外CRO行業便涌現了昆泰(IQVIA)、科文斯(Covance)、PPD、查爾斯河實驗室(Charles Rivers Labs)、百瑞精鼎(Parexel)等大型CRO公司。

而中國CRO行業雖興起較晚,但近年來發展勢頭強勁,藥明康德、睿智化學、泰格醫藥、博濟醫藥、美迪西等都是本土CRO公司。以CRO 行業為例,據火石創造統計,國內CRO企業總體超525家,包括臨床CRO企業248家,臨床前CRO企業262家,綜合性服務外包企業15家。

很顯然,CRO的內卷成為避不開的趨勢,藥明康德的銷售毛利率也同時體現出了連年下滑。2017-2021年,藥明康德銷售毛利率分別為41.83%、39.45%、38.95%、37.99%和36.29%。

同花順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5月20日,共有31家券商機構對藥明康德給出了業績預測,其中2024年凈利潤預測平均值為127.13億元,PE平均值為22.46倍。若據此推算,2024年藥明康德總市值為2855.34億元,對比公司當前最新市值2912.17億元,顯然沒有多大的投資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