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財說

近日,廈門銀行公告表示擬公開發行A股可轉換公司債券(以下簡稱“可轉債”),擬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50億元。

廈門銀行表示,此次公開發行可轉債將進一步充實資本,提升資本充足率,從而增強抵御風險的能力,夯實其各項業務可持續發展的資本基礎,有利于增強核心競爭力并實現既定的戰略目標。

廈門銀行上市尚不足兩年,資本充足率水平看起還不是很差。

資料顯示,廈門銀行成立于1996年,2020年10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一季報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廈門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5.62%、11.42%和10.19%,雖較上年末有所下降,但均處在同業中上水平。

資本相對充足仍補充資本,或為未雨綢繆,或為下一階段看好市場而準備“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以提高其盈利能力。

營收下降凈利增近2成 借用信用減值損失扭轉局面

廈門銀行2021年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1.69億元,同比增長18.99%。

但多少有些報喜不報憂之感。

凈利潤同比增長近2成,看起來似乎盈利性很強,不過其真實盈利能力仍需另外分析。該行2021年實現營業收入53.16億元,同比卻是下降的,同比下降了4.32%。在其“經營情況討論分析中”,該行提到“盈利水平保持平穩”,但在具體描述中,僅提到了凈利潤大幅增長,而未點明營收同比下降。

有點拉垮的是,廈門銀行利息凈收入和非利息凈收入2021年均同比下降。數據顯示,該行2021年利息凈收入和非利息凈收入同比分別下降4.32%和3.94%。

對于營收下降原因,該行解釋稱,主要原因系上年同期數據包含本行通過訴訟收回的票據資管業務收入7.04億元。認為此項收入為不可比因素。去年該行營收同比增超過兩成,高增幅當然也有這個不可比因素影響。

報告期內,公司凈利差和凈息差分別為1.52%和1.62%,同比分別下降0.01個百分點和 0.03個百分點。

由于利率市場化不斷深化,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讓利政策的不斷引導,公司積極響應有關政策導向,貸款平均利率下降影響生息資產收益率;同時,為加強流動性管理,負債成本下降幅度低于資產收益率下降幅度,導致利差同比下降。這個解釋基本是銀行業的同口徑解釋,銀行業近幾年凈利差和息差處于下降通道。

如果說利息凈收入下降是由于前述的不可比因素造成,非利息凈收入的下降則是實打實的問題。非利息凈收入下降主要是投資收益下降,投資收益是非息收入最重要組成部分。

廈門銀行2021年投資收益同比下降超3成,該行將原因歸結為基期投資收益偏高,其在報告中稱“由于去年受疫情影響債券收益率總體下行較大公司基期投資益偏高,導致報告期投資收益同比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下半年呈現下降幅度收窄的趨勢?!?/p>

營收下降,凈利的高增長緣何而來?營業支出的控制功不可沒。

數據顯示,2021年,廈門銀行營業支出同比下降20.7%,借此一舉扭轉營收下降的局面,將營業利潤拉至同比增長28.76%。

其中信用減值損失是降低營業支出的主力干將,信用減值損失同比下降49.23%,業務開支其實并沒有減少,2021年業務及管理費同比增長15.52%,其中又屬員工成本和其他辦公及行政費用增長最多,分別同比大增60.57%和22.25%。

圖片來源:廈門銀行2021年年報

逾期增長 壓降房地產貸款

廈門銀行資產質量水平有所改善。

不良貸款率較2021 年初下降0.07個百分點至0.91%;撥備覆蓋率370.64%,較2021年初上升2.61個百分點。

但不良隱憂仍在。

其關注類、次級類、可疑類貸款均上升,因而不良上升風險和損失風險加大。

圖片來源:廈門銀行2021年年報

可以看出來,廈門銀行去年對房地產業貸款進行了壓降,房地產業貸款在該行的行業貸款中從去年的第三位掉到了第五位,進一步來看,在該行各大行業貸款中,其他行業貸款額度同比都有提升,僅房地產業貸款被壓降。與房地產業相關聯的建筑業貸款排位在第四。

房地產貸款被單獨壓降,其實不難理解。該行各行業貸款中,房地產業不良率最高,達3.67%,其次為制造業,為3.17%,第三是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為1.7%。

逾期方面,該行逾期貸款還在增加。逾期貸款期末金額15.93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57億元, 從金額上看,逾期最多的是1年至3年貸款,不過變動最高的是逾期3年以上貸款,即中長期貸款逾期最高,而往往這類貸款較難追回,變動多的其次是1天至90天貸款,可以理解為新增逾期。

圖片來源:廈門銀行2021年年報

值得注意的是,該行沒有重組貸款。在中長期逾期大幅增長情況下,沒有重組貸款,某種程度上不是很科學,通過重組貸款方式,能盡可能多的收回貸款,減少損失,當然如果銀行強力催收能力強的話,不考慮重組貸款也不是什么問題。

2021年對于廈門銀行而言,一個好消息則是,在與寧波銀行因為蘿卜章問題“對決良久”后,終于蓋棺定論。

去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就廈門銀行與寧波銀行的合同糾紛案作出了終審判決。意味著,最高院對于寧波銀行深圳分行“印章偽造”的說法,也不予支持。寧波銀行深圳分行將向廈門銀行支付合計9.5億元本金及相應的違約金、律師費、案件受理費等。

廈門銀行在年報中也表示,截至本報告披露日,寧波銀行已履行前述判決項下付款義務,本公司相關債權已實現。

廈門銀行盡管實現上市,成為一家公眾公司,但在很多方面仍有待提高。根據去年的投訴情況,該行服務態度及服務質量被投訴最高,其次是金融機構管理制度、業務規則與流程,這兩方面的投訴在各類投訴中遙遙領先。

圖片來源:廈門銀行2021年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