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個月內虧損212億元,負債率達到97.03%,正邦科技還能撐到黎明嗎?

近日,“豬圈”投資者們又活躍了起來。

今年以來,生豬價格開始逐步回暖,甚至出現“七連漲”局面,牧原、溫氏、新希望等豬企龍頭較去年同期紛紛有了大幅反彈。而豬周期曙光漸現之際,行業老二正邦科技卻因疲于應對現金流危機,正在一步步被逼向懸崖邊緣。

2021年,憑借近200億的虧損,正邦科技成了“豬圈”的“虧損王”。而近日,隨著超5億元商票逾期兌付的消息傳出,這家企業再次陷入風暴之中。

5億商債“絆倒”江西豬王

8日晚間,一則關于正邦科技的消息的傳出,在市場引發了軒然大波。

6月8日晚,正邦科技發公告稱,因流動資金緊張出現部分商票逾期未兌付,逾期未兌付余額合計5.42億,公司將持續與債權人積極協商,妥善處理相關商票逾期未兌付事項,并提示可能因上述逾期面臨訴訟、仲裁等風險。

圖源:正邦科技公告

該金額包括上市母公司及多家地方子公司。其中,昆明新好農54.37萬元的金額都出現逾期。

該消息一出,立即在二級市場引發了巨大水花。

次日開盤,公司股價即遭重挫6%,收盤跌幅7.32%,報收每股5.70元,總市值179.35億元。

隨后兩個交易日,正邦科技也未能止住跌勢,下跌了10.89%,截至6月13日,收盤價報5.56元,較一月初的年內最高點11.11元下跌了49.95%,市值蒸發了近180億。

其實,早在今年4月,正邦公司首次發生商票逾期兌付事件,當時逾期金額1.02億元;至5月底商票逾期規模增至4.79億元。

而這家豬企近日來之所以備受關注,一方面是去年巨虧188.2億元,創下行業之最。另外,今年一季度公司再次出現虧損,虧損高達24.33億元。

作為頭部養豬企業之一,2021年來,正邦科技在二級市場表現有些過于低迷,其股價相比今年初已近腰斬,較市值較高峰時期更是已經縮水近7成。

圖源:wind

為緩解債務,公司已在5月份終止2020年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投資項目,將結余資金36億元永久轉為補充流動資金。

而賬上有30億現金,正邦科技怎么卻連5億商票都還不上了?更更令人擔憂的是,本次商票逾期可能是正邦科技雪崩的前兆。

正邦的“三巨頭”—

巨額擔保,巨額負債,巨額虧損

正邦到底有多危險?

據正邦科技公告,本次商票逾期主體涉及11家。

圖源:正邦科技公告

具體看,大頭是正邦科技自身,金額達5.17億元。其次是江西正邦養殖有限公司,是正邦科技全資子公司,逾期金額1217.73萬元。

而該公司在5月中旬剛剛獲得擔保融資共5.65億,期限為一年,擔保方正是母公司正邦科技。

而根據2022年一季報,正邦科技的凈資產也不過才6.53億。

據公告,江西正邦養殖有限公司2021年就巨虧115.6億,2022年一季度又虧損了19億,同時負債高達213億,資產負債率為94.61%。

而這,僅僅正邦“三巨頭”的其中之一。

據2021年年報,正邦科技2021年對子公司擔保實際發生額合計68.8億,實際擔保余額合計103.3億,是2021年凈資產的5.07倍。

圖源:正邦科技公告

據公司今年5月31日公告,截至5月底,擔保余額累計為109億元,是2022年一季度凈資產的16.7倍。

此外,正邦科技的基本盤也在面臨自身難保的流血困局。

2021年,正邦科技雖然營業收入變化不大,但歸母凈利潤巨虧188億。

圖源:正邦科技公告

2021年的巨額虧損,直接把正邦科技的未分配利潤由年初的85.2億變為年末的-124.8億,未彌補虧損占實收資本高達三分之一,公司還就此專門發了公告。

對于虧損,正邦科技也在公告中坦言,2021年以來,我國生豬價格持續走低,跌速快、跌幅大、持續時間長,生豬養殖企業普遍面臨收入下降、發展速度下降甚至停滯等問題。

“2021年5月以來,生豬市場持續處于虧損周期,其中,自繁自養模式下的育肥利潤已從最高盈利1500元/頭轉變為最高虧損700元/頭,而專業育肥的虧損一度高達每頭千元以上?!币晃恍袠I分析師表示,相較以往,此次豬周期持續虧損時間是最長的,上市豬企的債務結構也在持續變差。

在生豬價格底部震蕩和養殖成本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資金鏈成為生豬養殖企業的生命線。

會是第二個雛鷹嗎?

上一輪豬周期,曾是“中國養豬第一股”的雛鷹農牧悍然倒下了。本輪豬周期,正邦科技會成為第二個雛鷹嗎?

對比雛鷹和正邦的財報可以發現,正邦的處境甚至比彼時的雛鷹更加危險。

截止一季度末,正邦資產負債率高達97%,歸母凈資產僅僅6.53億元,而負債合計高達406.87億元,短期債務(流動負債)高達286.81億元。這可比當年雛鷹農牧退市前的財務狀況惡劣得多。

2018年,雛鷹農牧資產負債率為87.89%,凈資產(含少數股東)為25.5億元,但負債合計185億元,短期債務150億元。在此背景下,雛鷹遭遇信用擠兌,銀行和各債權人要求公司提前償債,然而公司固定資產(豬舍等)根本不值錢,變現率太低。其實,在2018年末,雛鷹農牧實際凈資產已經負幾十億了。

那么,現在的正邦呢?固定資產+在建工程高達202.8億元,如果進行實際資產變現的話,假設50%來計算,現在正邦凈資產為-177億元。

而除了極度惡化的現金流危機,另一方面,正邦科技的內部經營還在大量失血。

去年以來,公司不斷下調出欄商品豬均重,對于資金的渴求程度顯露無疑。但同時,公司商品豬銷售均價長期在養殖成本紅線邊緣掙扎。

當前,豬價為15.99元,較3月20日的11.8元,累計反彈逾35%。對于育豬完全成本控制在15.4元的牧原來講,經營現金流可以為正了,因為養殖成本已經低于豬價,然而正邦養殖成本很高,接下來的存欄生豬會繼續吃料吃現金流,會讓正邦更加虧空。

今年一季度,正邦養豬產業利潤虧損超22億元,育肥豬完全成本高達20.6元,遠超出欄豬價。

另外值得注意是,為了緩解流動性危機,除了生豬提前出欄外,正邦還通過變賣資產、與其他企業合作。

今年3月,正邦公告賣掉旗下幾家飼料廠,涉及資產交易總額為20億元-25億元。杠桿越去越高,越去越大。沒有更多的辦法,只能商票逾期,暴雷了。

其實,自2021年以來,除了牧原股份外,另外三家頭部生豬養殖企業均錄得不同程度虧損。在業內人士看來,豬企們的業績危機想要緩和,正邦想要免于“第二個雛鷹”的結局,“關鍵還在于豬價何時回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