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 稀缺 穿透

越是形勢大好時,越要蹦上一根弦

作者:陳晚鄰

編輯:晨鶴

風品:鄧亮 沈禾

來源:銠財-銠財研究院

給阿基米德一個支點,他就能翹起地球。相比之下,螞蟻集團曾經的十幾倍杠桿,好像也不算什么。但與“4倍”監管要求對比,則高出太多。

常言道,人紅是非多。對螞蟻集團似乎并不適用,如此低調,還如此常被關注。

“沒有進行這方面的評估和研究工作,但證監會支持符合條件的平臺企業在境內外上市?!?月9日,針對螞蟻重啟上市的傳聞,證監會發言人如是表示。

短短幾十字,螞蟻集團又躋身風口。

勿怪輿論不淡定。掐指算來,螞蟻IPO臨門一腳被按下的暫停鍵,已去過一年半時間,重啟之路依然撲朔迷離。

01

局氣分紅 為啥馬云不拿錢?

LAOCAI

5月26日晚,阿里巴巴發布2022財年(2021年4月~2022年3月)及四季度(2022年1~3月)報告。

其中,螞蟻分紅可謂吸睛。

財報顯示,螞蟻集團于2022年3月經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公司分紅議案。這也是螞蟻市場化融資以來首次啟動分紅。

對于分紅方案,螞蟻集團方面回應,方案著眼于公司長期可持續發展和股東合理回報,綜合考慮公司財務狀況、經營發展規劃等因素,感謝股東長期以來對公司的支持。

公開信息顯示,自2015年A輪融資以來,螞蟻集團先后引入近30家外部機構股東。此次分紅,股東將獲首筆現金回報。

玩味的是,螞蟻同時透露,公司主要股東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自然人股東自愿承諾,收到的相應分紅將留存在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層面,用以增強其財務實力和對公司的資本補充能力,以配合公司整改推進、促進公司長期可持續發展。

分紅,卻選擇不拿錢,夠局氣夠體面!

要知道,截至3月31日,阿里集團應收股利為39.4億元,按持股比推算,螞蟻此次利潤分配規模超百億元。

作為主要股東的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禁住如此誘惑,究竟是為啥呢?

先來看看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是誰。

招股書曾有過信披,兩者自然人股東主要由螞蟻創始團隊和管理層構成。

馬云及其一致行動人,實際控制杭州云鉑100%股權,杭州云鉑為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普通合伙人和執行事務合伙人,杭州君瀚直接持有 29.8621%股份,杭州君澳直接持有 20.6556%股份, 合計持有發行人50.5177%股份,由此,螞蟻集團超50%的股權受馬云控制,且馬云在杭州云鉑擁有一票否決權。

招股書也直言,馬云是螞蟻集團實控人。

換言之,所謂杭州君瀚、杭州君澳不拿錢,本質上是馬云及螞蟻創始團隊和管理層不拿錢,而是馬云等管理層送個外部股東的一個大禮包。

為啥要這么干?

02

金融業務線收縮

投資規?!皠x車” 經營利潤下滑

LAOCAI

首先,站在輿論角度,馬云及螞蟻管理層,在業績下滑的情況下,拿分紅不算多適宜。

行業分析師李晨表示,對一家企業來說,分紅是情分,不分紅是本分。一方面,一家公司敢于分紅,說明它賺的都是真金白銀,盈利穩定是利好之事。另一面,企業自身發展、前瞻布局、以贏在未來,也需資金支撐,尤其是活力旺盛的企業往往較少分紅。

例如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雖歷史上只有過一次分紅,股東依然堅定站隊,就是因為企業有更多資金投入市場,從而獲得不菲收益,實現企業與股東共贏。諸如亞馬遜等公司,也均是類似操作。

從發展規律看,排除問題企業,多數高速發展的企業都鮮有分紅。那么,此次螞蟻開始分紅,是否意味告別高速發展呢?

客觀數據說話,阿里財報顯示,螞蟻集團2021年四季度及全年經營利潤下降,好在海外早期的金融科技投資布局進入收獲期,讓其投資凈收益增加,兩相抵消后螞蟻賬面利潤平穩,2021年共為阿里貢獻投資收益240億元。

盈利能力依舊強悍,但深挖并非完全依靠主業經營。

國際金融報引述一位業內分析師認為,從公開消息估算,螞蟻2021年的投資收益可能超250億元。一部分來自被投公司上市后的賬面收益:螞蟻集團是Zomato、Bukalapak和KakaoPay三家公司的早期投資者,如保守按照僅一倍收益計,螞蟻賬面收益約190億元。此外,在Paytm母公司上市時,螞蟻出售約5%股份,一次性收益約60億元。

這意味著從阿里財報推算出的螞蟻賬面利潤,在扣除掉這些投資收益后,螞蟻的經營利潤估計不超470億元,同比2020年下降20%以上。

乍看扎眼,審視經營面并不奇怪。

回望2021年,螞蟻集團的金融業務版圖呈逐漸收縮之勢。先是主動下調余額寶規模。又在2021年11月分別將“花唄”和“借唄”進行品牌隔離。

2021年12月關閉了相互寶。甚至在2022年,又切割了網商銀行。

中信證券測算,過去一年螞蟻集團管理資產規模下滑超18%。

即使看似繁華的投資業務,也非高枕無憂。IT桔子數據顯示,2018年螞蟻共參與65起投資,總投資規模789.45億元。而2021年僅參與20起投資事件,總投資規模182.27億元,較2018年下跌76.91%。是否有“剎車”、吃“老本”考量?后續業績能持續嗎?

當然,這一切變化,與外部因素有直接關系。

但經營業績下滑卻是事實,管理層恐難辭其咎。若在此敏感背景,分紅拿錢,可能招致其他股東不滿、承受輿論壓力。要知道,大佬馬云可是位“體面”的人。

換言之,不拿錢的局氣背后,是否也有不好意思拿的無奈呢?

那么問題來了,既然業績承壓、業務重塑更需資金加持,為何還大手筆分紅?僅是為“體面”代價未免太大了。

03

安撫最優解

LAOCAI

6月9日,證監會發言人發布上述40字回應后。

螞蟻集團隨即公告,正在監管部門的指導下專注落實整改工作,目前沒有啟動IPO計劃。

受相關消息影響,阿里9日漲幅2.3%,遠低于8日的超10%漲幅,10日漲1.35%,13日則下跌7.98%,14日再降2.5%,結束了5連增。

資本市場,信心比黃金更重要。大手筆分紅是一味“安撫劑”,但終極的信心提振,還在基本面的逐漸改善,這是安撫最優解。

證監會的謹慎是有良苦用心的。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曾言:“沒有安全保障,就談不上創新和發展;沒有國家金融系統和整個金融行業的安全,就不可能有企業個體的安全?!?/p>

審視螞蟻過去模式,成就規模體量奔跑的同時,一些衍生隱患不可不察。

據招股書,截至2020年6月底,螞蟻集團微貸科技平臺促成的信貸余額為2.15萬億元,其中小微經營者信貸余額4217億元,占比僅20%左右,消費信貸余額1.73萬億元,占比約80%。

截至6月末,螞蟻小微和螞蟻商誠的實收資本分別為120億元和40億元,凈資產分別為175.86億元和182.39億元,合計358.25億元。

據公司債券信息公開平臺統計,2017年至螞蟻集團暫停上市期間,螞蟻旗下兩家小貸公司螞蟻小微、螞蟻商誠分別獲準發行總額達3340億元和1910億元的ABS(其中螞蟻小微有80億元ABS狀態為已受理),合計5250億元。

據環球老虎財經顯示:如此算來,螞蟻集團通過ABS方式融入的資金余額已然是其凈資產的14.65倍。按小微信貸專家嵇少峰的估算,螞蟻聯合貸款的出資比例大致低于1:9。

根據“放貸不能超其凈資產的4倍”,“聯合貸款出資比例不能低于30%”的規定,彼時螞蟻集團顯然達不到監管要求。

由此,A+H上市進程戛然而止也就在情理中。

行業分析師郝瑞表示,金融本質即杠桿,簡單說就是放大投資者結果的乘號工具。工具本身沒有對錯,例如將其用在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上,是利國利民之舉。而若杠桿過大或空轉過重,超出市場可接受范圍,同樣也能將負面結果無限放大,甚至引發系統風險。

正如重慶市前市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曾評價:“螞蟻集團的ABS,就是資產證券化,把消費貸款包裝成債券賣給投資者。30億干到3000億,100倍杠桿。表面用科技包裹金融創新,內核還是美國次級貸款那老一套。利用消費場景放大人性弱點,本身就是在作惡?!?/p>

經濟學家宋清輝也曾直言,螞蟻做的就是高利貸生意,把風險留給社會,自己卻收割暴利,這完全和國家普惠金融政策背道而馳,也不符合科創板上市導向。這樣靠鉆漏洞、榨百姓血汗錢起家的企業不應該在中國市場上市圈錢,建議監管部門立即終止螞蟻集團IPO,給人民一個交代!

當然,互聯網金融大潮下,這不是螞蟻一家問題。但背靠阿里、馬云的金字招牌,其行業示范效應不可小視。

由此看,螞蟻集團目下的專注整改,是趨勢所向,也有利長期主義。然水滴石穿、也非一蹴而就,慢工出細活,長遠看這對螞蟻是件好事。

但漫漫長路等待,對投資者不免一種煎熬。

04

可喜形勢 教訓反思

LAOCAI

當然,真正的好公司都是熬出來、磨出來的。如能經過烈火重塑、壯士斷腕,新生出一個價值螞蟻、穩優螞蟻,再多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不可否認,無論實控人馬云,還是董事長井賢棟,讓螞蟻早日上市應是夙愿。同樣不能否認,為早日整改合規,各方所作出的一系列努力。

一個直觀表現,即人事變動。

6月1日,螞蟻集團官網更新管理團隊信息,新增楊小蕾和史美倫擔任獨立董事。史美倫現任港交所主席,有金融界“鐵娘子”之稱,2001年至2004年其曾擔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被稱“少有精通中港兩地金融市場的精英”。楊小蕾則是恒豐銀行獨立董事。

業務面也有全新動態。尤其海外業務,螞蟻正加速布局東南亞市場。

2022年3月,螞蟻首次設立東南亞區域負責人職位,由郟航擔任總經理。6月6日,旗下全資子公司ANEXT Bank星熠數字銀行正式在新加坡開業,該行將專注服務于注冊地在新加坡的東南亞中小企業,尤其是從事跨境貿易的小微企業,為其提供創新、安全的多種數字金融服務。

2021年,還有四家海外公司陸續上市:7月印度數字生活服務平臺Zomato上市;8月印尼電商平臺Bukalapak上市;11月韓國最大的移動支付平臺KakaoPay上市;同月,印度最大移動支付平臺Paytm的母公司One97 Communications上市。

從此看,螞蟻集團的未來不乏看點,上述重啟一說并非完全空穴來風。

只是,越是形勢大好時,越要蹦上一根弦。

IPO卡殼帶來的反思啟示,依然需銘記:缺失風險意識的生長不可持續,相比規模速度,發展質量敬畏、合規根基敬畏、行穩致遠是關鍵。商機稍縱即逝,有些錯誤是不能犯的。如何將教訓轉化為經驗,是螞蟻乃至阿里需要思考的事情。

滄海桑田,有時一不留神,就會錯過一個時代。即使重啟IPO,整改之后的螞蟻又有多少稀缺價值?估值幾何?

穿越商場變幻莫測,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本文為銠財原創

如需轉載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