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商業的邏輯正在重構,經濟也開始了脫虛向實。

過去兩年只要押注了新能源的風口,都會成為投資界的新貴,例如“女巴菲特”Cathie Wood,押注特斯拉讓她一戰成名。

但很多時候,成敗總是一線之隔。

把Cathie Wood推向“神壇”的特斯拉,2021年給了她上了深刻的一課。據統計顯示,Cathie Wood掌管的旗艦基金ARKK 凈值2021年最大回撤幅度接近45%,而同期的納斯達克漲幅卻超過了21%。

2020年開局,特斯拉的下跌再次讓Cathie Wood受到了“重擊”。截至目前,年內特斯拉跌幅已經超過了38%。

與Cathie Wood的悲慘相反的是,今年“股神”再次被捧上了“神壇”。重倉雪佛蘭、狂買西方石油讓巴菲特成為年內為數不多財富正向增長的超級富豪。

在別人恐懼時貪婪,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巴菲特把他的這句名言運用到了極致。實際上從2016年開始,巴菲特就開啟了防御模式,主動降低倉位建倉蘋果。

當時,建倉蘋果的這個行為讓大部分人都不理解,甚至還有部分華爾街的投資人公開嘲諷巴菲特,尤其是2018年伯克希爾跑輸大盤時。

時間證明了巴菲特的投資眼光,也見證了他穿越牛熊的實力。

作為伯克希爾第一大重倉股,蘋果的股價持續上漲讓巴菲特平安地渡過了“晚年危機”,越上漲越加倉成了巴菲特的慣性動作。在今年的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巴菲特感嘆道,“如果不是蘋果上漲,我本可以買更多?!?br/>

他還透露,蘋果在一季度某次三連跌之后,伯克希爾馬上買入了6億美元的蘋果股票。據悉,他的平均買入成本為150美元/股。如今雖然蘋果的股價已經跌至131美元/股,但是巴菲特的“神話”卻得以續寫。

從2021年四季度開始,巴菲特就一改保守的狀態,開始主動出擊。僅一季度伯克希爾就買入了518億美元的股票,同時賣出了103億美元的股票,凈買入額度為415億美元。值得注意的是,伯克希爾的現金儲備也從2021年末的1440億美元下降至1063億美元。

2022年5月12日,福布斯發布2022全球企業2000強,伯克希爾首次取代工商銀行登頂榜首。

這些過往的“戰績”加上穿越牛熊的智慧,成就了巴菲特,也成就了伯克希爾。2022年6月17日晚上22:30分,巴菲特的最后一次慈善午餐拍賣結束,最終的成交價格為1900.01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276億元)。而這次的成交價格比上一次多了144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9700萬)。

據悉,截止拍賣前的最后三十秒,這一數字還是1300萬美元。

最后一屆加上今年巴菲特在市場的表現,給巴菲特的這項慈善午餐會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據統計顯示,自2000年以來,巴菲特的慈善午宴籌集的善款超過了53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5598億元)。

財富的終點是慈善,巴菲特受到妻子蘇珊的影響已經將慈善的午宴堅持了22年。在此之前,他還曾表示要捐出自己99%的財富,為此他也將自己持有的一半的股票捐出了,其中絕大部分都已經捐給了好友比爾蓋茨的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

6月15日,有消息稱,巴菲特再次向慈善機構捐贈了自己持有的伯克希爾B類股票,價值一共4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69億元),收到捐贈的有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信托基金以及四家家庭慈善機構。

綜合而言,我認為作為全球投資界活化石級別的人物,和巴菲特吃一次午餐,就能夠獲得不一樣的東西,最起碼在財富上,大部分都能利用巴菲特的名氣“賺”回相應的費用,而外界要等的就是這位“W”身份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