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鄉雞要上市,該解決哪些問題?

來源 | 經理人傳媒旗下《經理人》雜志

全媒體記者/楊笑笑

來源/官網

近日,安徽老鄉雞餐飲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老鄉雞”)正式披露了招股說明書,擬在上交所主板掛牌上市。

成立于2003年的老鄉雞,一直從事中式快餐服務,是一家專業提供中式快餐的全國連鎖經營企業。其前身為經營雞湯燉品的“肥西老母雞”快餐店。2012 年,肥西老母雞進行品牌升級,更名為“老鄉雞”。2017 年,老鄉雞以安徽大本營為原點,入駐南京、武漢,輻射周邊城市,開始布局全國。之后,老鄉雞以直營連鎖和加盟模式的經營模式實現快速擴張。截至2021年底,老鄉雞擁有1073家直營門店及加盟店。

疫情之下,餐飲業大受打擊,但是餐飲業卻掀起了上市潮,2021年9月,老娘舅進入上市輔導期,擬在A股上市,撈王也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2022年以來,七欣天、楊國福麻辣燙、和府撈面、鄉村基紛紛遞表港交所。但目前遞交上招股書的餐飲企業中,仍未有一家能夠成功掛牌。

那么,老鄉雞在這股上市潮中,能否順利上市,也成為了一個疑問。不僅如此,遞交招股書后,老鄉雞的盈利能力、員工流失率以及食品安全等問題備受質疑。

員工流失率將近50%,“中國好老板”留不住員工

曾經憑借著“手撕員工聯名降薪信”博得“中國好老板”人設的老鄉雞董事長,最近因為被曝出沒給全部員工買社保而道歉了。

“哪怕賣房子、賣車子,也要確保員工有飯吃”,老鄉雞董事長束從軒曾經的豪言壯志猶然在耳。但是打臉來得也快,這個“中國好老板”沒給全部員工購買社保,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實。

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未繳納社保的員工數分別有8035人、6135人、1874人,而同期內員工總人數分別為12844人、15400人、14503人。在2019年,未繳納社保的人數超過總人數的一半,但是到了2021年,繳納社保人數大幅增加,但是仍然有部分員工沒能享受社保福利。而老鄉雞2021年社保繳納人數大幅增加,被外界質疑為老鄉雞是為了上市做準備。

對于未繳納社保的原因,招股書解釋部分勞務派遣的員工因年齡較大、流動性較大等原因,社保、公積金個人部分繳納意愿較低,除此之外,退休返聘、已繳納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在外參保、新入職員工尚未開始繳納等。

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二條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這意味著繳納社會保險費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的法定義務,老鄉雞解釋員工“自愿放棄”、或“尚未開始”,實際上是對勞動者依法享受社會保險權利和義務的漠視。

事實上,揭開老鄉雞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是將近50%的員工流失率。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的員工流失率居高不下,分別為42.50%、47.47%、47.87%,近兩年的員工流失率都將近50%。

“中國好老板”都留不住員工,根源就在于員工待遇或許并沒有看起來那么好。對于員工的離職,馬云曾表示,員工離職原因無非兩條,一是錢沒給到位,二是心委屈了。這些歸根到底就一條,干得不爽。除了未繳納社保,老鄉雞基層員工和中高層員工的工資水平相差甚遠。

2019年至2021年,基層員工年薪分別為5.18萬元/年、5.26萬元/年、6.40萬元/年;分崗位來看,門店人員和生產人員的平均薪酬薪酬水平是最低的。2019年,門店人員和生產人員的平均年薪僅為4.82萬元、6.04萬元,到了2021年后,薪酬待遇略有提升,分別為5.86萬元、7.77萬元。

毛利率持續低下,老鄉雞走不出安徽大本營?

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分別實現營收28.59億元、34.54億元、43.93億元,凈利潤1.59億元、1.05億元、1.35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1.61億元、0.95億元、1.39億元。報告期內,毛利率分別為19.02%、17.28%和 16.56%。對比同行業公司的情況,2019年至2021年,同行公司平均毛利率的分別為49.64%、20.67%、20.35%,可以看出,老鄉雞的毛利率遠遠低于同行公司平均水平,且出現連年下跌的趨勢。

從營收情況來看,老鄉雞的利潤主要來源于主營業務收入產生的毛利,主營業務毛利占比分別為98.85%、99.41%和99.55%。然而,2019年至2021年,主營業務毛利率也分別只有18.89%、17.24%、16.53%。對此,老鄉雞解釋主要原因系公司主要原材料成本上升、人工成本上升和疫情影響所致。

綜合毛利率和主營業務毛利率長期處于低位的原因,是營業成本的高企。從老鄉雞主營業務成本的構成來看,直接材料的成本高昂,占主營業務成本比重較高。

2019年至2021年,直接材料花費9.55億元、13億元、16.38億元,漲價十分明顯,分別占成本比例41.35%、45.67%和44.81%。人工方面,各期內開支6.71億元、7.51億元、10.34億元,人工成本在2021年也有所增加。報告各期內,老鄉雞主營業務的營業成本分別達到23.09億元、28.48億元、36.56億元。

在原材料、人工、門店租金等營業成本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老鄉雞在廣告宣傳費上也維持著較高的支出,2019年至2021年三年累計支出2.32億元的廣告宣傳費。

從銷售區域對營業收入的貢獻來看,老鄉雞的國內銷售區域分為華東、華中、華南和華北四個區域。其中,華東地區是最重要的銷售區域,該區域的銷售金額在營收中占大頭,報告期內各年的產品銷售金額占比89%以上。

從老鄉雞招股書來看,截至2021年底,其位于安徽的門店共有673家,江蘇158家,湖北130家,深圳和北京則分別只有10家和12家。報告期內來自于安徽市場的收入占比始終處于較高水平,分別為82.01%、79.97%、70.65%。

此外,老鄉雞不僅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在資金壓力上面,老鄉雞同樣承受著高壓負債。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流動資產分別為4.06億元、8.56億元、8.59億元,流動負債分別為4.05億元、7.66億元、12億元,負債總額分別為4.14億元、7.71億元、21.39億元,三年時間,負債總額翻倍增長,可見其資金壓力明顯。報告期各期末,母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3.41%、34.03%和50.10%。

報告期各期內,老鄉雞的流動比率分別為1.00、1.12和0.72,速動比率分別為0.75、0.95和0.60。和同行企業相比,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都比同行企業的平均值要低。

盡管門店遍布全國,但是營收主要依賴安徽大本營,在毛利率下滑、負債率提升,整體盈利能力不足的情況下,如何突圍,成為了老鄉雞必須面對的問題。

逆勢擴張,老鄉雞的底氣在哪里

據招股書披露,老鄉雞擬發行新股6353萬股,募集資金12億元,其中,4.75億元用于老鄉雞華東總部建設,5.1億元用于新增餐飲門店建設項目,2.15億元用于數據信息化升級建設項目。

可以看出,老鄉雞的融資用途中,將近一半融資是用于擴增餐飲門店,并打算在安徽以外的城市進行深度布局。根據規劃,老鄉雞將在3年內在上海、南京、蘇州、深圳、北京、武漢、杭州、合肥、蕪湖和六安等 10 個重點城市開設 700 家直營門店。要知道,2021年末,老鄉雞的直營門店和加盟店總數也才1073家,如果再開700家直營店,不算加盟店的話,那么門店總數至少將達到1773家。

在新增門店建設項目上,老鄉雞計劃投資8.1億,項目總投資包括建筑工程費、設備購置費、安裝工程費、工程建設其他費和鋪底流動資金。其中建筑工程費投資3.09億元、設備購置費投資 3.02億元、安裝工程費投資182.44萬元、工程建設其他費投資 1.22億元、預備費 0.34億元、鋪底流動資金投資0.42億元。

在上文的分析我們可以了解到,近年來老鄉雞的營業成本居高不下,原材料、人力、租金等漲價明顯,扣除項目的工程費、設備購置等費用,在擴增門店項目上,老鄉雞還要承擔高額的原材料成本、人力成本等費用。

老鄉雞80%左右的營收是來自安徽市場,那么走出安徽后,在上海、南京、北京、深圳等地方布局,未來能否改善營收區域結構?

此外,或許受飲食習慣、口味、風俗等的影響,老鄉雞在安徽以外的地方呈現出了“水土不服”的現象,除安徽外,老鄉雞在其他地方的營收并不可觀。與此同時,老鄉雞2021年多數新開的門店仍處于虧損狀態,其中以一線城市的虧損最為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消費者對老鄉雞的褒貶不一,老鄉雞涉及食品安全的處罰也不少。在美團上,以深圳的門店為例,不少顧客紛紛吐槽菜品貴但是份量少,上菜服務員不講衛生,手碰到飯菜,味道一般等。

在黑貓投訴上,有消費投訴在老鄉雞的娃娃菜中經常吃到蟲子,訂購的外賣變質,還有消費者反映菜品中出現頭發、蚊子等,被店長回復稱“吃出頭發很正?!?,還有消費者反映吃完后出現頭暈肚子疼等。

據招股書披露,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在食品安全、衛生、環保、消防等方面受到相關部門的處罰共19起,其中包含門店餐飲服務許可證過期,有門店未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產品混有異物,餐具、飲具和盛放直接入口食品的容器,使用前未經洗凈、消毒或者清洗消毒不合格等。

另外,近日,老鄉雞門店因使用過期原料被罰8萬元。企查查APP顯示,6月6日,老鄉雞(上海)餐飲有限公司凱旋路店因用超過保質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劑生產食品、食品添加劑,被長寧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沒收違法所得6273元、罰款8萬元。企查查信息顯示,該門店成立于2021年5月,負責人為張瓊。

消費者投訴不斷、涉食品安全問題處罰頻頻傳出,這不得不讓消費者對老鄉雞的食品安全問題產生質疑。

近兩年來,受疫情疊加的影響,餐飲行業可謂是步入了寒冬。老鄉雞在招股書中也提到,2021 年度,南京、揚州、上海、北京、深圳、杭州等公司門店所在地仍發生了短期疫情,對公司的門店經營造成了一定影響。那么,在未來疫情防控常態化下,餐飲行業的復蘇發展仍將面臨眾多挑戰。在這樣的背景下逆勢擴張,未來如何盈利問題,將深深困擾著老鄉雞。

此外,針對老鄉雞未交給全部員工繳納社保、公司毛利率長期低于同行平均水平,如何提高毛利率,在未來如何改善營收依賴安徽大本營的現狀,以及消費者投訴的食品安全問題等,《經理人》雜志全媒體致函老鄉雞,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