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銀行的錢,你的錢已經被轉走了!”

河南村鎮銀行事件,不僅給了信用體系一記重拳,還上演了各種離奇戲碼,刷新認知。

比如鄭州市委政法委馮獻彬、市委副書記張琳琳居然私自給一些農村銀行的存款人來鄭賦紅碼。事后,這些“賦碼爺”也不過是接受了“撤職、記大過”這種皮毛處分,而之前那些偽造紅碼的群眾卻直接背上刑事處罰。

近日,事情又再次出現反轉。

6月26日當天中午,其中一家涉案銀行——河南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突然在12:41至12:56之間開通線上交易系統15分鐘,與此同時,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官網仍掛著線上交易系統關閉的公告。

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的回應為:系統出現異常,取走的要配合調查。

而根據新華日報財經的報道,有一部分儲戶是成功取走錢,但是其中又有一部分儲戶取走的錢當晚就被銀行追回。

對此專家還“有理有據”地解讀為:“這是銀行的錢,你的錢已經被轉走了!”

400億存款不翼而飛,咬定主謀是一個幾年前就跑路國外的人,為了“鎮壓”儲戶無底線地賦紅碼。

如今又系統異常?

演得真的跟小說一樣跌宕起伏。

事實上,在那失蹤的400億里,不止有賦碼爺,不止有犯罪,還有百度的身影。

互聯網界有這么一句形容:阿里的營銷最給力,微信的用戶體驗最好,而百度是技術派。

在BAT里,百度沉醉于研發的形象,似乎比另外的“杭州必勝客”“南山必勝客”正面點。

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01

助力跨省吸納資金

要知道為什么這次村鎮銀行事件和百度有關,我們就要追溯到村鎮銀行的起源。

村鎮銀行源于2006年12月中國銀監會發布的一份文件,對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實行“低門檻、寬準入、嚴監管”的政策。

這份文件的適用范圍為中西部、東北和海南省的縣(市)及縣(市)以下地區,以及其他?。▍^、市)的國定貧困縣和省定貧困縣。

從村鎮銀行的設置區域,我們很容易推測出村鎮銀行自的“出身”不會太富貴。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只需要找到一家最低持股20%的境內銀行業金融機構,聯合其它單一持股不超過10%的投資人,即可以最低注冊資本100萬元,設立一家村鎮銀行。

讀到這里,你可能會奇怪,這樣一類銀行,為什么會有能力吸收400億元的存款?儲戶還遍布全國?

確實該奇怪——

因為單靠村鎮銀行自己真的辦不到。

這些村鎮銀行在網點數量、客戶資源、品牌影響力、市場營銷能力都遠遠不足以與傳統大銀行抗衡,資產不良率甚至比城商行都高。

為了活下去,它們抱上了互聯網金融的大腿。

首先是基于儲戶對銀行的信任“銷售”理財產品,再利用互聯網平臺把這些理財產品銷售范圍擴大到全國,這才有了“為什么涉案的只有4家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卻能遍布全國”。

這些互聯網金融平臺都是背靠一些互聯網大鱷,不僅操作方便,而且利率相對普通產品高出些許。在這次事件還沒發生前,市場熱度不小,不止村鎮銀行,許多城商行、農商行都陸續加入這種合作。

而百度旗下的度小滿,則是這些平臺中的主力軍。



02

背靠百度

度小滿原名為百度金融,原本是百度旗下金融方面的業務板塊。

2018年4月,百度金融服務事業群組正式完成拆分融資協議簽署,啟用全新品牌“度小滿”,實現獨立運營。

目前,度小滿已通過“有錢花”、“度小滿理財”、“度小滿基金”、“度小滿保險經紀”、“度小滿支付”等產品與服務完成了在信貸、財富管理、支付、保險以及金融科技領域的布局。

根據胡潤發布的金融科技公司估值來看,2020年度小滿估值僅為200億元,而與之同為互聯網金融平臺的螞蟻集團估值卻高達1萬億,微信和京東旗下的微眾銀行以及京東科技的估值也是超千億。

度小滿的估值反映的是百度的沒落。

在互聯網發展的這幾十年里,可以暫時分為PC時代以及喬幫主造出來的移動時代。

PC時代,搜索引擎是流量入口?!鞍俣纫幌隆豹殬湟粠?。百度賺得盆滿缽滿。

到了移動時代,百度卻難以推出現象級產品。從市值來看,百度已跌出中國互聯網公司前五,被拼多多、美團超越。此前在2011年,百度市值一度超越騰訊、阿里,成為中國互聯網企業市值第一的公司。

2016年轟動中國互聯網的魏則西事件后,百度更跌落神壇——被許多網友拒絕再“百度一下”。

有趣的是,在4月初河南村鎮銀行事件發生之后,度小滿支付在隨后的4月25日進行了工商變更,梁志祥退出法定代表人并卸任董事長職位,由孫云豐接任;李彥宏卸任監事職位,由張苗接任;同時,董事新增葛新、胡瑋瑋等多人。

這“一切的恰巧”,究竟是出于何種目的,我們無從得知。



03

度小滿們的“末路”?

事實上,“缺少粘性用戶,消費場景不多”才是度小滿致命內傷。

螞蟻有支付寶,微眾有微信,京東科技有京東,毫無例外,這些互金平臺都或多或少地涵蓋生活的各種需要消費、需要交易的場景——衣食住行。但是這些場景,百度有但是不強。

最拿手的百度地圖,雖有不少AI方向的功能加持,比如“AI租房”、“智能語音”、“智能導航”,如何變現始終還在路上。

百度曾試圖鎖定教育場景,即為主流教育平臺提供分期信貸服務。

然而,這一步戰略很“短命”,直接被2021年出臺的“雙減”政策一鍋端,校外培訓機構自身難保,連俞敏洪都要直播帶貨轉型。

此外,自從2020年螞蟻集團的上市被緊急喊停,高層對這類金融科技公司的監管加大了力度。

2021年1月,央行發布《征信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該意見將為金融經濟活動提供服務、用于判斷個人和企業信用狀況的各類信息界定為信用信息,其信息服務活動界定為征信活動。此外,利用該信息對個人或企業畫像、評價等業務也界定為征信業務。

換句話說,度小滿們這種的導流模式(通過海量場景數據為銀行等金融機構撮合貸款、提供技術服務、信用評級和風控管理)涉及征信業務,均將納入監管。

河南村鎮銀行事件后,這種政策有望會繼續出臺。

另一方面,數字人民幣的推廣也是我們應該關注的。

數字人民幣的發行與記錄只面向央媽,其整體的可追溯性更強,國家對貨幣的全流程監管會更加全面和到位,資金也是會無所遁形。

根據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發布會數據,截至 2021 年12 月 31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場景已超過 809萬個,累計開立個人錢包 2.61億個,交易金額 876億元。

相比之下,2021年第三季度,銀行共處理移動支付與網上支付金額就高達 714 萬億元。

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幫儲戶追回血汗錢很重要,整頓規范監管避免再發生類似的事情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