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前飯后太子奶,天天補充乳酸菌?!?/p>

小時候,這句廣告語,讓湖南乳企太子奶火遍大江南北,知名度更是碾壓彼時的蒙牛和伊利;

想當年它拿下了全中國80%的乳業市場,光經銷商就超過了7000家,5年營收超過30億。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從小喝到大的太子奶,就是8090后的童年回憶!

然而,時至今日,消費者卻可能再也無法在超市貨架上找到它的身影。

也是,這個品牌確實沉寂得實在太久了,它最后一次出現,卻是因為股權被公開司法拍賣。

更慘的是,2039次圍觀,有19人設置提醒,但卻無一人出價報名……股權7折拍賣仍遭流拍,曾打敗樂百氏和娃哈哈的太子奶還有救嗎?

一則股權拍賣公告,將昔日發酵乳“老大”太子奶再次拉入公眾視線。

日前,新華聯控股有限公司(000620.SZ)所持湖南太子奶集團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太子奶”)40%股權拍賣“已流拍”,拍賣過程中無人出價。

司法拍賣信息顯示,新華聯所持太子奶40%的股權被公開拍賣,拍賣方是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這筆股權評估價為1.25億元,起拍價為8756.76萬元,相當于七折折扣,拍賣保證金為437.84萬元,增價幅度為43萬元。

這場股權拍賣,雖然吸引了2039次圍觀,有19人設置提醒,但卻沒有一人出價報名。那些觀望不前的人,大概率是覺得太子奶的股權不值起拍價。

最終,太子奶的40%股權陷入無人問津的窘境,慘遭流拍!

想想也是,在大股東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更別提其他人了。

作為太子奶集團持股60%的大股東,三元股份于7月1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作為湖南太子奶股東享有優先購買權,北京市三中院向公司征詢是否主張優先購買權。經綜合考慮,公司本次擬放棄優先購買權且不參與本次拍賣。

連大股東都放棄掙扎了,也就基本宣判了太子奶的“死刑”,太子奶如今正陷入尷尬——躺又躺不平,卷又卷不起。

值得一提的是,這并非是太子奶股權首次被掛出拍賣。

2021年7月,新華聯所持太子奶的全部股權就被掛出,評估價同樣為1.52億元,但起拍價為1.06億元,但此次拍賣后根據湖南省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來函中止。直到此次再次被掛出拍賣。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這部分股權再度拍賣,估計還得打折!

太子奶,曾經也是“天之驕子”!

家喻戶曉的太子奶曾是中國乳酸菌飲料行業的龍頭老大,是中國知名的快消品牌,2010年,它因為無法清償負債而被重整;

在破產重整10多年后,曾經“兒時的回憶”飲料神話太子奶卻以這種方式回歸公眾視野,令人唏噓不已。

太子奶在最輝煌的時候,占據了國內乳酸菌市場70%以上的份額,一度超過娃哈哈的AD鈣奶。但到了今天,太子奶可以說是風光不再。

這個從1996年成立的一代傳奇,是怎樣一步步失去最強王者地位的呢?

1996年,以300元起家,在嘗試過賣掛歷、開酒店后,36歲的湖南人李途純在株洲建立了太子牛奶廠。

同年11月,李途純推出乳酸菌飲料,品牌形象為日出的紅色,品名叫“太子奶”!

而太子奶首次被大眾認知,還是因為1997年的那次央視標王拍賣。

那一年,太子奶創始人李途純豪擲8888萬元天價贏得央視“廣告標王”,由此在全國市場打響名氣。

據中國青年報2010年5月報道,一位知情人士稱當時太子奶的資產總額還沒有競標價格高,李途純到央視競標都是借錢去的。

總之,成為“標王”的這場豪賭,李途純贏了,太子奶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商人變成了株洲市的紅人,當地銀行主動找他放貸,經銷商排隊托關系來訂貨,由于當時的太子奶只有一條生產線,許多經銷商都要等上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才能提貨。

“餐前餐后太子奶,天天補充乳酸菌”這句廣告語許多人至今還記得,太子奶也進入了高速發展階段。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實際上,太子奶盲目擴張和虛構繁榮市場的動作早已為自己的隕落埋下隱患。

8888萬成為“標王”之后,不到10年時間,太子奶已經家喻戶曉,營銷額也是一路飆升;

2001年到2007年的六年里,太子奶業績翻了無數倍,銷售額從5000萬元飆升至30億元,全國經銷商超過7000家,市場占有率也飆升至將近80%,全國成為了無可厚非的乳酸菌飲料行業老大!

而李途純也從一個窮小子到了身價數十億的富豪,彼時意氣風發的他豪言:太子奶將成為一家千年企業,給我3年時間我還你1000億”,但殊不知的是一場危機正在降臨。

太子奶的成功也讓李途純開始了膨脹,在2005年的時候就開始進入了多元化發展的道路。

但畢竟李途純只能算是個外行人,因為缺乏經驗和軟硬實力不具備,多管齊下遍地開花的多元化戰略沒帶來預期的規模翻倍,反而使得太子奶的資金周轉出現危機。

2008年也是太子奶轉盛為衰的分界點。

2008年1月前后,全國范圍內的冰雪災害天氣,使太子奶失去了春節旺季,接踵而至的三鹿奶粉事件,對當年奶制品行業產生了巨大沖擊,太子奶自然也受到波及。

2008年,在伊利、蒙牛等乳業巨頭的猛烈沖擊下,外加上美國突然爆發的次貸危機,太子奶的資金鏈出現了問題,數十億欠款下,李途純失去了對太子奶的控制權。

風光十年,難逃重組命運,在2011年被三元股份、新華聯收購。兩強聯手也沒能讓太子奶重生,至今成為新華聯難出手的燙手山芋。

重組之后,太子奶雖然業績有所起色,但仍處于連年虧損的狀態,甚至拖累了大股東的業績。

三元股份財報,太子奶營業收入從2016年起開始下降,從1.82億元降至1億元以下,且降幅擴大,到2021年,營收已不足2000萬元;

2012年-2021年太子奶只有2015年、2019年凈利潤為正,其他年份均為虧損!

三元股份最新公告顯示,2022年1至3月,太子奶實現營收約515.6萬元,實現的凈利潤約為-426.2萬元。

在歷經資金鏈斷裂、破產重整后,曾以8888萬元拿下央視年度標王的太子奶,如今員工僅88人,廠區的設備也已老化停產,部分廠房出租,全線產品委托在外加工。

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末,太子奶申報的資產總額賬面價值為2.33億元,評估價為為3.22億元,增值率為38.47%,申報的負債總額賬面價值為920.17萬元,凈資產2.23億元,評估值為3.13億元,增值率為40.05%。公司目前無恢復生產計劃,生產設備也將逐步處置,市場上怕是難以再見“日出白瓶”。

堂堂一個飲料企業,靠出租廠房(而且還沒有完全租完)實現營收,其慘淡可想而知。

雖說太子奶現在還有員工88人,但他們并不能像樂視員工那樣,靠一部《甄嬛傳》版權吃一輩子。

如果生產區不恢復生產,生產設備被處置,他們終將被時代浪潮拍死在沙灘上。

現在的太子奶,散發著一種“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得悲壯,全然不見當年的意氣風發。

太子奶未來能否重整旗鼓?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參考資料:

《消失的太子奶》,時代財經

《太子奶股權流拍:曾經的乳業巨頭,如今無人問津》,界面新聞

《太子奶40%股權流拍,如今市場難再見“日出白瓶”》,紅星新聞

《40%股權被司法拍賣,常年虧損的“太子奶”前路難行》,新京報

《一代神話太子奶逃不出的宿命:廠區廢置、股權拍賣,被收購十年無緣崛起》,湘財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