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了許久的春蘭股份,交出了一份亮眼的半年報。

7月13日收盤后,春蘭股份對外披露了其上半年的業績預告。根據業績預告顯示,2022年上半年,春蘭股份實現凈利潤7740萬到9250萬,和去年同期相比大增2100.12%~2529.35%;實現扣非凈利潤為7630萬到9110萬,和去年同期相比大增3374.93%~4049.01%。

不過,雖然業績數據頗為亮眼,但在二級市場方面,春蘭股份的股價卻并未跟隨大漲,反而是連續出現了沖高回落的情況,而這背后的原因,或許還是出在了這份業績預告之上。

雖然春蘭股份上半年業績大增,但這背后主要的影響因素其實還是來自房地產業務。在業績預告中,春蘭股份提到業績預增主要系“子公司泰州星威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有新開發完工的房產交房銷售”所帶來的,而對于空調這個曾經的主營業務,春蘭股份卻只字未提,顯然并沒有多大的起色。

作為曾經的空調龍頭,在主營業務空調衰落的情況下,如今的春蘭股份仍在借助地產業務“續命”。不過,在房地產行業逐漸衰落的大背景下,春蘭股份借助地產業務“續命”恐怕難以持續,而其距離真正的復蘇,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去走。

昔日“空調霸主”的輝煌歷史

關于春蘭股份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68年前的“五四鐵器合作社”。

這家在1954年由幾名打鐵匠聯合創辦的小型合作社,在經歷了多次所有制改革以及合并后,最終成了泰州冷氣設備廠,而這正是春蘭股份的前身。

不過,因為經營不善的原因,泰州冷氣設備廠在1980后就開始陷入困境,一度瀕臨破產,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關鍵人物——陶建幸,在1985年來到了泰州冷氣設備廠。

作為當時為數不多的大學生,畢業于南京大學數學系的陶建幸受到了重用,才32歲的他來到泰州冷氣設備廠后便升任廠長,成了泰州冷氣設備廠第四任廠長,可謂少年得志。

而陶建幸也不負眾望,在來到泰州冷氣設備廠后,先是將廠里許多的產品線砍掉,只留下了空調這個產品線,而后又提出了要設立“市場銷售代理制”,在全國建立銷售網,正是憑借著這兩步棋,陶建幸很快就將泰州冷氣設備廠拉出了泥潭,沒多久,泰州冷氣設備廠也改名成了“春蘭集團”。

1994年,在陶建幸接手春蘭集團的第九年,春蘭集團已經成為國內當之無愧的“空調霸主”,市場占有率高達40%,每賣出三臺空調就有一臺是春蘭牌的;而這之中,7000大卡以上的機型更是壟斷了80%的市場份額,春蘭空調在當時甚至還位列全球七大空調生產廠商之一。

當時,連格力的創始人朱江洪也公開表示過:作為春蘭的粉絲,格力一直在模仿春蘭。

也是在這一年,春蘭股份成功登陸資本市場,成為當時為數不多的上市公司。在那一年,春蘭空調的銷售額已經達到了53億元人民幣,凈利潤則達到了6億元人民幣,而當時的格力空調,銷售額也才僅僅6億元,還不到春蘭股份的零頭。

不過,正當大家以為春蘭股份可以繼續高歌猛進的時候,沒有想到的是,才沒過多久,這卻已經成為春蘭股份的“巔峰時刻”。

敗走多元化,“空調霸主”跌落神壇

2000年,通用電氣總部迎來了一支中國企業家觀摩團。

這支觀摩團可以說是“大咖云集”,其中既有中海油的多名總裁,也有海爾集團的時任掌門人張瑞敏、聯想集團的時任掌門人柳傳志,當然少不了的還有春蘭股份的掌門人陶建幸。

對于陶建幸而言,之所以來到通用電氣觀摩學習,主要是因為春蘭股份正處于多元化轉型時期,不過可惜的是,這一次的觀摩學習并未讓春蘭股份成為下一個通用電氣,反而成了春蘭股份衰落的開始。

春蘭股份的轉型開始于1995年,當時已經成功登陸資本市場的“空調霸主”,因為有了資本市場的幫助,資金頗為充足,而陶建幸則認為當時集團的空調業務已經接近“頂部”,需要尋找新的增長曲線,在這個大背景下,春蘭股份開始了風風火火的多元化轉型。

春蘭股份的第一次多元化嘗試選擇了摩托車業務,先后推出了“春蘭虎”、“春蘭豹”兩個系列產品,當時正處于摩托車行業飛速發展的階段,春蘭股份也有所斬獲,僅在1997年上半年就賣出了6萬臺摩托車,實現營收超過了10億元,情況一片大好。

而因為摩托車業務開展得相當不錯,1997年,春蘭股份又以7.2億收購南京東風汽車有限公司 ,組建春蘭汽車有限公司,進軍卡車行業,接下來的幾年,春蘭股份又分別入局了洗衣機、彩電、冰箱等行業,甚至還成立了高能動力鎳氫電池事業部,并研發出國內第一塊擁有完全自主產權的高能動力鎳氫電池。

不過,雖然多元化業務開展得火熱,但春蘭股份最為核心的業務——空調,已經逐漸遭到了拋棄。

最終,春蘭股份也無可避免地受到了多元化的反噬,如曾經取得不錯成績的摩托車業務,因為大批城市出臺“限摩政策”而快速衰落;而卡車業務,則是因為技術落后,最終折價出售,至于洗衣機、彩電、冰箱等業務,幾乎都沒有太好的表現,春蘭股份辛辛苦苦嘗試了近10年的多元化,全部以失敗告終。

而這個時候,當春蘭股份再想撿起曾經的“王牌業務”——空調時,格力、美的等巨頭都已經崛起,春蘭股份也再沒有與這些巨頭競爭的實力,最終不得不跌落神壇,到2008年時,春蘭股份甚至因為連續三年虧損而被上交所停牌,最終歷經磨難才保住了自己的上市地位。

靠地產業務“續命”,春蘭距離復蘇還有多遠?

從目前來看,春蘭股份的空調業務已接近“凋零”。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截至去年的四季度,春蘭股份的空調器業務營收僅為1.58億,占收入比例的67.01%,而看龍頭格力電器以及美的集團,兩家公司在去年四季度空調業務的營收分別為1317億以及1419億,很顯然,春蘭股份格力電器、美的集團已經不在一個層級之上。

而在這種情況下,春蘭股份唯一的“救命稻草”,可能也就只有房地產業務了。

關于春蘭股份旗下的房地產業務,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當時為了“保殼”,春蘭股份以3.93億元的價格對子公司泰州星威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進行增資,正是當年的這個操作,成了如今春蘭股份最后的“救命稻草”。

而到了今年上半年,春蘭股份也借助地產業務實現了業績的大幅增長。

根據業績預告顯示,2022年上半年,春蘭股份實現凈利潤7740萬到9250萬,和去年同期相比大增2100.12%~2529.35%;實現扣非凈利潤為7630萬到9110萬,和去年同期相比大增3374.93%~4049.01%。而至于業績大增的原因,主要系“子公司泰州星威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新開發完工的房產交房銷售”所帶來的。

不過,對于春蘭股份而言,想要借助房地產業務“翻身”并不現實。一方面,春蘭股份的房地產業務體量并不大,而另一方面,目前房地產行業正逐漸衰落,春蘭股份的業績增長并沒有持續性,如果真的想要再次“復蘇”,可能還要從其他的地方來思考。

由此來看,雖然上半年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但春蘭股份距離真正的“復蘇”,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