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研發,就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藥企要想跑贏,除了技術因素,還要有幾分運氣。

對于技術或運氣不占優勢的藥企來說,冒然跟進新冠疫苗研發,等待你的或許不是大賺,而是血虧的局面。

這方面,康泰生物很有發言權。在新冠疫苗領域,康泰生物絕對是入局最早的選手,并且多個技術路線共同推進:

不僅快速跟進滅活疫苗研發,還引進了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并與艾棣維欣合作研發DNA疫苗。

目前,公司唯一進入商業化階段的是滅活疫苗。遺憾的是,滅活疫苗卻成了公司的“累贅”。

7月24日,康泰生物發布公告表示,隨著市場環境發生變化,公司新冠疫苗銷量快速下滑,所以將新冠疫苗相關研發支出及物料產品進行資產減值準備:

累計金額達5.55億元。受該減值事項影響,康泰生物凈利潤大幅下滑70.29-61.37%。

新冠疫苗成為“負資產”, 康泰生物是第一個,但不會是最后一個。

/ 01 /

國內外疫苗需求減少,

計提4億損失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疫苗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那些研發速度居前的藥企,也獲得了豐厚的回報,尤其科興疫苗的造富神話,廣為流傳。

但眼下,疫苗生意似乎急轉而下。曾積極布局新冠疫苗研發的康泰生物,似乎對后續新冠疫苗銷售相對悲觀。

可以看到,康泰生物的新冠疫苗已經快速“遇冷”。根據公告,公司表示二季度以來國內外新冠疫苗接種環境發生較大變化,新冠疫苗需求量下降較快,公司新冠疫苗銷量快速下滑。

這也不難理解。截至7月22日,我國疫苗接種總人數達到12.98億人,普及率已相當高。

而出海雖還有空間,但康泰生物疫苗的海外III期臨床尚未完成。公司表示,因俄烏戰爭的影響導致在烏克蘭III期臨床數據揭盲延后,后續銷售具有較大不確定性。

綜合因素導致,新冠疫苗成了康泰生物的“負資產”。一方面,公司對新冠疫苗的庫存商品、半成品以及4月份之前的研發開支進行減值,總金額高達4.14億元。

另一方面,公司對二季度發生的研發開支,直接進行費用化處理。正常情況下,研發費用可以進行資本化,“攤銷”至后續月份、年份,最終起到平滑業績的作用。

但很顯然,隨著預期發生變化,康泰生物對新冠疫苗已不抱過高期望,索性將研發費用在這一季度全部體現,金額為1.4億元。

最終算下來,共計5.54億元。這直接導致康泰生物上半年凈利潤“大變臉”,大幅下滑70.29%-61.37%。

某種程度上,康泰生物打響了新冠疫苗暴雷的第一槍。

/ 02 /

病毒不斷變異,

壓力最大的是滅活疫苗

當然,并非所有疫苗玩家,都會像康泰生物一樣完全喪失機會。

康泰生物新冠疫苗需求之所以大幅下降,與全球疫苗接種率大幅提升有關,但更重要的是,吃了“滅活”這一技術路線的虧。

雖然全球疫苗接種率已經較高,但需求仍然存在。原因在于兩點:

其一,海外接種率仍有待提高。即便是疫苗供應最充足的美國,接種率還有提升空間,更不用說其他亞非拉國家。也正因此,市場對于前不久獲批上市的諾瓦瓦克斯新冠疫苗,依然有所期待;

其二,持續的加強針需求。新冠病毒不斷變異,突破疫苗接種防線。這也需要我們繼續接種疫苗,以起到更好的保護效果。不久前,便有消息表示美國將推動第四針新冠疫苗的接種。

國內方面也是如此,盡管疫苗普及率已經非常高,但加強針的需求同樣存在。目前,我國第三針加強針尚未完成普及,加強免疫接種率為71.7%;另外,未來國內或許也會如美國一樣,推進第四針疫苗接種。

只不過,面對看得見的需求,滅活疫苗卻沒有太大機會了。原因在于,針對奧密克戎,滅活新冠疫苗戰斗力太弱。

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顯示,無論是接種兩針復必泰、兩針科興滅活疫苗還是三針科興滅活疫苗,受試者血液中和抗體針對奧密克戎毒株中和效力均較弱,難以提供有效的保護。

而通過異源加強免疫,即完成基礎疫苗接種后,采用不同技術路線的疫苗進行加強免疫接種,則可以提高中和抗體滴度。

張文宏團隊此前發表的論文也指出,在兩針滅活疫苗后,接種不同種類的加強針可以提供更好的保護效果。

因此,加強針的選擇不再僅限于滅活疫苗。國內對未來新冠病毒疫苗加強免疫接種也提出了新的要求,異源加強針被納入其中,不少地方已經將重組蛋白疫苗當作加強針的新選擇。

也就是說,面對變種毒株不能提供較好的保護效果,這是滅活疫苗逐漸退出全球舞臺的根本原因。這也是康泰生物新冠疫苗銷量快速下滑的根源。

當然,康泰生物還有DNA疫苗在研,只不過尚在1期臨床,距離問世還有時日,能否抓住最后的加強針需求,還有極大的不確定性。

至于其它技術路線的疫苗玩家,若能在保證研發速度的同時,用扎實的數據證明自己,依然還有機會。

/ 03 /

階段紅利過后,

技術突破才是關鍵

不管怎么說,相比此前,新冠疫苗這門生意的前景在變差是不爭的事實。

回到商業邏輯層面,新冠疫苗加強針同樣需要講究量價邏輯。雖然疫苗需求量還在,但隨著入場玩家的增多,疫苗定價一降再降,利潤空間不斷被壓縮。

我們可以簡單測算一下。此前醫保局負責人在采訪時談到,國內新冠滅活疫苗定價每劑低于20元。而根據科興生物財報分析,2021年科興生物生產成本4.4億美元,按照目前匯率約合人民幣29.5億元。

科興疫苗去年銷量為25億劑左右,在不計算研發成本的情況下,單劑滅活疫苗成本在1元左右。算下來,即便以10元的價格進行計算,單劑利潤已經由當初的50元左右下降到9元。

沒辦法,這是由供給決定的。過去,由于新冠疫苗的稀缺性,讓科興疫苗等進度領先的玩家年賺800億。但如今,國內已有近10款疫苗獲批上市,還有一眾玩家在趕來的路上。

康泰生物、科興疫苗等例子已經提醒我們,盡管新冠兇猛,但疫情帶來的終究是階段性紅利、非經常性收益。

從這個角度出發,未來對于新冠疫苗玩家的關注,核心點不應是疫苗帶來的利潤,而是公司通過新冠疫苗取得的技術突破。

目前看,國內入場玩家較多,涉及的技術路線也較多,重組蛋白疫苗、滅活疫苗、mRNA疫苗多個技術路徑的新冠疫苗相繼登場。

其中,較有前景的重組蛋白疫苗、mRNA疫苗等領域,都有諸多實力玩家涌現。對于這類玩家來說,新冠疫苗更像是一塊試金石,同時也是一個向外界展示其實力的窗口。

雖然它們不能像科興一樣吃到時代紅利,但技術的突破依然能為公司、為行業帶來長期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