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噓!曾經的江西“養豬大戶”正邦科技,如今卻逐漸走到了“懸崖”的邊緣。

7月24日,一則名為“對代養戶斷料,導致生豬出現餓死”的新聞被多家媒體廣泛傳播。據媒體報道,由于受到資金鏈困擾,正邦科技對代養戶已經“無料可供”,最終部分的代養戶不得不對代養的生豬進行“斷料”處理,進而導致了“豬吃豬”情況的發生。

而到了7月25日,正邦科技也作出回應稱,受6月份豬價低迷及疫情因素影響,公司資金相對緊張,因物流配送與飼料廠的協調問題導致少部分區域出現了偶發性斷料現象,該小范圍的斷料情況不會影響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目前已通過資源協調得到解決。

不過,雖然正邦科技將“鍋”甩給了物流,但投資者卻并不買賬。截至7月25日收盤,正邦科技股價仍下跌6.66%,而其近10個交易日股價已經大跌超過了20%,最近兩個月的漲幅幾乎被全部抹去。

作為曾經的江西“養豬大戶”,如今的正邦科技可謂四面楚歌。一方面,巨額的負債讓正邦科技不得不低價變賣資產;另一方面,不穩定的豬價也讓其深陷巨額虧損的泥潭。如今,正邦科技又被爆出了因資金鏈問題導致部分代養戶“斷料”,這一切就宛如當初的雛鷹農牧一般。

回顧歷史,當初的雛鷹農牧正是因為巨額的債務以及虧損,最終不得不以退市收場;不知道如今的正邦科技,是否會步雛鷹農牧的“后塵”?

相似的一幕正在上演

也許歷史不會簡單地重復,但卻總是驚人的相似。

7月24日,正邦科技被媒體爆出因為斷料發生了“豬吃豬”事件,迅速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不過,其實這并不是歷史上第一家豬企出現這種情況,上一家出現類似這種情況的豬企,是早已經在2019年退市的“養豬第一股”——雛鷹農牧。

時間拉回到4年前的2018年,當時的雛鷹農牧因為接連出現的利空導致資金鏈斷裂,再加上非洲豬瘟的爆發,深陷困境的雛鷹農牧無力供應足夠的飼料,導致生豬被活活“餓死”,一度引發熱議。

后來,實在無力擺脫困境的雛鷹農牧,倒在了“最強豬周期”到來之前。2019年10月15日,雛鷹農牧正式被摘牌,曾經風光無限地“養豬第一股”就此落下帷幕。

再看如今的正邦科技,雖然豬沒有被“活活餓死”,但和當時的雛鷹農牧相比,已經有了幾分相似。

除了同樣出現斷料的情況之外,雛鷹農牧和正邦科技在經營模式上也非常相似。

當下,豬企的主流經營模式一般分為兩種:以牧原股份為代表的“全流程、一體化”模式和以溫氏股份為代表的“農戶+公司”模式,而雛鷹農牧和正邦科技使用的都是后者“農戶+公司”模式。

所謂的“農戶+公司”模式,簡單來說就是豬苗和飼料都是由公司提供,而代養戶則負責場地、設施與人力,收取公司的代養費用,是一種比較明顯的輕資產模式。

這種模式的優勢非常明顯,因為資產較輕,所以可以在豬價上行的時候實現快速擴張,達到快速擴大規模的效果;不過,這種模式的劣勢也十分明顯,除了較難把控養殖的成本之外,豬企還很難控制規模,這就導致了“豬價上漲時豬企大賺,但豬價下行時豬企巨虧”的情況出現。

而雛鷹農牧和正邦科技的衰敗,其實都是因為在豬價上漲時盲目擴張所導致的。從種種跡象來看,曾經發生在雛鷹農牧身上的事情,如今都一一發生在了正邦科技的身上,這很難不讓人聯想:身處困境的正邦科技,又是否會成為下一個雛鷹農牧?

“豪賭”失敗,正邦科技跌下神壇

除了豬價下行之外,正邦科技之所以淪落到如今的境地,還源于2020年的多次“豪賭”。

時間拉回到2019年,受到非洲豬瘟的影響,全國能繁母豬大批死亡,進而導致了豬價的“暴漲”。在豬價大幅上漲的推動下,各大豬企紛紛選擇擴產,其中不乏頭部豬企,如牧原股份、溫氏股份等等。

而作為豬企龍頭之一的正邦科技,自然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在2019年非洲豬瘟爆發之初,正邦科技便推出了“萬頭引種”計劃,通過引進法系、加系、美系等全球多個種豬品系實現快速擴張;此外,為了可以快速擴張,正邦科技還通過自建和租賃的方式新建了不少的養豬場。

從現在來看,不可否認,當時正邦科技的選擇是正確的。2019年,在全國生豬出欄量下降21.56%的背景下,正邦科技的生豬出欄量卻同比增長4.41%,實現了“逆勢增長”,而其股價也從2019年1月的5元左右一路飆升到了2020年8月最高的25.98元,市值更是一度超過了800億。

不過,或許正是被這些成績沖昏了頭腦,在明知豬價上漲不能持續的情況下,此前已經大規模擴張的正邦科技選擇了再次提速,除了在內部定下“四搶”戰略——搶母豬、搶仔豬、搶欄舍、搶人才之外,還大肆舉債養豬,以求實現規模的再次擴大,這一決定無疑是正邦科技的一次“豪賭”。

2020年6月,正邦科技在完成了一筆16億元可轉債的發行之后,又迅速地拋出了一份75億元的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其中約28億元投入生豬養殖事業,剩余部分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從現在來看,為了追求規模的迅速擴張,當時的正邦科技已經失去了理智。

最終,結果就如大家所見。伴隨著2021年“最強豬周期”的結束,豬價開始快速下行,而此前激進擴張、“豪賭”豬價將繼續維持在高位的正邦科技也“自吃惡果”,并迅速跌下神壇。

一方面,受到豬價下行的影響,此前不斷擴大規模的正邦科技業績出現“巨虧”:2021年虧損高達188.2億,虧損金額超過了公司自2004年以來的所有利潤之和;另一方面,在經歷了非理智擴張后,正邦科技也已經“債臺高筑”。根據數據顯示,正邦科技的總負債高達406.9億,資產負債率更是達到了97.03%,很顯然,在如此巨大的負債壓力下,正邦科技已經寸步難行。

正邦科技能否挺過難關?

對于正邦科技而言,“缺錢”已經成為一個不爭的事實。

從數據來看,截至今年的一季度,正邦科技的貨幣資金為30.73億,看似數額并不少;不過,同樣截至今年的一季度,其短期借款高達121.5億,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為42.24億,兩者相加合計已經超過了160億,很顯然,目前正邦科技存在著巨大的資金缺口。

此外,截至今年的6月,受到資金鏈困擾,正邦科技及子公司江西正邦養殖有限公司更是出現了部分商票逾期未兌付的情形,逾期未兌付余額合計5.42億元。

而更要命的是,在一、二季度豬價大幅回升的境況下,正邦科技卻仍然處于“巨虧”的狀態。根據其在7月5日披露的業績預告顯示,今年的1~6月,正邦科技實現歸屬凈利潤約為-46億到-38億,同比大幅下降165.72%到221.62%;實現扣非凈利潤約-44億元到-36億元,同比下降302.57%到392.03%。

一邊是巨額的負債,一邊是巨額的虧損,面對這樣的情況,正邦科技只剩下變賣資產這一條路。

早在今年的3月1日,正邦科技就已經發布公告稱,擬出售直接或間接持有的8家控股子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權,本次合作的資產交易總額約為20億至25億元,而這8家公司的主營業務多為飼料業務,或許正是因為出售了核心的飼料業務,才有了后來“斷料事件”的出現。

不過,對于當下的正邦科技而言,縱使變賣再多的資產,也只能短期“續命”;在這種四面楚歌的困境下,正邦科技想要渡過這個難關,恐怕沒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