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紡標檢驗認證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中紡標;證券代碼:873122.NQ)是一家提供輕紡產品檢驗檢測相關技術服務的獨立第三方機構,業務覆蓋紡織品、服裝、鞋類、皮革制品及箱包等。目前,公司正在沖刺北交所IPO。

據招股書,公司是我國紡織品領域多項檢驗檢測方法的研究者、多項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的制修訂者,擁有專利103項,其中發明專利6項,中紡標近十年牽頭及參加制修訂標準400余項。

公司及子公司取得中國計量認證(CMA)資質認定和中國合格評定國家認可委員會(CNAS)認可,公司經CNAS認可的檢測能力5322項,經CMA資質認定的檢測能力4680項。

報告期內,公司提供的主要服務為檢驗檢測服務、試驗用耗材銷售、其他技術服務。報告期三年(2019年、2020年、2021年),公司來自檢驗檢測服務業務的收入分別為14761.41萬元、13921.99萬元、15757.94萬元,占業務收入比重為91.80%、85.93%、86.72%,是公司最主要收入來源。

公司測試標準覆蓋GB、FZ、ISO、EN、AATCC、ASTM、IWS、JIS、BS、DIN等國內國際主要標準,檢驗檢測的產品涵蓋各類服用、家用、產業用紡織品及輕工產品。

從業績水平來看,報告期各期,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16079.15萬元、16200.98萬元、18170.27萬元,凈利潤分別為3468.25萬元、3349.72萬元、3633.64萬元,整體呈現平穩上漲趨勢,但是,公司各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卻分別為-605.67萬元、8357.95萬元、4909.09萬元,與營收趨勢并不一致。

除此以外,我們研究發現,公司檢測服務或存未披露的問題,核心技術人員為廠商站臺,公信力或存隱憂。此外,公司關聯方認定、關聯交易、研發項目等披露或也不準確,招股書質量有待提高。

公信力或存隱憂

根據(2018)京0113民初29429號買賣合同糾紛判決書,原告雷蒙德(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檢驗機構中紡標檢驗,檢驗結果表明被告京誠昊天公司交付的衣服不符合原告的及國家相關部門的質量要求。

但經法院查明,檢驗報告中顯示的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超標的位置無法確定,本案檢測的檢材取樣不規范、檢驗報告不嚴謹,難以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最終,法院認為該檢驗報告不足以證明送檢衣服存在質量問題,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據招股書,王寶軍為中紡標核心技術人員。2021年10月,紅豆居家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展示一款發熱內衣新品?,F場報道稱,該款發熱內衣得到中紡標代表王寶軍的肯定。

王寶軍表示:“**居家集多種優勢使面料更加溫暖,采用發熱蓬松原料更加蓄熱,織造工藝更加蓬松,再加纖維本身吸濕發熱,多重發熱使內衣更加溫暖?!钡灿泄_信息表明,發熱內衣本身并不會發熱,其實際保暖效果比不上多穿一件衣服來得溫暖。

此外,根據《市場監管報》披露,2020年王寶軍曾任中紡標副總經理、國家紡織制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主任。但根據招股書“公司報告期內,高級管理人員變動情況及變動原因”處,從2018年1月開始,王寶軍并未擔任公司任何高管職務。

報告期內,朗姿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朗姿股份;證券代碼:002612.SZ)為中紡標第五大客戶,公司各期向其銷售額分別為302.91萬元、248.63萬元、266.61萬元;廣派商業(上海)有限公司亦為中紡標主要客戶,2019年、2020年銷售額分別為347.55萬元、254.77萬元。

但根據京(順)質監罰字〔2019〕5號、黃市監案處字〔2017〕第010201510272號文件,上述企業生產產品均存在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等嚴重質量問題。中紡標的質量把關真的嚴格嗎?

關聯方認定或有遺漏,關聯交易也存疑問

工商信息顯示,報告期內,李斌為慧達(廣州)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慧達教育)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田媛為該司監事。巧合的是,中紡標總經理、副總經理也叫李斌、田媛。

如果上述李斌、田媛即為中紡標總經理李斌、副總經理田媛,那么,慧達教育是否應當被認定為關聯方呢?

據招股書,2019年4月,公司免去王麗薇董事職務,也就是說,王麗薇報告期內曾任公司董事,但值得關注的是,與王麗薇情況相似的其他離職董監高人員均被認定為關聯方,而王麗薇卻并未被認定為關聯自然人。

此外,據工商信息,報告期內,劉濤為河南匯裕廣科技有限公司、開封市光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開封市布空會展服務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田媛為蚌埠市銳藍廣告有限公司、銅仁市合益液化石油氣儲配站有限公司、貴州佰益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紹興博科軟件有限公司、宜春市東進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若上述田媛、劉濤即為公司副總經理田媛、監事劉濤,那么公司是否又遺漏眾多關聯方?

另一方面,公司關聯交易或也存眾多疑問。

招股書“報告期內前五名供應商情況”顯示,報告期三年,中紡標向中國紡織科學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紡院)及其子公司租賃金額分別為664.48萬元、817.87萬元、848.89萬元。但在招股書“關聯方采購情況”處,公司又稱向中紡院及中紡院(浙江)技術研究院租賃支出合計分別為664.48萬元、817.87萬元、851.27萬元。招股書兩處披露的2021年關聯租賃金額明顯不同。

招股書“從關聯方采購情況”顯示,報告期三年,中紡標向關聯股東海西紡織新材料工業技術晉江研究院(以下簡稱:海西院)租賃分別支出35.94萬元、35.94萬元、34.86萬元,招股書還顯示,公司及子公司向海西院僅租賃一處房產,地址為“泉州輕工學院行政樓五樓”。

但公司又稱,晉江市人民政府與中紡院合作設立海西院,海西院在當地設立的紡織品檢測服務中心即為公司子公司福建中紡標,而福建中紡標使用場地為泉州輕工職業學院無償提供。

除此以外,中紡標存在代理商按銷售額的一定比例獲取傭金的情形,公司將該模式歸為直銷模式。

報告期三年,公司向關聯方上海諾領檢測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分別銷售758.28萬元、555.64萬元、671.25萬元,同時向其支付傭金288.59萬元、429.82萬元、545.97萬元,支付傭金占銷售收入比例分別為38.06%、77.36%、81.34%,但報告期內,公司直銷模式毛利率最高僅56.57%。

另外,根據市場監管總局披露,2020年“基于模擬仿真技術的消費品安全風險管理方法研究及標準研制”獲得市場監管科研成果二等獎,招股書也對公司該項獲獎信息進行了披露。

但值得關注的是,市場監管總局同時披露,中紡標為上述科研成果的主要完成單位之一。而招股書卻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并無主要研發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