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時代商學院 作者:陳鑫鑫

來源 | 時代商學院

作者 | 陳鑫鑫

編輯 | 黃祐芊

新能源汽車是近兩年最炙手可熱的賽道之一,產業鏈內的企業普遍實現業績快速增長,但這家動力電池配套企業卻出現利潤下滑。

招股書顯示,無錫市金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楊股份”)主要產品為電池封裝殼體、安全閥與鎳基導體材料,其中電池封裝殼體及安全閥主要應用于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該公司將于8月2日上會,擬登陸創業板。

然而,在上會前夕,該公司卻預計上半年扣非凈利潤同比下滑6.45%-22.58%,給其上市之路帶來不確定性。

【概述】

近年來金楊股份的業績穩定性較差,其中2019年業績下滑,出現虧損,2020—2021年業績大幅增長,2022年上半年預計扣非凈利潤再度出現下滑。時代商學院研究發現,該公司業績穩定性差表面上與“原材料價格”以及“產能利用率”波動大有關,但根本或與其對客戶議價能力弱有關,難以將上游漲價影響傳導給下游客戶。同時,該公司客戶整體質量欠佳,在下游行業低谷時容易出現訂單下滑導致產能利用率下降。

客戶質量欠佳也體現為應收賬款壞賬率高,2019—2021年金楊股份壞賬準備占應收賬款余額的比重超2成,持續維持在高位。第一大客戶比克電池曾出現大幅拖欠上游供應商貨款的情況,金楊股份對其70%的應收賬款計提了壞賬準備,此外還有多家客戶應收賬款100%計提了壞賬準備,其中多家存在失信記錄,預計難以收回欠款。

業績穩定性差,上半年扣非凈利潤預降2成

金楊股份的業績穩定性較差,報告期內(2019—2021年),金楊股份曾陷入虧損。2019年,金楊股份實現營業收入5.49億元,同比下滑9.64%,凈利潤虧損1578.94萬元,同比下滑132.41%。

此后兩年,隨著新能源汽車銷量的增長,金楊股份的營業收入穩步增長,凈利潤也大幅好轉。2020—2021年,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37.24%、56.9%,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619.33%、108.03%。

然而到2022年,形勢又出現反轉,金楊股份預計2022年1-6月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2.69%-31.48%,但扣非后凈利潤同比下滑6.45%-22.58%。

金楊股份解釋稱,2022年1—6月預計凈利潤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一方面,受國際形勢變化和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的影響,公司主要原材料如鋼、鋁和鎳材等采購價格上漲,使得公司當期營業成本增加,業績有所下降。2022年1—6月鋼材加權平均采購單價較2021年度上漲13.96%,鋁材平均采購單價較2021年度上漲14.36%,鎳材平均采購單價較2021年度上漲43.43%。

在原材料價格上漲的背景下,公司通過與客戶進行議價,可以將原材料價格上漲因素向下游進行部分傳導,但由于公司與客戶商議產品價格調整需要一定周期,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使得公司短期內成本有所增加,從而對公司凈利潤造成一定影響。

可以看到,金楊股份的業績受上游原材料價格波動影響較大,而其主要原材料鋼、鋁和鎳材等屬于大宗商品,價格容易上下大幅波動,而其并未能及時將漲價壓力順利傳導給下游客戶。

據金楊股份測算,以其2021年為基數測算,假設其他條件保持不變,鋼材、鋁材、鎳材等主要原材料價格整體每上漲10%時,若公司承擔100%原材料漲價不利因素,則利潤總額將下降12.50%;若公司和下游客戶各承擔50%原材料漲價不利因素,利潤總額將下降6.25%。

上半年扣非后凈利潤同比下滑6.45%-22.58%,取其中間值約同比下滑14.5%。而上半年鋼、鋁、鎳漲價幅度分別為13.96%、14.36%、43.43%,除了鎳漲價幅度較大外,其它兩個主要原材料漲價幅度與扣非凈利潤下降幅度相當。若利潤總額下降幅度與扣非凈利潤一致,則意味著金楊股份很可能承擔大部分原材料漲價不利因素,基本未能向下游傳導,這也說明了金楊股份對客戶議價能力恐較弱。

此外,產能利用率變化也是導致金楊股份業績波動的一大原因。

2019年公司凈利潤出現虧損,金楊股份在招股書中解釋稱,主要系受行業政策影響,個別客戶出現訂單需求下降、資金周轉困難的情況,導致公司營業收入有所下降并對個別客戶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所致。

訂單下降與壞賬準備增加是導致金楊股份2019年凈利潤虧損的主要原因。訂單下滑除了導致營收下滑,還會導致產能利用率不足,固定成本增加、利潤下滑,特別是固定成本占比高的企業。2019年金楊股份的封裝殼體、安全閥和鎳基導體材料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73.61%、51.45%和64.20%,皆處于較低水平。

而金楊股份恰好屬于固定成本占比高的那類企業,問詢函回復公告顯示,2019年,金楊股份主要產品封裝殼體、安全閥、鎳基導體材料的“人工和制造費用”(屬于固定成本)占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0.93%、54.35%、12.99%,整體較高。直到2020—2021年產能利用率提升,比例才有所下降。

據金楊股份測算,若仍維持2019年的人工和制造費用(固定成本)占比,其2020年的利潤總額將下降47.47%,可見“低產能利用率”時的“高單位固定成本”對其盈利打擊之大!

但從金楊股份的客戶質量來看,其產能利用率持續保持在高水平的難度較大。目前金楊股份下游動力電池行業馬太效應顯著,頭部企業如寧德時代(300750.SZ)、比亞迪(002594.SZ)占據了國內主要的市場份額,如寧德時代2021年動力電池裝機量市占率過半,而6名開外的企業市占率基本都在2%以下了。

而觀察金楊股份的大客戶,并無寧德時代、比亞迪等龍頭,金楊股份稱,公司與寧德時代建立了合作關系,相關產品已通過前期驗證,正處于小批量供應階段。

金楊股份2021年第一大客戶力神電池并未出現在裝車量前十名單中,意味著市占率將低于1.3%。其第二大客戶億緯鋰能排名第七,但市占率也不過1.9%。第四大客戶LG化學市占率稍高,達4%,但金楊股份對其銷售額較低,2021年僅為6209.7萬元,或為該客戶的次級供應商。

整體來看,金楊股份的產品競爭力或較一般,并未真正進入龍頭企業如寧德時代的供應鏈,或是在龍頭企業的供應鏈中處于較低地位。

從歷史來看,動力電池行業有較強的周期性,容易出現景氣度上行階段大規模擴產,景氣度下行階段產能嚴重過剩,這時大量企業將被洗牌出局,特別是中小企業。如當年市占率排名前三的沃特瑪,也難免在周期下行時出現債務危機,最終被市場淘汰。

因此,作為動力電池的上游,客戶質量至關重要,若客戶規模整體較小,部分客戶難免在周期下行階段出現危機,如此,金楊股份恐又將重復2019年產能利用率下降的困境。

資料顯示,近兩年動力電池景氣度上行,行業迎來歷史級的大規模擴產,未來數年產能過剩將是大概率事件,彼時金楊股份的客戶又有幾家能扛過這輪下行周期?其訂單及產能利用率又將出現多大幅度的下降?其業績成長性又將如何體現?

多家客戶失信,壞賬準備占比超2成

客戶質量欠佳也帶來應收賬款高且壞賬多的風險。

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各期末,金楊股份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26,474.36萬元、33,221.86萬元和35,754.03萬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8.21%、44.08%和30.24%。報告期內金楊股份應收賬款余額持續上升,占比較高,但受益于近年來下游產品熱銷,自身產品供不應求,占比略有下降。

盡管如此,仍難掩其持續較高的壞賬風險。2019—2021年各期末,金楊股份壞賬準備余額分別為6,047.15萬元、7,239.85萬元和7,637.91萬元,占應收賬款余額的比重分別為22.84%、21.79%、21.36%,一直處于較高水平。這意味著,金楊股份近五分之一的應收賬款存在較大的壞賬風險。

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退坡,金楊股份的業績也出現虧損,同時其大客戶之一的比克電池(包括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有限公司、鄭州比克電池有限公司)也受終端汽車廠商回款影響,大幅拖欠上游供應商貨款,金楊股份對其部分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

當前比克電池的經營狀況已有所好轉,金楊股份的保薦機構及申報會計師表示:政策變動對比克電池帶來的不利影響已基本消除,經營情況有所好轉,金楊股份報告期內持續為比克電池供貨主要采用“現款現貨”交易。

但時代商學院發現,截至2021年底,金楊股份仍對比克電池部分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計提比例為70%,計提理由為存在回收風險。

此外,如江西遠東電池有限公司、寧波奉化德朗能動力電池有限公司、福建猛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江蘇智航新能源有限公司、力信(江蘇)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的壞賬計提比例為100%,預計無法收回款項。時代商學院查閱公開資料發現,以上多家客戶已存在失信記錄,部分被列入嚴重失信違法名單,收回款項的概率較低。

(全文3172字)

【參考資料】

《金楊股份招股書》.深交所

《金楊股份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回復》.深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