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晚間,中南建設發布公告,公司收到控股股東中南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通知,稱其與江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江蘇資產管理公司或其指定主體擬與中南控股或其指定主體共同設立規模人民幣20億元、存續期3年的基金,用于中南控股及關聯方投資的項目合作,包括不限于存量債務重組、現有項目續建等。

說是項目合作,實際就是紓困,是在關鍵時刻幫中南集團一把,讓其渡過難關。但是,作為資產管理公司,從設立之日起,就是對著不良資產而去的,跟房企合作,絕非紓困那么簡單,而是來掃貨的,沒有足夠的利益,是不可能輕易出手的。只要出手,一定是有比較高的利益預期的。只要達不到利益預期,就不可能出手,哪怕行政干預,也不可能出手。

這也意味著,江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中南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只是一種意向,能不能真正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能不能在關鍵時刻幫中南集團一把,關鍵還是要看中南集團能夠拿出多少利益來滿足江蘇資產管理公司的需要,也就是能否符合江蘇資產管理公司的胃口。

對中南集團來說,由于前些年鋪的攤子太大,走的步子太快,負債又太多,實際已經到了難以行走的地步。如果不做出較大的利益讓步,江蘇資產管理公司是不可能出手的。江蘇資產管理公司能夠與中南集團合作,一來中南能夠提供他們所需要的利益,二來中南是可救的企業,如果不可救,江蘇資產管理公司也是不會出手的。這也意味著,就江蘇資產管理公司與中南集團來說,此項合作是能夠看好的,也是能夠成功的,可以看作是資產管理公司紓困房企的一個尚未成功、但一定能夠成功的案例。

事實也是,面對房企普遍陷入困境,正是AMC發力的時刻。由于近年來新成立的AMC很多,幾乎每個省都成立了AMC機構,一些條件較好的地級市,也成立了AMC機構。截止到2020年底,除5家全國性的AMC外,地方成立的AMC也有近60家。由于前些年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的工作力度很大,收購的范圍也很廣,能收的已經收了不少,剩下的根本養不活新成立的 AMC。因此,有的AMC公司實際過得還是很艱難的。眼見著房地產領域的機會來了,AMC們當然不會放棄機會。因此,未來幾年,將是AMC大舉進軍房地產領域的重要時期。只是,能否很好地與房地產企業碰出火花來,也是值得關注的現象。

必須關注的一個現象是,雖然AMC是為收購不良資產而成立的,起初是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但是,隨著四大國有銀行不良資產的不斷減少,四大AMC也開始把目標轉向了其他銀行以及其他領域,到現在為止,四大AMC的業務范圍已經非常廣,觸角也非常多。隨之而來的是,地方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們不愿把肥水流到外人田,因此,也紛紛成立了AMC。于是,蛋糕增長速度不快,分蛋糕的卻增長很快,競爭就會越來越激烈,好不容易等來了一個大蛋糕,AMC當然不會放過,一定會想方設法爭搶。于是,類似江蘇資產管理公司與中南集團合作這樣的地方AMC搶占房地產市場業務的現象會越來越多。

只是,競爭性越強,濫用政策手段的現象就會越多,原本有求于AMC的房企,反而會占據主動,給AMC提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要求,而AMC為了業務需要,會降低收購標準、放寬合作門檻,最終導致市場各種不規范現象發生,AMC的風險增大。如果不加以監督,AMC的風險就有可能急速擴大,最終把房企的風險轉嫁給AMC,顯然,這是不應當出現的現象。

也正因為如此,面對AMC可能大規模參與到房地產紓困之中,必須給AMC訂好規矩,給AMC參與房企紓困設立一些門檻。特別是地方設立的規模較小的AMC,更不能參與到大房企的紓困之中。大房企的洞,AMC是填不平的,必須是五大全國性AMC才有資格和能力去紓困,否則,誰也無法把控可能出現的風險。房企困難時,AMC發力正當時,但是,不是一個猛子扎下去,而是要認真做好調研工作,把可能出現的風險評估好,決不要打無準備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