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周刊 編譯 | 李健

精彩摘錄

如果人們攝入更多的谷物、更少的紅肉,會對氣候好轉帶來巨大效果。

人類正面臨著一些前所未有的問題,人口爆炸就是其中之一。

每一波科技進步都會讓人類更加無所顧忌、過度自信。

三張“免死金牌”:取之不竭的聚變能、開發成本低廉的地熱能以及高效的儲能技術。

我覺得中國在這一領域(新能源)已經走在了我們前面。

有“泡沫預言家”之稱的杰里米·格蘭瑟姆于8月初接受了Better Booch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特雷·洛克比的采訪。格蘭瑟姆預計,標普500或比峰值下跌50%以上,其中,超級投機股特斯拉“當股價在頂峰時,你可以拋售股票”。他還對通脹未來、新興市場的全球角色等發表了看法。訪談干貨滿滿,《紅周刊》完成編譯并將分三期刊登本公號。

有一半非洲國家面臨鉀肥短缺的問題

特雷·洛克比:最近大家討論很熱烈的一個話題是,市場對相關政策的評價很糟糕。作為一個環保主義者,你認為目前的環境、社會和治理政策的有效性如何?

杰里米·格蘭瑟姆:有總比沒有好。我們現在還處于發展的早期階段,有很多東西都還在探索,有點像空氣中飄忽的仙女。我很佩服那些試圖解決這個問題的人,雖然在執行過程中出現了很多“漂綠”行為。

不過,我認為,鼓勵人們報告碳足跡是一項有益的工作,是在鼓勵他們做一些環保工作。這些政策目前看并不出色,可以做得更好。

環境的破壞比科學家20年前預測的要快得多,9年前,我在《自然》雜志上發表了一篇評論,指出了科學家們的懦弱,“要勇敢,必要時做好被逮捕的準備,要誠實,你們這些家伙,你們太保守了?!蔽疫@樣說是因為,如果科學家們的保守主義造成了政治家們的應對不足,那后果可能是災難性的。

但今天氣氛已經完全變了,聯合國幾個月前的最后一份報告——IPCC中的開場白寫道:“我們正在失去一個適宜的棲息地?!边@個開場白真的足以讓我們感到擔憂。數字并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但語氣卻發生了巨大轉變,因為他們開始鼓起勇氣說實話,而這非常的重要。

我們其余人要做的是,拿起一份報紙了解一下當今的環境,你會看到大洪水發生的頻率。大洪水總是最容易預測的,因為每當溫度上升1/10攝氏度,空氣中就會有更多的水蒸氣。

傾盆大雨會侵蝕土壤,對農業造成危害?,F在,土壤正在以每年1%的速度流失,所以我們只剩下40-70年的良好種植環境。我們必須改變耕種方式,深度耕作使土壤被沖走,并順便帶走了三分之二的肥料。肥料也是一種有限資源,不能被取代,沒有鉀和磷酸鹽,任何生物都無法生長。

也許有些人會說,“別擔心,我們還有150年的時間?!笔堑?,朋友,我們仍有150年的時間。但問題在于,絕大部分鉀肥資源分布在白俄羅斯和俄羅斯。這種資源分配不均可能會讓資源所有國高興,但對更多人來說卻是風險。

受到戰爭影響,今年有一半的非洲國家面臨鉀肥短缺的問題。鉀肥的價格已經突破了歷史最高點,對于這些國家而言,這是無法負擔的。這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全球70%的磷酸鹽分布在摩洛哥,相當于在全世界剩下的150年中,有70%的磷酸鹽掌握在摩洛哥的手里。如果摩洛哥發生內戰或沖突,我們只能期望中國、美國或是歐盟能夠出手干預,否則我們根本沒有充足的儲備度過接下來的幾十年。

少吃紅肉有助于氣候穩定

特雷·洛克比:你提到了農業,這讓我想起食品供應問題。你是否聽到過這樣一類理論——我們所消耗的食物量是氣候變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很好奇,我們吃的東西真的會影響氣候變化嗎?

杰里米·格蘭瑟姆:是的,如果人們攝入更多的谷物、更少的紅肉,會對氣候好轉帶來巨大效果。

但一個現實問題在于,人們是否愿意去改變自己的飲食方式。如果大家都已經做好準備不再吃肉了,我們也就不必擔心氣候的問題了。但現實生活中,我們很難要求人們不再吃肉,人們不喜歡這種命令式的要求,即便是為了公益。

當然,有些人會對公益事業做出積極響應,日本人在這方面就做得很出色。在“用電荒”的時候,如果你告訴日本人少用一點電,第二天的用電量可能就會下降25%,一年后,用電量仍然會維持這一水平,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例子。

但如果你和美國人說同樣的話,第二天用電量可能下降6%,一個月后可能下降4%,但一年后仍會回到原來水平。這與社會契約有關。而且這還關系到你有多信任你的鄰居?你愿意為你的鄰居犧牲多少?由于亞洲國家普遍推崇儒家或佛教文化,人們更尊重長輩并顧及鄰里的感受。這也是為什么他們在抗擊新冠肺炎方面做得更出色。但對于全人類來說,要求每個人都減少攝入肉類這很難實現。

避免人類走向全體失敗的

三張“免死金牌”

特雷·洛克比:據我了解,你目前主要關注的是風險投資,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哪些公司會做出最大的貢獻?無論是關注聚變能、太陽能、地熱能還是食品加工的企業,你認為哪些技術最有前景?

杰里米·格蘭瑟姆:我不想憑自己的主觀判斷來回答你的問題,但從本質上說,作為一個社會,我們體現出了曾經消失的文明的共同特征,最明顯的就是狂妄自大。有些人會說,“環境惡化不就是狼來了的故事么?都說了100年了,從來沒有應驗過?!蹦阋詾?00年前的羅馬人沒這么想過嗎?中美洲的一些文明持續了約1000年的時間,他們建造了蓄水庫、建造了引水渠,還擁有出色的軍隊,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

我們應該能從其中吸取一些教訓。盡管我們看起來像是一個正在走向滅亡的文明,但我仍然抱有一絲希望,我們可以擺脫這一命運。人類正面臨著一些前所未有的問題,人口爆炸就是其中之一,在任何情況下,地球都無法支撐100億人持續生活100年的時間。這么多人需要兩個半到三個地球才能妥善安置。

另一個因素是技術。每一波技術浪潮都需要更多的能量,更大的復雜性,這是一個致命的特征,復雜性本身就帶有失敗的概率。此外,每一波科技進步都會讓人類更加無所顧忌、過度自信。

但這一次我們擁有了一些開放式技術,我稱之為“免死金牌”。它們分別是取之不竭的聚變能、開發成本低廉的地熱能以及高效的儲能技術。這三種技術中的任何一種,都有可能讓我們擺脫困境,因為從長遠來看,廉價、綠色的能源能夠解決貧困問題。

接下來的問題是實現的概率有多少?我認為在未來幾十年中,聚變能可能會發展出一套可行的工程體系,但成本或許不便宜。

地熱能看起來極具前景,因為水力壓裂行業已經有了一些實驗成果。工人們鉆了成千上萬口井,對巖石進行推進、破碎、實驗、沖擊,利用特殊液體混合物向下泵送和橫向鉆進。這是一場屬于工程人才的革命。如果能將所有這些應用到地熱能開發中,即便不是全世界,在某些地方試行,也是一種經濟可行的能源。從某種意義上說,來自地球中心的熱量是取之不竭的。

第三項技術是儲能,這一領域目前取得了重大突破。在過去15年的時間里,我們已經將儲能的單位成本降低了10美分。如果我們能在未來20-30年里,再將成本降價10-20美分,我們可以有很多突破。我們甚至可以不需要聚變能或地熱能。

這三項技術中的任何一項成功,都會帶領我們擺脫人口和能源困境。但問題在于,地球上會有多少地方因為糧食問題、能源問題而失控?僅僅是溫度上升,就會讓整個印度次大陸陷入無法正常耕種的危機。

印度幾乎整個次大陸都被耕地所覆蓋,一旦室外溫度超過35攝氏度,人們將無法在外面停留超過幾個小時。印度次大陸已經連續三周處于45攝氏度的高溫下,這是歷史上從未出現的。唯一慶幸的是,印度次大陸并沒有下雨,隨著汗液的排出,人體的溫度至少會降低。但如果高溫發生在季風季節,在戶外停留三四個小時,內臟器官就可能停止運作,很多人可能會面臨死亡的危險。

如果幸運的話,高溫可能會在60年、70年或80年內影響印度次大陸。如果不幸,只需30年或40年我們就會看到這些悲劇。

中國正在引領新能源行業

特雷·洛克比:伊隆·馬斯克最近也分享了很多你提到的觀點,根據伊隆·馬斯克的說法,你只需要在德克薩斯州找一塊100平方英里的空地進行太陽能發電,就可以為整個美國供電。但最大的瓶頸是儲能。

杰里米·格蘭瑟姆:講的很好。但我得插一句,這聽起來好像是從我這里獲得的概念……

特雷·洛克比:非常有可能。

杰里米·格蘭瑟姆:我之前詳細闡述過這一觀點。如果我們要找一塊100平方英里的空地,我選猶他州。我曾在波士頓的一座州立公園中開車游覽,那里根本找不到什么空地,想在波士頓找到一塊100平方英里的空地絕對是天方夜譚。

另外一方面,如果中國加入進來(他們很可能會),我相信他們絕對能夠找出100平方英里的空地,甚至可能找到一塊更大的土地。

是的,你也許會感嘆,中國正在引領這些重要的行業。中國目前擁有50萬-60萬輛電動巴士,而我們只有1500輛。今年以來,美國汽車銷售中電動車占比為5%或6%,中國為20%,歐洲接近20%,其中挪威達到了70%。為什么我們在如此重要的技術上落后這么多?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又想到了風能和高科技輸電線路。美國的輸電線路稱得上是中世紀的老古董,而且有三四條分開的輸電線路。我們甚至無法為德克薩斯州送電,因此德州不得不搭建了自己的電網。

而且這些電網設施簡直是老古董,無法跟上時代的步伐。反觀中國,他們擁有數千英里的高科技超高壓直流輸電線路,還控制著太陽能電池板的生產、太陽能電池板材料的生產以及精煉鋰和精煉鈷。因此,我覺得中國在這一領域已經走在了我們前面。

(文中觀點僅代表嘉賓個人,不代表《紅周刊》立場,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