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聯社9月7日訊(記者 林堅)營業收入2059.19億元,實現凈利潤811.95億元,這是140家券商2022年上半年度的成績單。那么,如何看待券商上半年表現,各項經營指標又透露出行業現狀與發展趨勢?財聯社記者獲悉,中證協向各券商披露了《證券公司2022年上半年經營情況分析》,以便更直觀觀察各業務條線展業與收入的變化。

經營情況分析數據從總體營收情況、服務實體經濟、財富管理轉型、資本業務發展、風控指標及資產質量、國際化程度、高質量發展等七大維度復盤并分析了今年上半年券商的成績。

記者梳理,在長達五千多字的分析中,營收情況、風控指標及資產質量、財富管理、資本業務發展以及國際化程度等都是與券商經營情況密不可分的微觀維度,而服務實體經濟以及高質量發展而是從行業整體上把握的宏觀維度。其中,服務實體經濟維度主要以券商投行業務展開。

從篇幅上看,涉及微觀的維度占據多數,財富管理、資本業務、投行業務等篇幅較多,涉及宏觀維度的服務實體經濟以及高質量發展是該篇分析的重點內容。

總維度:二季度凈利環比增120%,自營拖累整體業績

分析提到,我國證券行業堅持“穩中求進”,積極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和高質量發展,證券行業總體發展保持向好態勢。

上半年140家券商實現營業收入2059.19億元,同比下滑11.61%,實現凈利潤811.95億元,同比下滑10.16%,行業年化平均凈資產收益率為6.19%,同比下滑1.48個百分點。但受二季度經營持續向好驅動,證券行業經營業績逐步修復。二季度全行業營業收入及凈利潤較一季度增長68.57%、120.02%。

從收入結構來看,證券經紀業務與證券投資業務仍然是行業前兩大業務收入來源,分別貢獻營業收入的32.1%、20.9%。從收入變化來看,投行業務收入保持相對穩健,該業務收入與上年基本持平,全行業實現收入299.08億元,而其他各主要業務收入不同程度地下降。

分析認為,受市場因素影響,2022年上半年全行業實現證券投資收益429.79億元,下降幅度為38.53%,成為拖累行業經營業績的主要因素。據財聯社記者日前報道,今年56家可比券商自營業務凈收入同比下滑47.95%,其中,頭部券商自營業務分化明顯。

包括中金公司(-38.21%)、華泰證券(-47.79%)、國泰君安(-46.45%)、招商證券(-42.00%)、海通證券(-89.80%)、廣發證券(-83.51%);申萬宏源、中信建投證券、國信證券降幅稍小,分別同比下降5.48%、15.77%、21.87%。

此外,13家券商自營業務上半年虧損,其中7家券商自營業務凈收入虧損過億,分別是東興證券(-1.73億元)、安信證券(-1.81億元)、國元證券(-1.99億元)、興業證券(-1.99億元)、國新證券(-2.48億元)、江海證券(-2.97億元)、長江證券(-5.21億元)。

財富管理維度:機構化不斷強化,基金投顧助推向買方轉型

財富管理轉型是證券業的必然趨勢。截至6月末,證券行業服務客戶資產規模70.27萬億元,行業財富管理的客戶基礎不斷夯實。

在財富管理業務結構方面,交易機構化趨勢明顯,證券投資咨詢業務凈收入進一步提升。上半年,機構客戶證券交易額占比為37.02%,同比提升7.04個百分點,交易機構化趨勢明顯。全行業實現證券投資咨詢業務凈收入28.18億元,同比增長16.88%。

代銷金融產品業務方面,受市場情緒影響,上半年證券行業代理銷售金融產品凈收入同比下滑23.19%至77.34億元,收入占證券經紀業務收入11.70%,同比下降3.05個百分點。

在金融產品供給方面,券商資管業務結構持續優化,凈值化轉型成效持續凸顯。截至6月末,證券行業資產管理業務受托資產總凈值為10.99萬億元。其中,以主動管理為代表的集合資管規模較去年末增長0.39%至3.55萬億元,公募基金(含大集合)規模較去年末增長7.75%至1.11萬億元;定向資管規模較去年末下降10.77%至4.35萬億元,占比持續下降至39.57%。

在創新業務方面,券商積極推進基金投顧試點業務開展。截至6月末,已有29家券商獲得基金投顧業務資格,占全市場獲得基金投顧業務牌照機構的數量約為一半,其中已正式展業的券商達20家。

分析認為,基金投顧試點的積極推進有助于推動券商財富管理業務向“買方模式”轉型,商業模式的升級有望帶來財富管理機構收入的持續增長。

據財聯社記者近日報道,截至2022年6月底,華泰證券、東方證券和規模領先,3家客戶簽約資產規模均已超過100億元。其中,東方證券在基金投顧方面的探索成為轉型的一大范本。在投顧新規后,200億規模的基金大V“銀行螺絲釘”團隊加盟東方證券。

資本業務維度:投資模式多元化,場外衍生品發展空間拓寬

不難發現,自營收益是今年上半年券商業績多數“拉垮“的原因。數據顯示,2022年上半年,證券行業實現證券投資收益429.79億元,同比下降38.53%。分析寫道,方向性自營收益隨市下滑,以衍生品、跟投、做市為代表的投資業務呈現多元化發展。

從自營投資規模來看,截至6月末,自營投資規模為5.23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8.68%,其中基金投資規模增幅最大,較上年末增長28.10%至7537.58億元,債券投資規模占比依然位居首位,為63.84%。

值得一提的是,券商場外衍生品業務成券商服務客戶風險管理及資產配置的重要金融工具,也是券商營業收入的重要增長點,券商場外衍生品業務規模延續增長態勢。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6月末,券商場外金融衍生品存續未了結初始名義本金2.21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9.52%。分析認為,場外衍生品業務將在服務實體經濟和投資者財富管理取得更長遠的發展。

財聯社記者注意到,場外衍生品業務成為今年券商半年報的亮點所在,尤其是頭部券商。截至6月底,銀河證券場外衍生品存量名義本金規模超過600億元,同比增長約110%;華泰證券收益互換業務存續合約筆數8087筆,存續規模1295.86億元,場外期權業務存續合約筆數1902筆,存續規模1363.77億元,其通過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和柜臺市場發行收益憑證1615只,合計規模162.76億元。

包括海通證券、中信建投、中信證券、國信證券等券商均取得積極進展,但也有頭部券商場外衍生品交易規模出現了下降,例如中金公司。

2022年上半年,受市場波動等因素影響,融資融券業務規模收入均有所下降,股票質押業務規模持續壓降,股票質押業務風險化解成效顯著。

服務實體經濟維度:服務科技成長創新企業,推動171家首發上市

分析提到,券商積極發揮連接資本市場與實體經濟的橋梁紐帶作用,發揮投行專業優勢,服務實體經濟,通過股票、債券等實現融資2.71萬億元,引導金融資源流向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2022年上半年,證券業共服務171家企業實現境內首發上市,融資金額達到3119.20億元,同比增長45.78%。其中,在科創板首發上市的“硬科技”企業54家,融資1155.56億元;在創業板首發上市的成長型創新創業企業68家,融資871.17億元;在北交所首發上市的“專精特新”創新型中小企業19家,融資28.62億元。

此外,上半年,券商承銷發行綠色公司債券(含ABS)906.17億元,同比增長34.94%;承銷發行鄉村振興債券119.54億元,同比增長3.52%,為綠色循環經濟發展、鄉村振興等注入強勁動力。

風控及資產質量、國際化維度:風控能力增強,國際化有待提高

風控指標及資產質量方面,分析提出,上半年,券商持續夯實資本實力,行業風險管控能力持續增強。139家券商風控指標優于監管標準,合規風控水平健康穩定。就信用風險來看,行業資產質量進一步改善,減值計提有所緩解,與上年同期信用減值損失12.02億元相比,2022年上半年行業信用減值損失轉回7.48億元。

國際化程度方面,我國證券行業積極融入對外開放新格局,完善國際化布局,不斷提升跨境金融服務能力和國際競爭力。該分析提到兩大特點:

一是中國市場對境外資本吸引力持續增強。截至6月末,證券業共有17家外資參控股券商,其中有9家為外資控股券商,高盛高華、摩根大通證券(中國)2家為外資全資控股公司,摩根士丹利證券、匯豐前海證券外資股比例于2022年分別提升至94%、90%。截至2022年6月末,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A股市值達3.57萬億元。

二是中資券商“走出去”進程提速。在繼續深度參與互聯互通業務的同時,我國券商積極備案成為互聯互通全球存托憑證跨境轉換機構,或申請成為境外交易所會員,分享制度開放業務新機遇,并通過新設或增資境外子公司等方式強化海外業務布局。2022年上半年,我國券商通過香港子公司等服務企業在中國香港市場IPO融資151.29億港元,占全市場的87.64%。目前共有9家A股上市公司在倫敦、瑞士證券交易所成功發行并上市全球存托憑證(GDR)。

值得一提的是,該分析中也提出,與國際投行相比,我國證券業有待發揮更大作用。目前,證券業正逐步完善信用、利率、外匯、商品等業務條線。隨著人民幣國際化、匯率市場化、券商國際化等因素驅動,我國證券行業有望通過發展FICC業務,提升大宗商品市場全球定價能力,在服務實體經濟、提高市場資源配置等方面發揮出更大作用。

高質量發展維度:緊抓四大機遇,打造差異化競爭力

記者注意到,分析認為,隨著我國金融市場的不斷開放,我國證券行業的發展機遇與挑戰并存。在文章內,提出了四點關于證券行業高質量發展仍處于重要的機遇期的內容:

一是專業化營造行業發展新生態。行業正由傳統的“通道+自營”為主的業務結構向“以客戶為中心”的綜合服務模式轉型,依托于零售客戶、企業客戶以及機構客戶日益豐富的需求,推動財富管理和主動資管業務的轉型,大投行業務的擴容及資本化發展,自營業務轉向基于客戶需求的資本中介業務等,并通過各業務線協同作戰提升綜合金融服務能力。

二是特色化引導行業發展新方向。居民財富的不斷積累、資管新規實施、注冊制改革等因素,催生了實體經濟及居民等各類市場主體對投融資、交易、資產配置等多元化需求,我國券商尤其是中小型券商探索特色化、差異化發展之路成為券商不斷塑造競爭優勢、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

三是國際化創造行業發展新機遇。在資本市場對外開放不斷深化的背景下,證券行業國際化發展也迎來了新的機遇。券商對標國際投行先進實踐,不斷提升跨境金融服務能力,完善國際化布局,成為券商邁向國際一流投行的必經之路。券商國際化業務也有望為業務發展貢獻新動能。

四是數字化貢獻行業發展新動力。從國際同業發展經驗來看,金融與科技的深度融合應用是國際投行創新發展的強大助推器。2021年我國行業信息科技投入為338.20億元,保持持續增長。金融科技賦能證券行業全面提升業務效率、拓展業務邊界、降低業務成本并提升風險管理水平?;谌斯ぶ悄?、區塊鏈、云計算和大數據等前沿科技,我國券商可在財富管理、投資銀行、證券研究等方面實現生產力的提升,進一步提高客戶服務效率和服務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