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是國民經濟最重要的基礎性物資之一,素有經濟血液、經濟命脈之稱。它的供需變化、價格漲跌與國民經濟發展及資本市場密不可分息息相關。二十世紀下半葉以來,三次石油危機和數次石油價格大幅漲跌,直接影響全球經濟發展和資本市場走勢,備受市場關注。

三大石油危機

自上個世紀70年代初期以來,全球共出現過三次石油危機,并對資本市場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第一次石油危機導致原油價格暴漲3倍至11美元,道指下挫40%之多。第一次石油危機發生于1973年至1975年間,源于埃及與敘利亞攻擊之前被以色列占領的西奈半島和戈蘭高地,爆發了第四次中東戰爭。以埃敘為代表的石油輸出國通過提升石油價格來對抗西方石油消費國,將原油價格從3.01美元提高至5美元,直至最后將油價暴漲至11.58美元,漲幅近3倍之多。此時參與對抗的美國資本市場反應激烈,道瓊斯指數從1973年1月11日的1052點下跌至1974年10月4日585點,跌幅達44%,并導致美國熊市長達21個月。標普500指數從1973年10月的110點開始連續下跌,到1974年9月30日跌至63.54,跌幅達42%。日本資本市場也出現連鎖反應,日經225指數從1973年10月4700的高點下跌到1974年10月28日的3403.61點,跌幅達到約30%。

第二次石油危機讓原油價格從13美元上漲至34美元,股指震蕩向上。第二次石油危機發生在1979年-1980年期間,由于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導致國際原油供應的嚴重不足,原油價格從13美元/桶一路攀升至34美元/桶,漲幅達160%。由于第一次石油危機后國際資本市場估值不斷調整及隨后美國采取的鷹派貨幣政策緩解了市場的通脹預期,投資者開始相信通脹將會得到緩解,市場預期逐漸回暖,美國股市表現出一定的韌性并未大幅殺跌,而是整體呈現震蕩走勢。納斯達克指數、標普500、道瓊斯工業指數分別上漲32%、14%、5%。全球主要股指也多為上漲,第一次石油危機期間跌幅居前的恒生指數在此期間反彈幅度最高,恒生指數上漲76%。

第三次石油危機使得原油價格從14美元漲3倍至42美元,股指出現較大波動,我國資本市場以牛市拉開序幕。第三次石油危機發生在1990-1992年。1990年8月初伊拉克攻占科威特爆發海灣戰爭,伊拉克遭受國際經濟制裁,使得伊拉克的原油供應中斷,國際油價大幅上漲,從戰前的14美元急劇攀升至42美元,為漲價前的3倍。此時的標普500從1980年7月的369點驟降至1990年10月17日的298.76點,出現較大波動性。隨后原油價格開始回落,至1991年2月基本恢復持平到戰前水平。標普500也開始大幅反彈,迎來新一輪的上漲。日經225指數在此期間跌幅相對較大,并且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股指一直維持在低位。1991年前后,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相繼成立,我國資本市場正式開啟,上海綜合指數從96點開始持續上揚,于 1992年5月21日一舉達到了1429點的高位,造就了“開市”即“牛市”的資本市場良好開端。

數次油價漲跌

自上個世紀末以來,數次油價漲跌產生的劇烈波動,同樣對資本市場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上證指數在2007年創造的歷史高位,都與油價有關。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導致石油需求下降,原油價格跌破10美元。受亞洲金融危機、需求下降以及歐佩克不適時宜的增長,布倫特原油從1997年1月的24美元/桶下降至1998年12月的9.25美元/桶的最低價。隨后,2000年8月又一舉反彈突破30美元/桶,2000年9月7日,最高價達到37.81美元/桶,短短18個月漲幅達到3倍之多,創海灣戰爭以來的油價新高。在此期間,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石油消費日益增長,1993年我國由石油自給轉變為石油凈進口國。1998年6月,我國實現國內原油價格與國際原油價格接軌,推進了原油價格、資本市場與國際接軌的步伐。1997年上證指數全年基本在沖高回落的箱體內運行,1200點附近盤整,全年指數波瀾不興,11月17日上升至1300點,之后開始單邊下行,到1999年2月跌至1064點,持續四個月的陰跌,跌幅達到20%。

受益于全球經濟高速發展,2008年國際原油價格創歷史新高達147美元。2007年全球經濟增速高達5.6%,創下過去50年全球增速最快的一年。自2002年開始,也是原油需求快速增長的六年,而供應端保持相對緊張平衡,為油價一路沖天創造了機會。國際原油價格從2007年初的50美元一路飛沖至2008年7月11日的147美元。2007年10月16日,上證指數上漲至6124.04點,創下歷史最高點。2008年上證指數從年初5261點跌至1820點,以65.4%的跌幅創下最大的年跌幅。同期香港恒指下跌47%,美國道指跌幅35%。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原油價格出現負值,-37.63美元成為近160年國際石油市場的新低。2020年初國際油價一直在50-60美元區間運行,曾因美國與伊朗沖突短暫升至70美元/桶的高位。然而2月全球爆發新冠疫情,國際原油需求遭受嚴重沖擊,庫存爆滿,油價開始大幅下挫,并出現原油運輸成本及存儲成本開始超過石油的實物價值。2020年4月20日,紐約原油價格暴跌,盤中最低-40.32美元/桶,收于每桶-37.63美元,跌幅超過300%,這是自1983年美國石油期貨在紐約商品所交易以來的首次收于負值,也是1859年現代石油工業自美國誕生以來的首次,創造了近160年世界石油工業的歷史紀錄。美國道指自2020年初29568點開始下跌,4月20日原油價格暴跌后,道指日跌超過600點,兩天共跌去1200點,跌幅達5%。最低探至18213.65點,成為自2017年以來的近五年新低。上證指數自年初3066點開始下跌,最低至2646.8點,跌幅達13.6%。

2022年俄烏沖突導致能源供應緊張,原油價格大漲并持續數月高企至100美元。自2月24日俄羅斯發動特別軍事行動以來,油價顯然受到戰爭的刺激和主導,一路高歌猛進。Brent主力合約最高漲至139.13美元/桶,WTI主力合約最高漲至130.50美元/桶,打破了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歷史最高價。美國道指于2022年1月上漲至36952.65,創下歷史新高,隨后一跌下挫,幾個月后最低至30181點,跌幅為18%。上證指數自年初3500點震蕩向下,最低下探至2863點,下跌18%。

成迪龍:高級經濟師、高級政工師,經濟學博士。曾任鎮海煉化(1128.HK)董事會經濟師。浙江圍海投資公司總經理。浙江萬里學院兼職教授。中國證監會寧波特派辦境外資本市場研究小組核心成員。寧波創源文化發展股份公司投資副總裁。中國證監會寧波轄區董秘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妙吾科技(杭州)公司董事。寧波萬鼎力誠投資創始合伙人。長期致力于企業投融資及資本運作,參與主持企業境內外H股和A股IPO,發行倫敦交易所國際可轉債,H股私有化、國內再融資、收購兼并、重大資產重組、公司重整等資本運作。在國內外核心及各類期刊發表《金融危機下中小企業的融資決策》《互通互聯下的全球存托憑證》《國企接盤破解質押難題》等30余篇學術和研究成果。

?